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长篇连载  
20 车站
20
售票窗口排队的人很多,司马君不好意思插队,只好按次序排队,前面的人前进一步,他跟着往前走一步,每个窗口都排着长龙。在排队购票的不锈钢栏杆以外,总有几个人凑在买票者旁边,问一声:要票吗?当天的。
大部分人不理不睬,也有人搭话:有去北京的吗?
那人立即凑过来,低声问:要几张?
买者说:三张,硬卧。
票贩子说:没问题,你出来,跟我走。
买者说:就在这儿,你拿出来,我看看。
票贩子为难的说:没在我手上,在那边,你跟我去拿,保证不耽搁你上车,走吧,哥们!
有人果真从队伍中间出来,跟票贩子走了,有人只是问问,问完了事,没有下文,继续排队。司马君知道这是票贩子,也不搭理,心里盘算着买西安到兰州的票还是西安到西宁的票。紫藤买的是西安到兰州的票,买票的时候她不知道有西安开往西宁的直达火车,在车票代售点买的,现在退票当然可以,但保证不了一次能买两张到西宁的卧铺票。他想,如果能买两张西安到西宁的票,就把紫藤手上的票退了,或者卖出去。如果买不到去西宁的直达车票,就买一张去兰州的,终于到了售票窗口,他对着送话器说:买两张到西宁的硬卧票。
售票员问:哪一天的?
司马君高声说:今天的!
售票员说:今天的没有,三天以后的要不要?
司马君口气软了下来,他说:那有没有到兰州的硬卧?
售票员说:还硬卧呢,连硬座都没有啦。
司马君声音更低了,他勉强的说:硬座也行,一张吧。
售票员的声音明显生硬了:没听见硬座都没有了吗。
司马君怯怯地说:还有没有其他啥票?
窗口里面立即传来不耐烦的声音:没有,无座票都没有了,有些大学提前放假,青藏铁路马上通车,向那边去的人太多,票早预定完了。
司马君着急了,声音高了几度,急切地问:能不能想想办法?
售票员生气了,大声训斥道:给你说了,没票,一边去,给后面的人让道。
司马君傻眼了,西安到兰州的票都没有,更不用说到西宁的了。有人在拽他的袖子,一回头,看见一个女人,女人神秘的问一声:大哥,你要去西宁吗?
司马君说:是的,去西宁,没票了。
女人说:要几张,我有。
司马君疑惑的问:真的假的?
女人说:我说大哥咋不相信人哩,要不是真的,天打五雷劈。
司马君说:我看看。
女人说:到后边看吧,绝对保险。
两人相跟着到了后边的墙脚跟前,女人从怀里摸出两张西安到西宁的硬卧票。司马君拿在手里看,女人低声说:有啥好看的,刚从窗口买的,我舅舅一家几口准备去青海旅游,今天有事走不了,到退票窗口退票吧,又退不到全额票价,只能在这儿代卖。
司马君想,票好像是真票,但谁能保证是真是假,如果买两张假票,亏损太大,还误事。如果买一张到兰州的,刚好和紫藤一块。又问一声:有没有到兰州的票?
女人反问一句:今天的吗?
司马君说:是的,今天的。
女人说:没有两张,只一张,软卧,要不要。
司马君说:软卧,多少钱?
女人说:票面上有价,我不多收你的,票上多少就多少。掏钱吧,快点,有人过来了,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是票贩子哩。
司马君看了票价,看了5车10号下铺的字样,付了钱。把票往上衣口袋里一装,赶紧往售票大厅门外走。正走着,一个男孩跟上来,大声嚷嚷:谁要票,到兰州的火车票啊!
司马君不管不顾,一个劲朝门外走,心想买票耽搁的时间太久了,紫藤会着急的,这趟车也快剪票了,得赶到广场上去接紫藤。他往外挤,男孩跟着他挤。男孩继续喊叫,好像专门对着他耳朵喊叫一样:兰州的卧铺,谁要?
司马君对兰州有些敏感,从排队到买上票,总在想兰州,说兰州,这会儿有人在他耳朵边上喊叫兰州,就觉得跟自己有关。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上衣口袋,觉得不对劲,又摸了一下,忽然惊慌起来,口袋里的火车票咋不见了。他愣在门口不动,进进出出的人裹挟着他,把他推到了大门外。男孩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司马君问男孩:你看见我的车票了吗?
男孩说:没看见你的票,我这有一张,卖给你。
司马君拍打着上衣和裤子,再掏一遍衣服口袋和裤子口袋,他知道没往裤子口袋里装,还是不停地去掏。男孩举起手中的票:你买呀不买,不买我走啦!
司马君看见男孩手里的票正是5车10号下铺,他以为看花了眼。从昨天到现在头就有些痛,昨天晚上喝了太多的啤酒,在街上趟了一夜,今天总是提不起精神。看见自己的票被男孩捏在手上,便惊恐万分,是不是他刚才往外挤,把票挤丢了,被男孩捡着了。
司马君说:是不是你捡着的,还给我吧。
男孩说:什么我捡着的,明明是我买的。
司马君说:你买的,你咋要卖?
男孩说:你管我的。
司马君说:给我,就是我的。
两个人马上就要动手了。一个警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司马君看见警察就像看见了救星,赶紧对警察说:请你帮我作主,刚才我买的票,被这个男孩捡到了,你帮我要一下。
警察还没张口,男孩就嚷开了:我爸爸昨天排了半天队买的,他说是他的,哼!
警察问:你们到底谁买的?
男孩说:我爸爸买的!
司马君说:我买的!
警察说:有啥证据?
男孩说:你问售票员!
司马君向四周看去,不见卖给他票的那个女人。便说:我从一个女人手上买的。
警察说:你们谁急着走,就先拿这张票。
司马君说:我急着哩,马上要剪票了。
男孩笑嘻嘻的说:我不急,我帮我爸爸卖票。
警察说:那你就先拿着,把钱给娃就行了。
司马君说:我买的票,还给他啥钱?
警察说:咋这罗嗦?既然是你的票,咋跑到他手里去哪,你们自己解决吧。
警察一转身走了。男孩口气缓和了点说:这样吧,这张票四百多块,我也不要你这么多,八折咋样?
司马君说:不行,你得还给我。
男孩说:给你好呀,哼哼,你就做梦吧!
说着向售票大厅里面走。司马君急了,跟了两步,还没走到男孩跟前,男孩好像知道他在后面跟着一样,转身说:八折的八折咋样?
司马君说:再少点吧。
男孩说:不能再少了,就这个价,行了行,不行拉倒。
司马君只好掏了钱,递给男孩,男孩抓过钱,用力甩了甩,甩出一阵纸张的脆响,又拿捏了几下,把钱装进钱夹。司马君觉得奇怪,这么小的男孩就用上钱夹了,在他们学校,这么小的学生连零用钱都没多少,根本用不上钱夹子。
男孩把火车票递过来,他抓住票,紧紧的捏在手心,生怕再次丢失。快步跑到广场,看见吴紫藤正迎着他走来,一下子难受起来。他想给她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不能说。他忍住了,强打起精神,接过吴紫藤手里的背包,说:走吧,快剪票进站了。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