今天是:2017-10-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图书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狐书城 > 小说

失手

发布时间:2013-08-03      作者:yuedan      阅读次数:1337


                                                                      作品简介

         长篇小说《亡命生涯》是一部惊心动魄的侦破小说,也是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民工二茨突然意外死亡,水乡古镇的安宁在一个冬天的清晨被打破。接着,小镇美女粟麦神秘失踪,粟麦的丈夫因嫖娼被抓,供出粟麦临走前曾自杀未遂,引起派出所教导员帅歌的怀疑,追逃行动中,警察和“逃犯”卷入了一场生死情爱……
        小说以一起过失杀人案件为引子,精心塑造了警察帅歌与“逃犯”粟麦、村姑棉花等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故事情节曲折离奇,矛盾冲突激烈,环环相扣,惊心动魄。作品演绎了人间正道、真情和信仰,也未忽略人性的原罪和社会的尔虞我诈,触及了人性的真实,给人带来无限震撼和沉重思考。
            
                                                              故事梗概
               
        冬天的清晨,水乡乌宿古镇发生了一起蹊跷的案件,民工二茨夜里解手时头部受伤意外死亡,案件依据法医学鉴定结论结案。派出所教导员帅歌却不安心合上案卷,他将犯罪嫌疑对象锁定在本镇美女粟麦的身上,并对她实行24小时监控。    粟麦巧妙脱身,逃到城市,隐姓埋名,并从事着两份职业,她拼命挣钱帮助二茨的妻子棉花抚养三个孩子,却遭到仇人吴尔摧残,一度失去记忆……
帅歌再追查二茨死亡真相的过程中,和粟麦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情感漩涡。粟麦的出逃让他伤透脑筋。二茨妻子棉花卷入一场背景复杂的纷争,成了真正的杀人者,最后也服毒自杀。
  
       棉花的死,让帅歌深感愧疚。他相信自己的爱情一定能够感化粟麦。他力劝粟麦主动投案,争取从宽处罚。 
  粟麦却选择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再一次踏上了逃亡的旅程……


目录

第一章
    血,我看见了,我看见民工头上冒血了……那是我用砖头砸的,他死了,他流血流死了……怪了,血应该是热的呀,可我怎么觉得它是凉的啊?冰凉的,你摸摸,真的是冰凉冰凉的……

第二章
二级警司帅歌最近只专心一件事,关注粟麦的一举一动。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举动的,而且更让他料想不到的是,自从这个举动一出现,就像抽烟喝酒上了瘾,一天到晚都念念不忘。

第三章
    二茨被人从镇上抬回来之后,没有放进堂屋,而是停尸在堂屋外。据说像二茨这样的凶死者,又没过36岁,属少年亡,是凶上加凶,除了尸体不能进宅,还要以白布裹尸,犁头压胸,草纸盖面。


第四章
“你这人,说你是个无赖还说得过去,可是你竟然是人民警察,告诉你,人民警察只能在人民有危险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人民,而我,现在很好,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走吧。”粟麦的话明显带着挑衅和揶揄,她的脸色很苍白。

第五章   
     她一边解开上衣的纽扣,一边往水盆里走。她穿的是一件苹果绿睡衣和同颜色睡裤,当她站到盆中央时,就像从水里长出了一棵绿莲。她再次从镜子中瞟了一眼自己,她看自己的眼睛是那么明亮,充满想象的活力,而自己的脸和嘴唇却被激情的烈焰燃烧着。

第六章     
    帅歌说:“你有什么话说?你刚才不都承认嫖娼了吗?你记得你这是第几次嫖娼被抓?” 

第七章
命运将粟麦逼上了绝境,她将以一个盲流的身份在这座城市生存下去,还要帮助棉花分担生活的重负,减轻自己的愧疚和罪责。那么,她如今能做的职业是什么?除了做小姐,还能做什么?这个问题是她眼下所考虑的首要问题。

第八章
    帅歌哈哈大笑地说:“棚伯可真有运气。对了,我听棚伯说,12月29日那天深夜,就是民工二茨遇害的那晚,他在工地附近撞见过你,据他说,你当时的样子就像遇见了狐狸精一样,两眼神采奕奕,很兴奋。”

第九章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就像一只下贱的哈巴狗,为了讨得女人的欢心,不惜摇尾乞怜,跪地讨好。


第十章
棉花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喊一声二茨。不记得这是何时形成的习惯,也许是二茨刚出门打工时就形成了,一早一晚,睡前睡醒,棉花都要轻轻喊这么一嗓子:“二茨——” 绵绵长长地喊一声,一种幸福的感觉流遍全身,亲亲柔柔喊一声,夜里她才睡得着,早起才有力气干活。
第十一章
   叶稷副总编找到新闻部主任,说,跟市长的记者这几天感冒了,自己怀疑得了甲流,赖在医院不肯出院,他的工作让顾月顶替几天试试。

第十二章
她恭恭敬敬地给越冬递上一个红包,这个红包是昨天在市物价局召开的一个会议上所得,这也是粟麦工作以来第一次收受红包,她当时像模像样拒绝过,可负责会议的工作人员硬塞到她包里,告诉她会议没有安排工作餐,这只不过是一个盒饭钱,小意思。

第十三章
    粟麦瞟了棉花一眼,发现她变化很大,时髦了,还漂亮了许多。她并不知道棉花来宝灵的真实目的,但她看得出,棉花心里揣着一股子劲,那股劲头很让人吃惊和害怕。
   

第十四章 
    帅歌把汇款单翻来覆去看了又看,突然,他的眼睛不能转动了,久久定格在“帅歌”两个字上一动不动,心里一阵乱跳,困意全消。 

    
第十五章  
     “你听我说,我看过一个录像,那个有钱的男人也像你一样,喜欢拍自己和女人在一起胡搞的照片,后来有个女的是黑帮老大的老婆,那个男人的麻烦可就大了,结果一家人都被黑社会灭了口,做掉了。”  

 
第十六章
虽然叶稷只是不经意说了些“顾月”的情况,但是吴尔听着却吓得脊背冒汗,兀自在心里暗暗惊叹,真是没有想到啊!他万万没有想到“顾月”竟然这么厉害,他很吃惊。

第十七章
    叶稷打开录音笔,一个很清晰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是一个受骗受害的业主,今年二月份购买了生态家园一套在建房,开发商为龙源房地产有限公司……”

第十八章
    一辆警车突然鸣响着刺耳的喇叭声,向邮政大楼疾驰而来,车上的警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电子喇叭里传来警告所有车辆和行人紧急避让的声音。接着,一群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营业大厅,两个人一组分散把守大厅所有进出的门。

第十九章
   “光天化日,你们就想杀人灭口吗?我警告你,你们这是犯罪!”粟麦的话让那家伙一愣,就在这一瞬间,粟麦抄起沙发旁边的电话,飞快拨打110。
第二十章
      帅歌保持着极度的冷静和镇定。他在犹豫,是否该与这个疯狂的女人拼个你死我活。但那样的胜算几率究竟多大,他也把握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只能赢,不能输,输了他就再也别想做男人了。

第二十一章
  吴尔实实在在看见她手心里攥着的正是自己丧心病狂要得到的东西。可是,他却因为意外惊喜而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他没有去想,棉花被绑着的手为什么会伸开,甚至是向自己的面前伸来?



第二十二章
    “所长,你误会我了,坦率说,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崇高,从没想去逞什么英雄,也不完全是为了维护正义。我这样做,纯属因为爱上这个女人了……” 帅歌实在说不下去了,当街失声哽噎。 


第二十三章
魂魄已离她而去,剩下的只是肉体痛苦。帅歌异常清晰地听见她紧咬牙根,发出咯咯响。说出最后一句话:“我随二茨去了……”她的声音微弱,最后那个字凝滞在唇齿之间。

第二十四章
      “我不同意。凭什么我的老婆要跟他待在一起。”易非坚决反对,情绪激动。

   
第二十五章
    粟麦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晃成了一条雪白的鲤鱼,原来她脱去了衣裳,赤裸裸的身体在黑暗的夜幕中显得异常光鲜。“麦子……麦……子……”他嘴唇一张一合,变得生机而茁壮起来。

 

  返回>>Top
上一篇:一只猫在人间
下一篇:拉萨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