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都市·言情推荐
爱上不该爱的人(诗歌散文组)
傍晚时分,下雨了,很急。一道闪电拖着耀眼的光,从浓密的云层穿透下来,...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长篇连载  
57 拉萨的诗
57
拉萨的夜晚与青藏公路上的夜晚,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相似之处是昼夜温差大。但青藏公路上太阳一出来,气温急剧升高,黄昏以后,气温又快速降低,昼夜温差比拉萨大得多。从火锅店出来,月亮已经挂在东山顶上,非常皎洁,星星不多,但显得很清新明亮,拉萨的夏夜凉风习习,非常惬意,两人顿时清醒了一大半,吴紫藤忽然想起周晓鸰说过仓央嘉措的情诗,便哼唱起来: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白白的月亮
        年轻姑娘的面容
        浮现在我的心上
        如果不曾相见
        人们就不会相恋
        如果不曾相知
        怎会受这相思的熬煎
    一个惊喜的声音迎面传来:哎呀,你们来吃火锅啦,哪个样?不骗你吧,味道地道啊!
两人一抬头,发现是那位四川三轮车司机,司马君说:拉萨不大嘛,又看见你啦!
那个人说:这个地方到处都有老乡老表,我经常到这个地方转圈圈,你们在哪个馆子吃的火锅?
吴紫藤回头指了指火锅店。那个人说:哎呀,朗个弄地,搞错个子了,那不是我老表的火锅店,那家子的火锅你们也吃呀?不咋样,下次我拉你俩吃正宗重庆火锅,保证让你们吃了第一回,还想吃第二回,吃了第二回,还想吃第三回,保证让你们回回满意,回回安逸。
司马君笑着说:好呀,谢谢你啦!
司机问:你们是不是要回旅店,我拉你们回去,又稳当,又舒坦。
吴紫藤说:你可真会作生意,就是不坐你的车,也乐意跟你打交道,你们把本地人的生意都抢走了。
司机说:你说的有道理,西藏的钱好多都流到内地人腰包里去了。
两人上了三轮车,司机说:天还不太黑,你们要是想转转,我拉你们到处转转,算是兜风。
司马君说:你确实会作生意,真是精明到家了,你随便转吧,拉到哪里算哪里。
司机答应一声好,登上三轮车,拉着他们沿着拉萨河随意奔跑。夜幕之下,依然能看见宽阔的河面,能看见河水的清澈,能听见哗哗的流水,能隐隐约约闻到水的甘甜。蓦地,吴紫藤想起了《长江之歌》,他非常喜欢那首歌的歌词: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丰采……
这是歌唱长江的歌,但放在拉萨河身上,也恰到好处。长江从雪山走来,拉萨河更是从雪山走来,从真正的雪域高原走来,一路奔腾,一路咆啸,一路蜿蜒,一路回望,一路歌声流向更加神奇的雅鲁藏布江,然后流向南国,成为著名的国际河流。看着眼前青青的垂柳,哗哗的流水,清新的空气,以及两个和谐的男人,她轻轻的笑了起来。
宽阔的河面在月光和星光下闪着银色的亮光。河边垂柳依依,巨大的向日葵已经成熟,低垂着饱满的头颅。河对面有绿色的草地和起伏的山峦,几头黑色的牦牛在草地上缓慢的走动,白色的飞鸟从头顶快速飞过。一只蜜蜂碰撞到司马君的鼻子上,他伸手拍打了一下,没有打着,却打着了吴紫藤的手臂。想起刚才喝酒时说的那些话,觉得有点说过了头,不知道吴紫藤会不会放在心上,赶紧收回打出去的手,说了一声:对不起!
吴紫藤说:没关系,你看这拉萨河,像不像兰州的黄河,我们在黄河边喝过茶,那个时候多惬意啊。
司马君说:拉萨河也很美,黄河是一种雄浑奔腾之美,拉萨河是一种婉约舒缓之美,黄河有黄河的大气磅礴,拉萨河有拉萨河的秀美隽永,两条河各有千秋,风采各异。
吴紫藤说:你说的对,拉萨河确实很美,不到西藏不知道西藏的河流多,不到拉萨,不知道拉萨河多妩媚,你看那尊雕塑,多漂亮的藏族妇女。
三轮车司机说:那尊雕塑叫拉萨河女神,好多内地游客都喜欢跟女神合影,现在有点晚了,光线不好,要是白天,你们可以照个相。
司马君说:你还挺时尚的,连光线都知道。
司机说:干我们这行的,啥都知道一点,啥都不精。
吴紫藤说:你不精都了不得,要是精,就不得了啦。
三个人说说笑笑,边走边聊,一会就到了布达拉宫广场。广场上摆放着很多花盆,有太阳花、菊花、矮牵牛花,绣球花,颜色亮丽,香气扑鼻。有许多人在观赏音乐喷泉,有人以喷泉和布达拉宫为背景一个劲的拍照。也有人以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通车纪念碑为背景拍照。造型典雅的路灯也亮了起来,专为布达拉宫亮化工程设置的灯饰大放异彩,把布达拉宫照耀得金壁辉煌,蔚为壮观。司机绕广场一周,让两人看了个够。
在两人赞不绝口声中,来到一条宽敞的步行街,街上人并不多,全是一副悠闲祥和的样子。没多久就到了大昭寺广场,广场周围走动着转经的人,靠大昭寺一侧,匍匐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磕长头的信徒。再转两条石板铺成的小巷,就到了吉日旅馆。
周晓鸰已经回来了,见两人回来,热情的招呼他们。司马君向周晓鸰说了想去珠峰大本营的想法,周晓鸰立即兴奋起来,连声说:好呀,欢迎,欢迎,你们想去,我们可以一路呀,原来说好的几个人,他们临时改变线路,要去林芝,你俩刚好可以顶替他们,要不还得另外发帖子。
吴紫藤问:发什么帖子?
周晓鸰说:就是到各个青年旅馆张贴帖子,计划到哪条线路,如果有愿意同路的,可以互相联系,也可以到网上发帖子、跟帖子。
司马君说:这个办法还挺有意思,那你不需要再发帖子啦。
周晓鸰说:不需要了,已经跟旅行社联系上了,每辆车乘四个人,实行AA制,他希望人坐满,这样他就可以多赚点钱。
吴紫藤问:去那里办手续是不是很麻烦?
周晓鸰说:不麻烦,就是得办个通行证,这个我明天帮你们办,很快的。
第二天司马君和周晓鸰去办理到珠峰大本营的通行证,吴紫藤一个人在拉萨的街头闲逛。从西安出发,白天几乎都在旅途中,都有司马君陪伴,现在忽然一个人独处,有些不习惯,又是在远离内地的拉萨街头逛街,尽管一个人,她一点都不害怕,跟在家乡的土地上走动一样,没有一点不适应和孤独感,反倒觉得难得的安宁与悠闲。街道上行走的人有的很时尚,有的穿着在内地早被淘汰的服装。有人望着她笑,她也回报以友善的微笑。有人向她兜售首饰,她挑选了一串红珊瑚项链和一串水草石手链,她把红色的项链挂在脖子上,把宝石蓝的水草石手链戴在手腕上,边走边欣赏,一低头就碰上了一个藏族女孩,女孩穿着艳丽的藏族衣裙,头上的辫子又多又长,脖子上和手腕上佩戴着玛瑙和绿松石等饰物,脸庞喜气而光洁,眼睛水汪汪的,手里握着一本书。吴紫藤看见了,那是一本海子的诗集,她便低头去瞅。女孩见她对诗集感兴趣,便笑了笑。
吴紫藤说:你也喜欢海子的诗?
女孩大方的点点头,说她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读海子的诗,边说边随口背诵起来: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吴紫藤激动得快要叫起来,她说:想不到在这么遥远的地方,也有人崇拜海子,太难得了。
女孩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的同学还有喜欢爵士乐的,喜欢钢琴,喜欢西班牙语,你们总觉得我们西藏偏远落后,其实是你们不了解西藏,对西藏的认识只停留在过去。
吴紫藤说:或许吧,我来西藏没多长时间,但我对西藏的感觉非常好。
女孩说:你能喜欢西藏,我很高兴,你好像也喜欢海子的诗。
吴紫藤说:是呀,我是受了海子诗歌的启示才来西北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诗,我大概永远也走不到这么远,永远不会来到西北,来到西藏,真要感谢海子的。
女孩说:你最喜欢海子的哪首诗?
吴紫藤说:与德令哈有关的那首,开始我只想到德令哈,到了德令哈觉得没有到达目的地,就跟着感觉走,一走就走到了这里。
女孩说:哇噻,我也喜欢。“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海子的诗富有博爱精神,有悲天悯人的大胸怀,大境界,具有伟男人的高风亮节和皇天厚爱。
吴紫藤连连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海子只因为是海子,是因为他有过人之处,他的生命因为诗歌才光彩照人,流传久远。
女孩的手机响了起来,女孩边接手机,边对吴紫藤说:我在西藏大学,欢迎你去做客啊!
然后挥了一下手,跳跃着,走了。吴紫藤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有一种兴奋,有一种感激,也有一种羡慕。那句脱口而出的“哇噻”,使她倍感亲切,大高在看到拉萨的第一眼也这么呼叫过,江南的许多年轻人也常常这么大呼小叫,这大概是一句时尚用语。看来,西藏真的已经不是原始意义上的西藏,藏民也不是原始意义上的藏民了。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