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19  星期四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31 上游黄河

35
从玛尼堆的方向望向远方,远方有两座高出地平线的亭子,公路从两座亭子中间穿过,到了近处,才知道到了日月山,这是两座唐式建筑风格的亭子,为纪念文成公主修建,传说文成公主进藏从这里经过,亭子唤作日月亭。过了日月亭不远,草原逐渐减少,出现了面积不大的浅草和砾石带,继续向前,进入一条峡谷地带。车的前方,有一辆摩托车,摩托车上飘扬着一面小红旗,红旗迎风招展,上面有白色的字,但看不清是些什么字。摩托车手头戴红色头盔,身穿迷彩服。中巴车很快赶上摩托车,并超过了他。天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珠飘洒在车窗上,一点一滴飘在玻璃上,雨珠继续飘洒,雨点儿流动起来,流成一条线,弯弯曲曲的流向该流的地方。
司马君叫了她一声,说:你看呀,紫藤,那是什么?
吴紫藤顺着司马君手指的方向,透过车窗,俯瞰下去,看见了莽莽的山岭和深不见底的峡谷。山岭是褐色的,寸草不生,峡谷也是褐色的,寸草不生。这时,一阵轰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吴紫藤以为是飞机,向天空望去,天空一片迷茫,细小的雨珠儿继续飘洒着。
司马君惊讶的对她说:那是黄河!
吴紫藤一时反应不过来,侧过头不解的看着他。司马君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彩,他没看她,他一个劲的俯瞰着车的一侧。她也伸长脖子望下去,看见了一条曲折的、奔腾的、狭窄的河流。河流在峡谷深处咆啸着,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吴紫藤惊呆了,她疑惑地问:你说什么,黄河?
司马君认真的点着头:是的,黄河!
吴紫藤重复道:怎么会是黄河,黄河怎么这样狭窄,这样湍急,还这样——天呀,黄河怎么是白色的?
司马君说:是呀,黄河水是白颜色的,全是浪花,浪花全是白色的。
吴紫藤说:不会吧,黄河真的是白色的,昨天看到的黄河是绿色的,今天又是白色的。昨天的黄河水面多平静,多宽阔呀,今天的黄河怎么这样狭窄,连江南周庄的小河汊都比它宽。
司马君说:但它就是黄河,一点没错,我已经问过别人了。
吴紫藤说:或许他们也不知道哩。
旁边一个人听他俩激动不已的争论,对黄河持怀疑态度,就说:这就是黄河,属于黄河上游,这一段黄河因为峡谷深,落差大,水利资源特别丰富,前面还建有水电站,水电站水库的水面你们还没看见,如果看见了,你们也不会相信。
司马君反问道:不相信什么?
那个人说:不相信黄河水怎么是那种颜色。
吴紫藤急切的追问:什么颜色?
那个人说:宝石蓝,而且是一望无际的宝石蓝。
吴紫藤再次急切的追问:真的是吗,黄河水真的是宝石蓝的颜色吗?
那个人说:我糊弄你干嘛,我又不是导游,不必招揽游客,骗你没啥意义。
另一个人见吴紫藤不相信同路人的话,就帮着那个人说:不相信,明天你们跟我们一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到龙羊峡电站水库一看就知道了,水库面积大得不得了,三层楼高的大轮船还在水面上到处跑哩。
司马君问:从这里到德令哈经过龙羊峡吗?
那个人说:不经过,得绕道。
司马君说:那就不去看了,你说呢,紫藤?
吴紫藤犹犹豫豫的说:是吗?不经过水库吗?
那个人说:不经过,一个向北边,一个向南边,两个方向。
吴紫藤说:哦,那就不去了吧,黄河到底有多少种颜色啊,太神奇了。
司马君笑着说:黄河跟其他河流一样,其他河流有的颜色,它大概都有吧。
吴紫藤说:可其他河流要么是一种颜色,要么下过雨以后变一下颜色,顶多也就绿色和黄色吧,可黄河的颜色多少种呀,黄色、绿色、白色、宝石蓝颜色,咱们才看见了三次黄河,就有三种颜色,要是看见十次,会不会有十种颜色呢?
司马君笑呵呵地说:傻瓜,一条河流怎么会有十种颜色呢,又不是变色龙。
吴紫藤也轻松的笑道:说不定哩,黄河的流程多远呀,万里黄河啊,谁知道黄河流到其他地方会是什么颜色。
司马君说:是呀,咱们看见的就这么多,没看见的,还不定多少种哩。
雨不下了,彩虹出现了。吴紫藤又是一阵兴奋。她说:山里雨过天晴出现彩虹,草原也可能有彩虹,寸草不生的黄河峡谷怎么也会出现彩虹呀?
司马君说:这个问题我也不大清楚,按说这样荒凉的地方,没有树木,没有青草,空气又干燥,出现彩虹算不算奇迹呢?
吴紫藤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彩虹是怎么形成的,我都搞不清楚。
司马君说:青海真是个奇特的地方。
吴紫藤也响应着说:青海太美妙了。
旁边那个人说:你们是外地人吧,只有外地人才这么说,要让你们在这里待上一年,就不会发出这种感叹了。
吴紫藤说:青海真的很好啊。
那个人说:你没见到艰苦的地方,那些地方你看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吴紫藤说:不会吧,别吓唬我们。
那个人说:你亲眼见了就知道了。
几个人议论一番,也没得出最终结论。午饭在一个砾石滩上吃的。大家从车上下来,席地而坐,拿出各自的午餐吃起来。吴紫藤和司马君吃的是面包,喝的是矿泉水。其他人,有的吃干馒头,喝自己带的瓶装水。有人在吃馕,用手掰一块,喂进嘴里,慢慢嚼,嚼好一阵,再掰一块。有的在吃风干的牦牛肉,从藏袍里掏出小酒瓶,吃一口牦牛肉,抿一口酒,拳头大的一块牦牛肉吃完了,酒瓶里的酒还晃荡着响声。
一辆摩托车开过来,停在中巴车旁边,吴紫藤看见这个人就是刚才在路上见过的那个人,摩托车手把头盔取下来,显出沧桑而黑黢的面容,头发蓬乱,迷彩服上沾满尘土。他把头盔放在地上,去取座位后面的水壶,准备给车加水。
吴紫藤刚好喝了一口水,还没咽下去,伸手在司马君眼前挥了一下,司马君正在吃面包,见她挥手,就问:有事吗?
吴紫藤一口水还含在嘴里,脸憋得绯红,用手指了指摩托车手,司马君望过去,立即目瞪口呆起来。
摩托车手只有一只手臂,右手从肩膀处就没了,袖子挽了个疙瘩,在空旷处荡来荡去。再看那面旗子,因为没有吹风的缘故,旗子耷拉下来,看不清上面的字。给摩托车加了水,把水壶往车上架,架了两下没放上去,司马君站起来,快速走过去,帮他。吴紫藤也跟了过去。司马君和摩托车手把水壶架好,捆绑结实。摩托车手说了声:谢谢你们。
司马君问:你好像跑了好久了。
对方说:我出门快半个月了。
吴紫藤说:你从内地来吗?
摩托车手说:是呀,从云南来。
吴紫藤惊讶万分:云南,云南哪个地方?
男人抬起眼,警觉地望了她一下,含糊的说:东边。
吴紫藤说:东边,我老家就在滇东,你从老家来吗?
男人平静的说:是呀,我从云南出发,经过重庆、湖北、陕西、甘肃,这样一路走来。
司马君说:那你准备去哪里呀?
男人边戴头盔边说:去拉萨!
吴紫藤更加吃惊,发出一连串的疑问:你去拉萨?开着摩托车去拉萨?一个人?
男人说:是呀,一个人,谢谢你们,我先走了。
说着,跨上摩托车,向吴紫藤和司马君挥了一下独臂,低声说:祝你们顺风!
吴紫藤停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声说:一路走好啊,注意安全!
司马君挥动着手臂说:再见,一路顺风。
轰隆一声,摩托车飞驰而去,开走的一瞬间,吴紫藤和司马君同时看见了招展的红旗,旗子上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白色大字——我要去拉萨!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