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5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十六节

    那天赵晓伟走后,雪妹好久都没有平静下来,她感到委屈,也感到很无奈。她真是怕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后受委屈,更怕自己配不上赵晓伟。面对赵晓伟她觉得差别太大,感到底气不足。但在内心深处,在不知不觉当中,她真是有些喜欢上这个有知识的男人了,只是她不原意往这方面想罢了。但是,那天赵晓伟对她的表白,使她原本平静的心掀起了层层波浪,就如同有人往平静的湖里投进一块石头子,激起了层层浪花。她仔细的回味和赵晓伟在一起的情景,不往这方面想的时候,觉得那些行为都很正常,她们就如同亲戚一般的往来。论辈份,雪妹应是赵晓伟的婶婶,论年龄,赵晓伟比雪妹还大三岁。但实际上,赵晓伟一直称她为雪妹,两个孩子称赵晓伟为叔叔。刚开始,赵大嫂说,这样不对,辈份差了。可赵晓伟说,还是各叫各的好,大家都习惯了。现在往这方面想,觉得这些都有些不正常,好像早就有预谋似的。
    一连几日,见赵晓伟都没有来,雪妹心里有些放不下他。心想,那天的话对他是不是打击太大了?他是那么要面子的人,被她拒绝了,不知到要多痛苦呢。雪妹这么想着,就开始自责起自己来,后悔当时不该那么对待赵晓伟。凭心里,她那天的表现不是她本意,却是她亲自表演,亲自说出口的。现在想起来就有些懊丧似的,就越发感到自己对不起赵晓伟对她的一番情意。其实,她暗中却有另一番想法,是怎样的想法呢?雪妹不敢想又要想。她两只眼睛默默地看着屋顶,心跳却有点加快,她想起赵晓伟在她家里的很多画面,现在已经在她心里流淌过去。她似乎要抓住什么,抓住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房子渐渐暗下去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赵晓伟的身影,心中好像受到一击。一阵颤抖穿身而过,好像要发烧似的。她闭上了眼,面前却倒是明亮起来。
    其间,她曾去过赵大嫂家,想借此看看赵晓伟?但一向对她十分好的赵大嫂对她冷淡了许多。这让雪妹的心往下沉,她猜测,赵大嫂是知道了她和赵晓伟的事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雪妹想,站在赵大嫂这边想,她的反对也是有道理的,她是母亲,将心比心,这世上哪个母亲愿意让儿子娶个寡妇做儿媳妇,更何况这个儿媳妇没有工作不说,还带着两个孩子。所以,雪妹从心里一点都不生大嫂的气,依旧笑着与大嫂说话,不过她说话,大嫂老是不接话,这就让雪妹很尴尬,于是就悻悻地从赵大嫂家走了出来。 
    回到家里,雪妹无心做事,感到自己身体很乏没有力气,头也昏沉沉的。但她还是坚持给冬生和冬妮娅做饭。又过了两天,她开始头痛发烧,雪妹吃了一点药,白天好了些,到了晚上,雪妹觉得自己身子像火烧一样,还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咳嗽。她迷迷糊糊地想,她可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不能没人管啊。冬生见母亲病了,就很关心说:“妈妈,我去叫赵叔叔来。”雪妹制止了儿子,并对他说:“你赵叔叔工作忙,还是不要打扰人家,妈妈会好起来的。”
    天色渐渐暗黑下来,雪妹听到院门响,随后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又听到冬妮娅在外屋说:“赵叔叔你可来了,我妈妈病了。”
    “什么?病了?”赵晓伟一听雪妹病了心里很着急,“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不叫我?”冬妮娅很喜欢赵晓伟,她上前拉着赵晓伟的手细声细气地说:“我哥说叫你来,我妈妈说你工作忙。”赵晓伟推开房门看到雪妹躺在床上,满脸通红,他放开冬妮娅的手,直接摸了摸雪妹的额头,一摸滚烫。他急切地对雪妹说:“你在发烧,这可不行,咱们上医院!”说着他就扶雪妹起来。并让冬生和冬妮娅到他家去住。雪妹这时候晕晕乎乎的,没有做任何解释,就让赵晓伟背着她往医院跑。到了医院,赵晓伟给雪妹挂了急诊,医生诊断后说:“怎么才送来,都烧成急性肺炎了,需要住院治疗。”
    赵晓伟用自己的钱给雪妹交了住院压金,办了住院手续,然后就坐在床边陪着雪妹打点滴。她看着雪妹被高烧烧得绯红的脸,再看雪妹躺在床上那薄弱的身体,他心里的爱怜又增加了几分。他非常懊悔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赌气呢?险些出了事。他想,他要用他的爱和行动赢得雪妹的心。  接下来,赵晓伟天天都守在雪妹的床前,给她洗脸洗手,给她端水端饭,有时在没有人的时候,还用嘴亲吻一下雪妹的额头,像兄长一般。等雪妹稍好一些时,还给她读书读报,以此来让她排遣寂寞的时光。这些都让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羡慕不已,直夸雪妹有福气,找了个这么会体贴的男人。这些也都有让雪妹有了全新的感受,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谁能这么细心的照顾她。起初她有些不习惯,更有些不好意思。可赵晓伟执意要那么做,说是他这样做会使他身心愉悦和幸福。雪妹心想,有文化的人真是不一样,连伺候人都会让他感到幸福。又想,这样的福她承受不起,她这样下去会让她折寿的。
    十天后雪妹病好出院了。她脸色艳若桃花,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赵晓伟和雪妹肩并肩的走出医院 ,又走在街上,最后走在了抗美巷的石子路上。他们走路的脚步声扣击着路面,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这可是让抗美巷子里的人看到新景色了。雪妹想和赵晓伟拉开距离,可赵晓伟偏偏不让,说:“怕什么?让她们看去。”
    人们纷纷小声议论:
    “啧啧,你看你看,雪妹和赵老师他们是一对哎!”
    “他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哎,哎,你别说,长得还挺般配。”
    “长得般配有什么用,娶了一个寡妇还带着两孩子,赵晓伟真是亏死了。”
     ……
    这种看法有一段时间同样折磨着赵大嫂。她很喜欢雪妹,雪妹漂亮,勤劳,为人本分,但那是因为是别佳的媳妇啊,现在雪妹要成为她的儿媳妇,她就无法接受了。那天她听晓华说了以后,就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她知道,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从儿子的眼睛里就看出苗头不对,那时她想着还有刘丽珠管着。这下好了,唉,这个晓伟啊,你的书都念到狗肚子去了。她决定和儿子谈谈。吃晚饭的时候问儿子:“听说你要娶雪妹?”赵晓伟吃了一口馍馍停住了,眼睛看着母亲没有吱声,只是点点头,继续吃饭。赵大嫂见儿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态度还是很硬的。她有些火了,冲着儿子说:“你也读了那么年的书,像咱家的条件,你想娶谁不行,却偏娶雪妹?”赵晓伟这次不再吃饭了,他望着母亲一会儿说:“妈,这是我的事,你就少操心,等雪妹嫁过来,我和雪妹好好伺候你行不行?”赵大嫂没有想到儿子是铁了心要娶雪妹了,他这个儿子也太不把老人放在眼里了,她说:“晓伟啊,雪妹哪样都好,可她是个寡妇,又带了两个孩子,将来负担重,你想过没有?”赵晓伟接着母亲的话反问说:“当年咱家那么困难,你都收留了别佳,现在的日子好多了,能有多大的负担?再说我就是喜欢雪妹,别人我看不上,看不上!”赵大嫂见儿子死心踏地要娶雪妹,她真是没有办法,只觉得心口赌得慌。赵晓伟看母亲脸色不对,也很担心 ,就上前扶母亲上床休息,又打电话叫来医生,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休息休息就会好了。赵晓伟还是不放心,打电话把姐姐晓华叫来。晓华听说母亲病了,就急急的打车赶来,赵大嫂见女儿来了,流着眼泪说:“晓伟啊,真是不听话,都快气死我了。”晓华一下就明白了母亲是为雪妹的事烦心哪。她就宽慰母亲说:“妈妈,你就别操心了,雪妹虽是个寡妇,但人好,又和你走得近,将来娶进门孝敬你是没有问题的。再说晓伟他就看上了雪妹,这谁说都没有用。”站在一边的晓伟听姐姐这么说,在一旁一个劲挤眼睛,竖大姆指。
    晓华走到弟弟跟前说:“都是你,把咱妈气的,要是把咱妈气个好歹,爸从乌鲁木齐回来,看你怎么向他交待。”晓伟连声说:“再不敢了,再不敢了。”赵晓伟松了一口气,知道母亲已经默认了他和雪妹的事了。
    再见到雪妹时,他兴奋的两眼发光。雪妹见他高兴,就急着问他什么事。赵晓伟一把将雪妹搂在怀里,用激动的声音说:“雪妹,我的好雪妹,我母亲和姐姐都同意我娶你为妻子了。你知道,这是让我最开心的事了。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同意还是不同意?嗯?”赵晓伟用手摇晃着雪妹的双肩,两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雪妹不语,慢慢的掂起脚后跟,将脸仰起来,眼睛里闪动着泪花,她将嘴微微张开,等待着。赵晓伟一看雪妹那可爱的红唇向他开启,他激动的浑身颤抖,他立刻用尽全身的热情热烈地亲吻着她,并深情地吸吮着雪妹的舌头。雪妹被赵晓伟亲吻得浑身热热的,有点不能自制一样,她内心里那么希望这吻能够长久不去啊!但她最后还是用力推开了赵晓伟。
    第二天,太阳升起,同样的一天重新开始。雪妹依旧早起做饭,吃饭,到院子里收拾菜,然后开店。就这样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一个月一个月地过着。这种绶慢行进的生活最后就像一曲柔和的音乐,使她像那些白天犁地,到了晚上躺在新鲜的麦秸中反嚼草料的耕牛一样回味着她和赵晓伟的感情。凭心说,这些年来,赵晓伟对她旷日持久的爱,使她贫乏的日子里因为有爱情的滋润,显得精神异常饱满,生活里也因此常常出现跳跃的火花,那种感受就像如同她居住的这座小城市的风格一样平静而不失风采。
    天空是明净的,有几朵云彩棉羊一样在天上缓缓的走。雪妹家院子的树木枝叶茂盛,绿绿葱葱,菜地也是一片青绿,长势喜人。一群麻雀像密集的子弹头一样从这棵树上又落在那棵树上。一切都显得生命的色彩。恍然间,小城的面貌以惊人的速度在发生着变化。街面的路宽了,路上的车辆多了,人们的穿着亮了,国家投入资金也开始治理老风口了。特别是平地而起的一幢幢高楼改变着人们固有的居住环境。
    赵晓伟所在的学校分给他一套三室一厅的楼房。一天,赵晓伟又一次将雪妹搂在怀里,轻柔地,热烈地亲吻着雪妹,并试探的将手伸进了雪妹的衣服里,对雪妹轻声说:“行吗?”雪妹点头不语。赵晓伟就慢慢的揉着雪妹的乳房,把雪妹抚摸得更加娇柔气喘,浑身软绵绵的。许久,赵晓伟放开了抚摸,只是搂着雪妹的细腰,低头看着雪妹闪动着泪花的眼睛深情的对她说:“你和孩子一起过来住行吗?”雪妹依附在赵晓伟的怀里,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甜蜜。  她抬起脸,望着赵晓伟思量了半天,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几年来,她真的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心想,她是真的是有勇气走出这一步的啊!又想,周福在九泉之下也会为她祝福的。于是她慢慢地娇柔地对赵晓伟回答说:“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吧。”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