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5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十三节

     赵晓伟是在大年二十八从乌鲁木齐回来的。他刚一门,母亲就流着泪,把别佳前不久在老风口冻死的事告诉了他。赵晓伟一下懵了,他感到很突然,继尔感到很悲伤。他痛苦地想,几个月前在一起喝酒又说又笑的一个大活人,怎么说就没有了呢?其实,老风口那次死了二十多个人的事,他在乌鲁齐就听说了。他当时只是为那些死去的生命感到惋惜,没有太多的伤感。现在不同了,别佳就像是他的兄长,他们曾经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条炕上睡觉,朝夕相处,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怎么就没有了呢?他在问自己的同时,无法接受别佳已经去世的这个残酷的事实。他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赵大嫂看到儿子流眼泪,就劝儿子说:“人都走了,你也别太难过了。我是可怜雪妹啊,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说完赵大嫂叹道:“唉!老天真是不长眼哪,让那一对双胞胎三岁就没有了爹!”她抹了一把眼泪,就起身给儿子准备饭去了。
    赵晓伟一听雪妹的名子,心里就像被刺扎了一下,隐隐的痛。对啊,雪妹怎么样了?她还好吗?他情不自禁地为雪妹担心起来。不行,他要看看雪妹去。他心急如焚地穿上衣服,对母亲说:“妈,我去看看雪妹,一会就回来。”
    巷子里没有灯,外面天刚黑,从黑暗中隐隐约约看到路上有刚刚下班,急急忙忙赶着回家的人流。他拐了弯,没有走几步,就来到了雪妹家的铁皮大门前。门是紧关着的,门前的雪已经打扫干净。房屋的烟囱正冒着烟,雾似地飘着。
    赵晓伟站在雪妹门前,举起手刚要敲门,手又放下了。他有些激动,心里忐忑不安,怦怦的直跳。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激动,每见到雪妹一次,他就要激动一次,对雪妹的印象就要加深一次。他现在又要见到雪妹了,那种渴望见到她的激动心情让他来回在门口走,他只有不停的走才能缓解自己激动的心情。他重新站在门口,举起手用力敲着铁门。院子里有狗叫声,随后有脚步声,到了门口,那脚步停下了,里面的人带着警觉的声音问:“是谁?”赵晓伟回答:“是我,赵晓伟。”门开了,赵晓伟看到一张苍白的脸。雪妹低声说:“进来吧。”就头不回的往前走。
    赵晓伟跟在她身后,心里平静了一些。在夜色中他看不清楚雪妹的表情,但他依旧看到她的那两条又粗又黑的辫子垂在腰间来回摆动。赵晓伟看出雪妹明显瘦了,黑暗中她是那么单薄,弱小。
    他们俩一前一后进了屋。屋子里很暖和,两个孩子坐在炕上看动画片。见他进来,他们看了一眼赵晓伟没有吱声又去看动画片了。雪妹对他说:“你坐。”然后就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微笑如同一只蝴蝶落在颤悠悠的叶片上似的。这是一种陌生的、挤出来的微笑,它转瞬即逝,逃得无影无踪。赵晓伟定神又看了雪妹一眼,他看到雪妹脸上似有泪痕。他的心又被了刺了一下,钻心的痛。他想,那几天她是怎么过来的?她怎么能承受的了?别佳的走让她遭受多大的打击啊!他再仔细地看了看雪妹,见她上穿一件黑色的手工编织毛衣,下穿黑裤子,这一身没有任何颜色的黑色的装扮,把她的脸衬托的更加苍白。  他又想,她肯定是很疲劳,很悲伤,他看见她眼睛下面有阴影,两边太阳穴上的青筋清晰的裸露着。这样一个满面悲伤的小女人怎能背负起以后沉重的生活重担呢?想到这,他心底里那股保护弱小者的强烈愿望便向他袭来。他低声地关心说:“雪妹,不要太伤心了,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啊!”雪妹欲语无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两只眼睛无助地看着他不语,然后又慢慢的低下头,仿佛没有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一样。那满头黑发在灯光下丝丝发亮,一闪一闪的。不一会儿,赵晓伟看到雪妹的肩膀开始抖动,嘴唇开始哆嗦,眼睛止不住地流下来。她极力控制自己不让声音发出来,但她好像管不住自己,最后双手捂住脸呜呜地哭起来。赵晓伟看到雪妹瘦弱的双肩不停地抖动,眼泪从指缝中流出时,心里就像刀割般的难受。他想,她太可怜了,她才24岁,就受到这么多的磨难。他又想,他现在有责任也有义务好好劝劝她,好好关心她,至少要让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他赵晓伟和他的母亲可以帮她度过难关,就像当年帮助别佳一样。于是,赵晓伟站起来,慢慢地走到雪妹身边,以一个兄长的姿态,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雪妹的头说:“雪妹,雪妹,你别哭了,好吗?”赵晓伟没有想到经他这么一劝,雪妹的肩膀抖动的更历害,哭声更大了。赵晓伟一时有点慌,他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正在这时,雪妹又一下子抱住赵晓伟,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又是一阵子哭。还没有等赵晓伟反映过来,雪妹抬起一双哭红的眼睛说:“我怎么办?我往后的日子怎么过?”赵晓伟被雪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眩晕了,他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迟钝了,变得没有思维了。过了一会儿,他的思维开始恢复,他不得不竭力控制自己,以免露出对她的某种渴求,比如将眼前这个受苦的弱女子紧紧搂抱,用自己的滚烫的嘴吸吮她的舌头。又过了一会儿,他把雪妹轻轻地搂了搂说:“放心吧,我和我母亲还有抗美巷的人都会帮助你的。你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说完他放开了雪妹又说,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说完便推门离开了雪妹的家。
     赵晓伟有点像喝醉酒了一样,跌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家里,坐在饭桌前发愣。赵大嫂见儿子神色不对就问:“你喝酒了?”赵晓伟摇头没有吱声,开始蒙头吃饭。他随便吃了几口,就一推碗,对母亲说:“妈,我累了。”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和衣躺在床上,两眼盯着屋顶看。
    他是坐了两天的车,刚从乌鲁木齐学习毕业回来的,按说应该好好睡一觉的,可是他现在丝毫没有睡意,只觉得的累,很累。他的脑子如翻江倒海般的翻滚着。多少个夜晚,雪妹的影子曾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前面,让他在茫茫的黑夜里感到温暖和甜蜜。尽管雪妹从来都没有给他暗示过什么,甚至于都没有对他说过几句话,但他觉得她让他能够看到她,这就足够了。如果雪妹有时无意中冲他笑一笑,好多天他都会心情舒畅,快乐的享受好长一段时间。他觉得的雪妹的样子就像是生长在他心里,只要眼睛一闭就会出现在他眼前,那样子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悸动和兴奋,并且久久不散。这似乎就是他的一个秘密,没人知晓。本以为他就带着这个秘密走下去的,但是,这个秘密随着时间的流动,他愿意把这个秘密公开的告诉雪妹。因为他真的爱她,非常非常的爱。他想,以前他喜欢她是在幕布后面的,因为雪妹是别佳的媳妇,而现在不同了,雪妹从幕布后走到前台来了,特别是雪妹刚才抱着他哭泣的样子是那样的孤立无助,当时,她真是让他感到心都碎了。现在想起来他又感到幸福无比,激动不已。觉得原来遥不可及的事情,现在似乎可以去努力去争取!一想起雪妹那楚楚可怜,不,是楚楚动人的样子,他似乎觉得身上就有一种暗流在他的血管里汩汩流淌。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