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17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长篇连载  
第八节

     新疆的冬天是漫长而又寒冷的,新疆人的冬天也是很闲散很好客的。
     绵绵长长的冬日是小城里的人们喜欢用请客、走亲访友来抵挡和打发寒冷无聊的日子的。
    冬至这日,雪妹叫周福把家里的猪宰了,又到集市买回请客和过年用的羊肉、牛肉、鱼和鸡等,雪妹取出一部分过节请客,剩余都有放在库房里冻着准备过年。
    这一日,雪妹在家里请客。一大早周福就把炉子烧得旺旺的,又把八仙桌、凳子,酒杯、筷子等都摆好。这是雪妹第一次请客。新疆人很重视请客的,她不想让人看低她,前两天她就为这桌子客人做准备开始忙碌了。尽管这样,她还是显得有些紧张,她明白在抗美巷,请客的菜好与不好,丰盛不丰盛,主人热情不热情,都体现了这家的媳妇厨艺的高低和家底的殷实程度以及这家人的为人。她怕自己应付不了,丢了自己和周福的面子。因此,她一大早就在灶间忙活,精心准备。还有就是陈国亮的到来,让她心里别扭的慌。不请他吧,有姐姐和周福在,面和里都说不过去。只有请了,陈国亮自然没有意见,他还正想着通过这个机会,多看几眼雪妹。
    雪妹知道那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不知为什么,像积在她心底里的一块心病,挥之不去。雪妹系着围裙,挺着肚子不停地忙碌。她先把面包、饼干、考列巴、糖、瓜子、果子酱、奶油等都装盘摆上桌子,这是甜品;又把卤好的肉、鸡爪、鸡蛋猪蹄和猪耳朵一一切了摆上盘子,这是凉菜;然后是准备了热菜:红烧鱼、红烧羊排、盐水大虾、鸡蛋炒虾仁、辣椒炒鸡等共八样,之后在大锅里煮了肉,在炉子上炖了红菜汤,烧了奶茶。一切准备好了的时候,陈国亮赶着马拉爬犁,带着表姐及两个孩子先进了家门。周福笑着出门从陈国亮手里接过缰绳,拴在木柱子上,又打开草料袋让马吃草。雪妹迎着表姐笑逐颜开。看到陈国亮,雪妹觉得他脸阔了,干部的气味更浓了。她朝着他淡然一笑:“说了一声,姐夫你来了。”就挪着笨重的身子给表姐倒奶茶说话去了。
     花妹也是几个月没有见到雪妹了,一见面两人就亲的不得了。她眼睛先盯着雪妹像口锅一样大的肚子笑着说:“你去医院检查了没有?这么大,别是双胞胎哦!”雪妹一听乐了,笑得声音都出来了。笑着笑着,雪妹瞟了一眼陈国亮,突然看着花妹问:“姐,姐夫对你咋样?”花妹一下给愣住了,疑疑惑惑的看着雪妹,很警惕地反问:“你听说什么了?”雪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慌忙解释说:“看姐你说的,我能听说些什么,我是说你们还象以前那样好么。”花妹目光迷离,扑闪着一阵雾气。不一会,眼睛恢复了常态,兀自笑着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说什么好不好的。哪像你们新婚小俩口,天天粘在一起还嫌不够。”说完她放声大笑起来。雪妹看到表姐的样子,心里老想落泪。
陈国亮在一边望着雪妹因怀孕长满绣斑的脸,但怎么看,还是一脸的稚嫩。他在心里感叹道:“毕竟年轻啊。”
    快到中午时,请的阿来夫妇、赵大嫂、赵大哥、娜佳大娘和不请自到的赵晓伟都先后到齐了。周福就让雪妹上甜点和奶茶,之后上八个凉盘,八个热菜和薄皮包子。喝酒就开始了,气氛也跟着热烈起来。这时,外面寒冷的西北风裹着大片的雪花漫天飞舞,开始下起了大雪。这一场客伴随着客人们越来越高涨的情绪、欢快的琴声、歌声和飘飘洒洒的大雪,一直持续到夜幕徐徐降临,夜色粘稠的时候,客人们喝了红菜汤,吃了手抓肉,才结束。
    请了客,过了元旦和鸡蛋节,又喝了腊八粥,邻家院子就时不时会传来孩子们放鞭炮的声和各家女人们在厨房锅灶上油锅里爆响的声音。这时人都进进出出,开门进门也比平日频繁。雪妹又开始忙年,不觉之间,准备过年的饺子馅又迫在眉睫了。日子就在一个节日紧挨着一个节日的岁月中流走,在小城人的你来我往中流走。
    转眼间就大年初十六了。这天早上,雪妹吃了饭,突然感受到肚子痛起来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她就对周福说:“我要生了,快去把大嫂叫来。”周福有些慌了,拔腿就往大嫂家跑。大嫂闻讯急忙赶到雪妹身边,一看雪妹脸色通红,一撮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肚子又出奇地大,又是头胎,她凭经验说:“可能是双胞胎,说得赶紧上医院。”赵晓伟听说雪妹要生了,他也有些心慌和担心。也跑来帮助周福将雪妹送进医院。到了医院,雪妹疼得使劲喊:“我不活了,我要死了,我不活了。”嗓子都快喊破了,把在产房外等候的周福和赵晓伟两个大男人吓得来回走动,不知如何是好。不一会儿,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哭声从产房传出来。紧接又听有护士说:“肚子里还有一个,是双胞胎!”又过了几分钟,又一声婴儿的哭声传出来。突然,产房的门开了,里面的护士在喊:“6床的家属是谁?”
    周福一时懵了,不知是在叫他。赵晓伟拍了拍他:“嗨!别佳,是在叫你呢!”周福如梦初醒,两步并做一步进了产房。医生迎着他微笑着说:“恭喜你啊,大人小孩都平安,还是龙凤胎。”周福一听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他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他抓着医生的手,一个劲地说谢谢,好久都忘了放开。弄得医生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周福说:“快去谢你媳妇,她才是功臣呢!”周福这才慌然大悟,走到雪妹跟前说了一句:“雪妹,你受罪了,”说完周福眼睛都红了。
    雪妹生了龙凤胎的事像风一样吹进了抗美街的角角落落,也吹进了陈国亮的耳朵。他听了后心里很高兴。他心里一直有一种想法,那龙风胎会不会是他陈国亮的孩子呢?他在心里算了一下,觉得月份不够,但他也听说有早产儿呢,心想,也说不定。那龙凤胎如果是他陈国亮的,那他太有本事了,又一想,那可真是有好戏看了。想到这,他心里掠过一阵慌乱和甜蜜。于是,他放下手头的工作,一阵风似的跑回家。把雪妹生下龙风胎的事告诉花妹,他想让花妹去看月子,也可以伺候雪妹几天。花妹听说雪妹生下龙凤胎,不等着陈国亮说,就叮嘱丈夫照顾好两个孩子,她要伺候雪妹去。
    雪妹在医院里住了7天,周福就用一辆吉普车把雪妹娘儿仨接回了家。 
    之前,周福满面喜色地把屋子打扫的亮亮堂堂,干干净净的。赵大嫂嫂特意过来在门上系了一块红布条。一连几天他都沉溺在无比的喜悦当中,连做梦都能笑出声来。他没有想到当父亲还可以当的这样光彩,他觉得自己简直像英雄一样。
    再看那一对龙凤胎,都是小老头的模样,可头发一个是黄的,一个是棕色的,而且还都是自来卷,男孩的眼睛是黑眼珠,女孩的眼睛是蓝眼珠。真是神了啊!周福想。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