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5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十节

    这一年春天降临得很早,刚有一丝春意,天气瞬息变暧。乌拉斯台的河水闪着亮光,沿着小城的街道向前奔流。如遇到石块,便发起怒来,喷出一团团白沫,把漂在水面上的木屑和鸡毛冲得滴溜滴溜直打转儿。在路面的大水洼里,倒映着蔚蓝的天空,蓝天上飘浮着仿佛是不断翻卷着朵朵白云。这时节,雪水从屋檐上像珠帘似的滴落下来,扣出清脆的音响。一群麻雀散落在路旁的白杨树枝头,它们似乎在一起唱着响亮而又激昂的歌,以至于在一片叽叽喳喳中,其它的声音好像都听不清了。这更让人处处感到生命的骚动和欢乐。
    冬雪消融了。温暖潮湿的土地从雪衣下面袒露出来,它饱含着新鲜的汁液,满怀着又一次做母亲渴望,使草木吐芽,大地披绿。
    人见人爱的龙凤胎,男孩叫冬生,女孩叫冬妮娅。两个孩子皮肤白细,五官清秀端正。特别是冬妮娅蓝眼睛,卷头发,浓密的睫毛还一根根向上卷翘,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外国洋娃娃。冬生则是综色卷发,高鼻子,黑眼睛,简直就是周福的化身。
    为了一双可爱的儿女,周福像开足劲的马达,丝毫不敢松懈。还没有等雪妹出月子,他就开始跟车跑运输了。阿来负责揽活,周福负责跑车。跑乌鲁木齐,跑克拉玛依,跑乌苏,跑铁厂沟,跑和什托洛盖等地,哪里有货就往那里跑。在跑车的过程中,周福长了见识,知道跑运输这个行当虽然辛苦,特别是冬天还要经过可怕的老风口,搞不好连命都不保。但有巨大的利润吸引着像他和阿来一样的淘金人。跑一趟乌鲁木齐拉货来回不空车的话,一天能挣200元不等的纯利。 周福心想,这实在是个挣钱的行当。在以后的跟车当中,周福有意无意地注意阿来是怎样和货主讨价还价,怎样揽生意组织货源。他想,等他干上个两三年,攒些钱再贷些款,自己也可以买辆车单干,那样的话他不就和阿来一样当老板了吗?他们一家四口就会比现在的生活还要好。一想起自己的一双儿女,周福的幸福就在脸上流淌着。
    赵晓伟是在雪妹出月子,冬生和冬尼娅过满月时,才见到雪妹和她的一对龙凤胎的。
    那天赵晓伟一身深蓝色中山装,黑色皮鞋,头发抹了些发腊,蓬松油亮的,显得很精神。他透过亮亮的镜片上下打量着多日不见的雪妹。他看见雪妹头上包了一条蓝色头巾,身穿一件红色的开襟毛衣,里面是白点碎花衬衫,恰到好处地衬托她的脸白得像鸡蛋清一样光滑润泽。一对硕大的乳房像座小山似在胸前的挺着。他想,雪妹真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又想,搂着这样的女人是啥感觉呢。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觉得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是荒唐,简直是不可思仪。继而他感到自己被刚才脑海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住了。他不由自住地低下头,好像怕别人窥见似的,脸都有些红了。
    赵晓伟平静了刚才的繁乱的心绪,再一次抬起头时,他看见雪妹笑盈盈地正望着他笑,并用手示意他过去。赵晓伟的心跳有些加快,他慌慌然走到了雪妹旁边。
    雪妹说:“那天多亏你帮忙。”赵晓伟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雪妹的眼睛,语气里透着分寸的关心说:“不用谢,你和宝宝都平安就好。”说完赵晓伟去抱冬妮娅,冬妮娅也不认生,让他抱,还瞪着一双清澈明亮的蓝眼睛好奇地看着他,小嘴樱桃一样红润饱满。赵晓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冬妮娅,这娃娃太可爱了。
赵大嫂这时也来到雪妹旁边,她笑着,一对酒窝深深的嵌在她润白的腮上,很迷人。雪妹望着赵大嫂说:“大嫂,你真是漂亮!”赵大嫂一听乐了,说:“还漂亮,都老了。”说着她笑眯眯地看了雪妹一眼,就坐下了。坐下后,她没有继续和雪妹说话,就直接冲着儿子埋怨说:“这么喜欢孩子,就赶紧结婚,都老大不小的了,还是光棍一个。”赵晓伟见母亲唠叨他,也不在乎,他冲着母亲笑了笑说:“又来了,你要想孙子就把大哥家的虎子叫来跟你过好了。”赵大嫂瞪了儿子一眼,突然换了话题对儿子说:“你明天回乌鲁木齐,今天要少喝酒啊。”
    赵晓伟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雪妹,不语,只是笑。
    冬生和冬妮娅的满月酒,周福摆了两桌。陈国亮和花妹也来了。花妹看上去精神好多了,她穿着街上流行的蓝花缎子棉袄,头发高高的盘在头顶上,在众多的来客当中显得很亮眼。也招来了很多来吃酒的客人问雪妹:“她是谁呀?”一旁的花妹显得很得意,越发光彩照人了。
    雪妹自从知道陈国亮在外面另有女人后,心里更加看低他几分。岁月一样不留情面地给陈国亮的脸上留下了痕迹,雪妹看见陈国亮笑时眼角的皱纹像麦穗一样布满他那小眼睛周围时,雪妹觉得陈国亮老了。心想,他陈国亮就像秋后的蚂蚱也蹦不了几天了,雪妹不知道自己这时为什么竟有一些痛快的感觉。她和往常一样客气的朝着陈国亮打招呼,但眼睛里明显透着冷漠,那种距离感使很会察言观色的陈国亮早已感觉到了。那盘绕在他心头里许久的关于孩子的疑问被现实不攻自破。那曾经狂热的感情波澜随着雪妹的冷漠和一对双胞胎的出生以及周福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场景的冲击,就像大海退潮一样退去了,他曾经对雪妹的那种热情就像停落在他心中的一片羽毛一样,飘走了。他想,他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