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5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官场·励志推荐
广陵散
泰县的春天真是有点考验人,忽冷忽热。早上明明气温暖和,中午就艳阳高照,气温聚...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六章

     刚走到楼梯口,忽然从楼下窜上一汉子,大叫:“不好了!不好了!打、打、打起来了……”
     全大厅的喧闹之声顿时平息下来。
     “谁?是李行长和王院长吗?不好……”春芳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家还发着愣,春芳已向楼下跑去。
     “是、是的……”那人说。
    夏备、王礼进、贾大公、贾全等也都急忙下楼。
    贾全手中的大哥大响了,他接了一下,便把大哥大递给夏备,说“是王院长。”
    听筒里传出一厚重、威严的声音:“你是新来的夏行长吗?我说你赶紧把李三闹那条疯狗给我弄走!要不我就不客气了!他妈了个臭逼的!不给我贷款也就罢了,还蹬鼻子上脸朝着我眼核儿泚开尿了!我用我们经济实体的钱,关他什么事?!收贷竟收到老子头上来了……喂?!我说,你是在听我说吗?”
    王礼通这一通话语像一通山炮猛烈地轰击着夏备的耳膜,震得脑袋嗡嗡响。他压抑着不快,以尽可能沉稳的语调说:“王院长您好,我这正要跟贾总过去拜访您呢……我初来乍到的,有些情况还不太了解。不过李行长收贷也是按照协议来的……”
    王礼通打断夏备的话:“什么?协议?协议也是你们以前弄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海蜃大酒店现在是我法院的经济实体!我说小夏,你别来不来地就护着他!”
    夏备尽量克制着自己,“王院长,我这不正在和你解释吗?你先别急,这事咱再商量……”
    “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二百万我已经拿过来用了,难道你们还想要回去不成?!不过,我得告诉你,你们不管他,自有人管!不信就等着瞧!哼哼哼哼……”王礼通发出一阵怪笑,便挂断了电话。
    夏备犹自拿着大哥大发愣,贾全把大哥大接过去,拉着他继续往楼下走。和王礼通的这一通话结果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连面都还没见,就弄得这么不愉快。
    楼下一包间外围满了人,从里边传出激烈的争吵声。人们看见夏备等人来了,便往两边闪。
    包间里,李三闹正在和一位身穿法院制服的大头大脸的大汉对峙,吵骂。只见他蹬腿卡腰,梗头抻脖,手指对方鼻尖,唾沫星子连珠炮似地喷到对方的脸上,像斗鸡,像农村骂街的泼妇,显然处于强势。
    大头大脸大汉身体后仰,两手前挡,显然处于劣势。春芳等几个人在旁边劝架。还有几位穿法院制服的人半躺在旁边的沙发上,一副事不关己,闲看热闹的神态。房间正中一张大餐桌上杯盘狼籍,桌上、地上酒瓶横七竖八,滚来倒去。
    李三闹声如尖刀,“……我问你,你们法院揶用企业还贷款的资金违不违法?!是不是执法犯法?!我依法依合同收贷有什么罪?!你不是说要铐我吗?要把我关进去吗?来来来……你铐,你抓,你今天要不铐我、不抓我就不是亲娘养的……”李三闹伸胳膊撸袖,双手杵到对方眼前,又将尖长的脑袋向对方撞去。
    王礼进冲进房间,拉住李三闹的一只胳膊使劲往后拽,李三闹的另一只胳膊和脑袋仍往前挣……春芳从侧面往后推了李三闹肩膀一把,说:“李行长,你冷静点!”
    李三闹冷不防被推得往后仰了一下,刚要发作,见是春芳,便止住了,但仍指斥着对方。
    沙发上半躺的一法官阴阳怪气地说:“老李,这不干我们小干活的事,你向我们发什么威?”
    李三闹吼道:“王大肉这个王八蛋躲哪里去了,你们把他给我找出来!”
    跑上去报信的那汉子来到夏备跟前,鸡叨米似地朝他点了好几下头,说:“您就是八叔吧,我是王小八……八叔您看,这叫什么事嘛!唉!本来俺和礼通大哥、田总、袁书记这酒喝得好好的,事也商议妥了,大家又说又笑,挺欢气的,谁承想李行长一步闯进来,说是找王院长、田总、袁书记他们收贷款。礼通大哥训了他几句,他就火了。袁书记也火了,说要教人铐他走。亲娘来,他一听这话就疯了,摁不住把不住的。幸亏礼通大哥、田总大度,不和他计较,先走了……”
    贾大公摇头苦笑道:“菩萨都无法,阎王也没治。”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夏备火往上涌,使劲咽了口唾沫,拨开众人,忽地窜进去,插到两个对峙的人中间。
    全场突然安静下来,李三闹也一下愣住了,但前伸的手仍惯性地杵在夏备的前胸上。夏备顺势一把抓住李三闹的手,暗中用了力往旁边使劲一拧,两眼盯着他,沉着脸,一字一顿地说:“李行长,你认为这样就能把贷款收回去吗?!我不是说了这事等咱回去再研究吗?”
    李三闹不由地一裂嘴,手用力一挣,没有挣脱,面上火气犹胜,“哼!研究?我就不信你还能有什么高明的办法?”
    夏备针锋相对:“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好了,这事由我负责,你不要管了。”
    “好……好!那我就等你的高招!到时你要收不回来,我就跟你要!市行若扣了我们的分,就教全行的人都、都来跟你要奖、奖金……哎哟……你、你他、他妈……”李三闹越发跐牙裂嘴。
    夏备扯着他的手往门口一拉一甩,把他拉了个趔趄。李三闹踉跄了一下,站稳脚,揉搓着手,哼哼地走了。
    李三闹一走,王礼进、王小八便忙不迭地向法院的人点头哈腰、拱手做揖,替李三闹连声陪不是。
    夏备转身往外走,一不小心被地上的啤酒瓶拌了个趔趄,往前一抢,竟一下撞到门外的任爱爱怀里。春芳惊呼一声,急从后边赶过来扶他,任爱爱却顺势挽住了他的胳膊,又一转身把春芳挡在了背后。“哟,行长大哥哥千万当心,若一不小心摔坏了,还不把个人痛死?只一个李行长哥哥就够让人操心的了。”
    夏备甩开她,只顾往外走。他无心再回宴会大厅,就向贾大公和春芳告辞。大公要夏备去春发公司的多功能厅唱歌跳舞,任爱爱也撺掇着去。经过这半日,夏备只觉憋闷,不想去。
    王礼进说:“八叔,何不去俺村转转?俺们那里有山有海的,顺便散散心。正好大水泥项目基建的事我要找大空商量呢。”
    贾大公说:“也好,请夏老弟去大水泥项目现场看看,也好有点感性认识,我也顺便向夏老弟汇报一下。”
    任爱爱接话说:“就是呀,到什么进度了?我也要去看看。”
    春芳关切地看着夏备,没有放声。
    夏备推说以后再去。现在他只想回行里。
    大家一起上了电梯下楼,一时无话,气氛有些沉闷。王礼进有意调剂一下,说:“李三闹这人要是上来邪劲……嗯、嗯……”他看一眼夏备,又看一眼春芳,改口道:“我是说李行长,这人其实也不坏,工作满认真的,郑平德这些私营老板都说他好呢。不过你得顺毛摸。要是你和他呛着来,惹恼了他,那就和捅了老虎腚眼差不多,你就等着受吧,任是天神也没法治。不过俺倒有个治他的绝招……”王礼进小眼睛瞅着夏备和其他人,颇为神秘。
    夏备没应声,心里却好奇。任爱爱问:“是什么?”
    王礼进又故意咳嗽了两声才说:“只需在他背后连声大喊这个数字。”王礼进先将右手伸出四个指头,又将左手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说:“保准他蟒蛇进鸡窝——一完蛋!那次他正在茅房尿尿,俺在他身后大喊了一声这个数字,他浑身一哆嗦,立时就短路了。他转头像头恶狼似地看着俺,看得俺心里直发毛。俺赶紧又大喊一遍,他又一哆嗦,就像一泡牛屎‘扑”地一声瘫了下去,一腚蹾在尿窝窝里嚎啕起来:‘我的亲儿啊,我那苦命的可怜的儿啊,你死得惨死得怨哪……”
    贾大公、贾全等几个人“嘿嘿嘿”地笑起来,春芳却大喝一声:“王礼进!你也太缺德、太残忍了!你怎能拿他死去的儿子,拿人家的痛处取乐?!你认为这很有意思吗??”
大家陡地一惊,只见春芳柳眉剑竖,杏眼喷火,面色如铁。
    王礼进一时被吓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贾大公也立时收住笑,作生气状,喝道:“狗蛋!教你顶着个粪坑似的臭嘴整天瞎咧咧!还不赶快给郑总认错!”暗中却朝王礼进挤了挤眼。
    王礼进随即缓过神来,涎着脸对春芳接连哈腰作揖,一迭声地说:“啊哟郑总,郑姐姐,俺混帐混蛋!俺给您认错陪不是。你看俺这张臭嘴……”边说边打了自己嘴巴一下,“俺这不就是开个玩笑,逗大家一乐嘛……”
    春芳把脸扭向一边,兀自走出电梯,不去睬他。
    春芳发火。夏备甚感意外,不过他暗自在心里喊了一声“好”,见她侧过去的脸神情凝重,眼里充溢着泪水!
    任爱爱往前一走,像是不经意间推了王礼进一下,胳膊似挽非挽地和王礼进并肩往前走,一直走到春芳前边。
    春芳又往前走了两步,便停住,朝夏备扬扬手,是告别的意思。
    看她这样,夏备心头也颤颤地难受,很想单独和她说几句话,安慰她一下,但这种场合,自是不便。
    走到院子里,夏备和各位一一别过,让小孙把自己拉回了行里。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