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5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四节 我等到天都黑透了
  
    楼下是长方形草坪。树还很小,挡不住什么。等我回头寻找的时候,拉拉已经不见了。我的目光可以看到草坪的尽头,因为树还很小,挡不住什么。草刚剪过,拉拉再小,也不能在草丛里藏身。它是跑到了我的视线之外。这时候,就需要我的声音弥补视线的局限。我开始大声地喊它,一再重复。往往,我能用声音把跑到视野之外的拉拉拖拽回来。今天会有什么不同呢?我等着我的声音全都落到地上,拉拉没有回来。今天与其他日子不同。我开始紧张,这种情况没有出现过。它总是在我的身边玩耍。偶尔跑远了,它自己就会惊慌地跑回来,看看我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我感到它也怕自己会丢了。呼喊是我寻找它的最后办法。我把这个最后办法反复用了多次后,拉拉没有从哪个方向跑进我的视野。我开始在院子里东跑西跑,这说明我的心已经慌了。然而这种毫无章法的寻找,竟然很有效。我找到它了。原来它离我很近,在我的呼喊能覆盖的范围内。我刚才的呼喊它都听见了。
    拉拉就在对面那栋楼的山墙下。我站在两栋楼的中间草坪上,离我不到20米。夕阳的余辉被墙阻拦,地上大块的阴影稍向南斜。拉拉在那块阴影里——那个背风、避光的地方——找到了配偶,或它们是在阳光下遇见的,然后一起跑到这里来,跑到这个稍微有点私密的地方。它们没有能够关上门的卧室,在那个公共空间,只找到了一大块阴影。找到阴影它们就很满意了。脚下是绿油油的草,剪草机留下的断口向外喷涌着芳香;墙为它们站立着,挡着阳光;阴影像一块布幔挂下来。两只小狗很满意。当我转过楼头猛然看见它们的时候,它们的第一乐章已经演奏完了。我进入现场的时候它们处在第二个阶段,处在难解难分的时候。拉拉看见我,想跑过来,可是它的身体稍一动,它们俩就都发出很痛的叫声,然后拉拉就不敢动了。此时,正是黄昏,院子里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很多,还有玩耍的小孩。如果谁在这个时候欺负它们,那它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那它们也许会受伤。也许会死。我在别人的小说里读到过一只狗的惨死。我认定那不是虚构的。小说里的两只狗站在路边,它们太大意了,没有细心地为自己找个隐蔽的地方,可能连个阴影都没顾上找。太阳在头顶照耀着。这时候一个人出现了。小说里说这个男人是个老光棍,总也娶不上个媳妇。他从田里收工回来,肩上扛着锄头或铁锹。他走到两只狗身边的时候,狗无法分开也无法逃走。这个男人就把两只狗用他的农具挑起来扛到了肩上。后来他用一把割麦子的镰刀,解除了它们的难解难分。公狗死了,母狗应该还活着。另外,那只惨死公狗的孩子开始细胞分裂。这个小说是我很小的时候读到的,但是多少年了,那只死去的公狗,一直在我记忆的上层无法下沉。我认为那个用农具杀生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人。我看到这个世界的一角是那么可怕。现在我的拉拉虽然在一个大大的阴影里,但它处在危险中。它不知道危险,它还看不清人间。不知人之恶。我决定给它俩当警卫,我能挡住那手拿农具的男人。过去了一些时间,阴影更黑了,天在一点点变暗。我在旁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不管多长时间,我都得守着。我用身体把它们遮在身后。有小孩跑过来了。我怕小孩向我提问。大人过来我也不自在。尤其男人走过来,他们会看看狗,再看看我;看看我再看看狗。两只狗都是那种娃娃狗,身形很小,我完全可以把它们挡在我和那栋楼的山墙的中间。
    我坐下来了,我背对着它们,正对着所有路过的目光。这时我希望自己长得再肥胖一些就好了。我若能弯折就好了,我就能和那面墙围成一个简易洞房。
    天终于黑了,我已经看不清了从我身边走过去的人衣服的颜色。这样,我想,别人也看不见了草丛里的它们身上的花纹。我不那么紧张了,但是,它们什么时候能分开啊。我曾看见过这种状态的狗,我总是匆匆走过去了,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我有点着急了,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我试图帮助它们,可是我的手刚一触到它们,它们就发出很疼的叫声。我看见拉拉的眼神非常无助,很困倦的。它似乎站着就要睡着了。它也不知道怎么脱身。它的眼睛里满是迷惘。
    我站一会儿,再坐一会儿。我感到它们分开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得静下心来,淡泊一切。现在,夜色四围,星光夜色都归到静音位置,我的后背很安全。又过了一些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些声音。我回头看,它们似乎要分开来。它们终于分开来!那只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母狗,非常愉快地摇摇尾巴,跑出草坪,跑过横道,向着北面跑了。我清晰地感到它一脱身后的轻盈。那种说不出的轻盈。等我收回目光,看脚下的拉拉。它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就是臀部着地的那种坐法。那也不叫坐,是跌坐,就是跌,跌倒的跌。它在跌倒的中途坐下了。它跌坐在原地,没能移动一步。那只母狗一直是它站立的支架,不然它早都坐下了。拉拉竟然走不了路了。我很吃惊。怎么会消耗成这样?
    我抱起拉拉往家走。拉拉一动不动任我抱着,就像傻了一样。我对它说,你今天干了一件大事,我要给你多一些好吃的。你可真行啊!像是不要命了。
    回家一看,冰箱里已经没有肉了,只找到了鸡蛋。它爱吃白水煮鸡蛋。爱吃蛋黄,不爱吃蛋清。平时只煮一个它就吃饱了,今天应该增加,从一增加到二。我给它煮了两个鸡蛋。
    晚上,它总是跳到我的床上来,自己找一个满意的地方睡觉。平时轻松的事不想也出现了意外。等我躺在了床上,它努力了几次都没能跳上来。它坐在地板上,很绝望地仰着头看着我,嘴里发出一些声音。我知道它是要我帮助它。我就把两只手从床边伸下去,我抓住它的两只前腿,把它拉了上来。这个姿势特别像从水里往救援的船上拉拽落水者。
    我在船上,拉拉在冰凉的水里。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