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19  星期四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47 驴友
47
吴紫藤向司机道了谢,把背包和氧气袋拿出来,跟司马君上了另一辆车。这辆车是一辆私家车,挂着粤字牌照,是一辆丰田越野车,外壳是黑色的,车窗是茶色的,显得非常沉稳气派。商量好了价钱,车开动了,车况果然不错,车体高,空间大,车上放的是李娜的《青藏高原》歌曲,音量不大不小,非常舒适。车上除开司机以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姓高,司机是个很年轻的黑瘦男子,中年男子高先生叫他小黑,小黑话不多,目光很锐利。司马君和吴紫藤很快融入了这个队伍,四个人随便聊起来,说说笑笑,非常惬意。但吴紫藤发现,大家在一起很少聊自己的情况,姓名、年龄、职业、家庭、来自哪里等等,这些常人喜欢询问的问题,在这个团队似乎并没人关心,刚好也避免了她与司马君的些许尴尬。
很快过了五道梁,向风火山方向进发,高先生说:在青海有个口头禅,过了五道梁,难见爹和娘,过了唐古拉,伸手把天抓。现在这条路确实不错,一会时间就过了五道梁啦,也没什么害怕的。已经到可可西里啦,藏羚羊应该出现了吧。
一群藏羚羊果然出现在公路与铁路之间,小黑缓缓的停下车,大家屏住呼吸,无限兴奋的近距离观赏着藏羚羊。高先生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长焦距照相机,把车窗推开一条缝,咔嚓咔嚓连续拍照,小黑也拿出小型摄像机,对着藏羚羊一阵拍摄。摄进相机的还有公路边的两幅标志牌,一幅是绿色的——动物通道。另一幅是——关注生命、关注自然、关注人类。
吴紫藤和司马君高兴的小声交谈起来。司马君说: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竟然还真的看见国宝啦。
吴紫藤说:确实很幸运,说藏羚羊,藏羚羊就来了,好像站在房子后面听见的一样,好灵性的动物呀。
司马君说:藏羚羊真是很灵性,你看,他们看见咱们在注意他们,就向远处跑哩。
藏羚羊跳跳跃跃,奔奔腾腾向远处跑去,远方的天边挂着即将西沉的太阳,藏羚羊在茫茫戈壁滩上奔腾出美丽的剪影。吴紫藤忽然觉得这幅画面有些似曾相识,在什么地方见过呢。真实存在过的,还是梦中出现过的,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因为看见藏羚羊,一时激动,头就有点痛。高先生也说头有点痛,小黑放慢了车速,司马君把潘先生送的氧气袋从座位后面拿出来,打开吸氧管,递给吴紫藤。边递边说:我还以为用不上氧气袋,没想到真还用上了,还是潘先生有经验。
吴紫藤吸了一口,发现有股味道,摇着头,不愿再吸。司机小黑从后视镜里看见了,转过头对吴紫藤说:氧气有种怪味道,刚开始吸有点不适应,吸几口就习惯了。
高先生吸的是氧气瓶,形状似暖水瓶,两人吸了一会,感觉好些了。小黑说:都是刚才看见藏羚羊兴奋的,网上好多帖子都说在青藏高原不能太兴奋,走路不要太快,脚步不要抬得过高,说话声音不能太大,情绪要放平稳。
高先生和吴紫藤不敢说话,司马君安慰道:不要紧的,一会就好了,高原反应只要吸点氧气,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吴紫藤边吸氧边侧过头,恰好看见了夕阳挂在雪山上的景色,洁白的雪山在红彤彤的夕阳渲染下,呈现出一片红白交融的胜景,尽管她已经知道这会儿不能激动,还是忍不住对司马君说:你看呀,红色的雪!
小黑猛的一刹车,整个车身向前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向后弹去,发出一阵刺耳的轰鸣。高先生的吸氧瓶摔到了一边,吴紫藤的氧气袋也滚落到座位下面。
小黑惊讶的问道:血?哪来的红血?
司马君明白过来,赶紧说:她是说山上的雪,雪山成了红色的了,吓住你啦,对不起。
几个人侧过头,确实看见了红色的雪山,漂亮美艳得无与伦比。小黑拿过高先生的照相机,帮他拍照,并说:大高,你别动,我帮你照几张,要不你会后悔的。
高先生扶正氧气瓶继续吸氧,用手势向小黑表示感谢。吴紫藤扶好伸进鼻孔的吸氧管,轻声向小黑说了声不好意思。
车继续前进,但开了没多久,就喘着粗气,小黑说:现在不好意思的是我,车快没油了。
几个人都着急起来,这是一片开阔的土地,除过远处的雪山,近处的戈壁上寸草不生,没有其他车辆经过,天快黑定了,小黑只好把车速放慢,以缓和焦急的气氛。吴紫藤吸了一会氧气,头不痛了,胸不闷了,感觉轻松多了,听小黑说快没油了,顿时焦急起来。望望窗外,立即想起一句话,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几个男人也不知所措,小黑下了车,站在路中间,看看前方,看看后方,束手无策。一辆东风卡车从后面开来,小黑招手示意,车停下来,问明原因,司机说:我的油也不多,还是给你匀一点,前面不远处有个兵站,看他们能不能帮助你。
几个人同时向东风卡车司机表示了谢意,加了油,卡车一溜烟先开跑了,丰田越野车跟在后面行驶,几个人都不说话,夜色逐渐浓郁起来,月亮和星星出现在天空,由于海拔都在四千米以上,所看见的月亮和星星彷佛就在头顶,清晰而明亮,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司马君想,这点油如果开不到兵站,麻烦就大了,这里空气稀薄,严重缺氧,夜晚气温急剧下降,四个人只能待在车上,车缺油,暖气自然开不了,四个人在车上蜷缩一晚上,就是冻不死,也舒服不到哪去。
兵站终于到了,这是两排普通的水泥平房,房子不多,院落倒很大。几个人都下了车,两条藏獒狂叫起来,并向来人奔跑。两个士兵从后面呵斥住藏獒,向他们走来。小黑把困难说了,士兵进到一个房间,一会功夫,就出来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问明了缘由,对一个士兵说:你帮他们去。
几个人再次谢了军官。军官说:兵站对民用车辆没有服务的职责,但谁都有个困难,出门人都不容易,我们也只有十公升油了,平价匀给你们五公升,说起来是违反规定的。
大高握住军官的手,说:以前总是说子弟兵好,从来没打过交道,今天一接触,确实如此,谢谢啊,解放军同志,谢谢!
军官说:连夜赶路很危险的,最好一路多跟几辆车,前后好有个照应。
小黑说:只要油加够了,问题不会多大,在深圳,拉练跑过几次夜路。
军官说:深圳海拔多低,这里海拔多高,汽车跟人一样,到了高海拔地区也会发生高原反应。
小黑说:应该不会出现问题吧,还要赶着去拉萨,那儿有几个朋友等着哩。
军官说:唐古拉山口肯定在下雪,车开慢点,如果遇到困难,可以折回来,赶到前面的兵站,他们也会帮助你们的。
吴紫藤看一眼军官,军官也在看她,四目对视,吴紫藤感到一股暖流。她发现军官个头高大,浓眉大眼,脸膛黑里透红,笔挺的军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更加威猛英武。她突发奇想,如果他骑在马上,会是一种怎样的形象,怎样的风采。那不是俊男配骏马吗,是否就是梦中骑马的英俊汉子呢。想着想着,就笑了。几个人已经向军官和士兵道了再见。吴紫藤只好再一次看了军官一眼,微微一笑,算是道别。军官站在屋檐下,在微弱的灯光下跟他们挥手告别。
离开兵站以后,就看不见灯光了,丰田越野孤独的行驶在青藏高原上,行驶在漆黑的青藏公路上。天果真下起了雪,雪花飘洒在车灯前面,很快遮住了车玻璃,刮雨器不停的扫动着积聚在玻璃上的雪花。几个人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大高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吴紫藤和司马君坐在后排座上。两人挨得很紧,相互温暖着对方,也抗拒着黑暗。车里不敢开暖气,怕赶不到下一个加油站,又没油了。在车灯的照耀下,几个人都看见了高耸在雪花中的唐古拉山口5231米的海拔石碑和青藏光缆铺通纪念石雕塑。山口上有五彩的经幡,在大雪和大风中显得格外妖娆,从经幡的舞动姿态看,这里的风速一定很高,风力很强,隔着车窗,依旧能听见风声和雪花飞舞的声音。经幡浩荡,雪花飘飘,只有在唐古拉,在唐古拉的雪夜中,才显得如此气贯长虹,如此雄伟壮观,如此大爱无边。
大高还是抑制不住激动,轻声说:唐古拉山是整个青藏公路的制高点,蒙语称这里是鹰飞不过去的地方,藏语是高原上的山,其实这里也是长江和怒江的分水岭,是青海省和西藏自治区的天然分界线。
小黑说:是啊,这里还是藏民心中的神山圣地。
这一幕夜景,每个人都看见了,都目睹了这幅绝世佳作,旷世画卷,但每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热烈欢呼。教训使他们强迫自己,平静,平静,再平静。
天,终于亮了,雪停了,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草原牧歌图。草原平缓博大,从高处缓缓的飘下来,滑下来,绸缎一样滑翔在大地上。在一处浅草区,还有薄薄的积雪,白色的积雪覆盖在金黄色的草地上,雪的颜色就变成了黄色。当看见金黄色的雪的时候,吴紫藤不敢再惊叫了,头一天说红雪的时候,已经吓着了司机小黑,车差点出了乱子,现在不管看见什么美景,她也只小声告诉给司马君。司马君每次看见漂亮的风景也主动告诉给她。两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和友好。
在另一处绿色的草甸上,雪花显示出的又是另一副色彩,那是一种绿色的雪。两天时间不到,吴紫藤就欣赏到了雪的不同颜色。在祁连山,她第一次看见雪山,那是一种洁白如玉的雪,在青藏公路上,她又看见了红色的雪,黄色的雪,绿色的雪。世界无奇不有,雪花原来有如此多的色彩,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呢。
吴紫藤和司马君就雪的颜色,轻声聊了起来。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