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8-22  星期二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留守女人
历来,浏阳便有以方位划分的片区,东乡,南乡,西乡,北乡。流传在民间的四句...
散文随笔  
遍地黄花
                                                                          文/霍庆芳

    西北的11月是个让人不想出门的月份,刚刚进入冬季,树叶被冷风催的急促促地从树枝上跌落下来,遍地布满了枯黄,不尽惨败的黄,还残留墨绿的颜色,冷风吹袭之后便抱成团,不时发出沙沙的声音,枯叶的灵性寻找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它们汇集在一起,抵抗着寒冷的侵袭,带着凄楚的悲凉,依依惜别商讨来年的相聚。虽然是冬季,太阳有时欢欢喜喜露出笑脸,让人浑身感觉暖暖的,心也随之痒痒的;有时不知谁惹恼了太阳,弄的整个大地寂寞含冰,当脚步落在地面时,生硬的地面总会鼻腔里发出懊恼地:“哼哼”的回音,震得走路的人在心里不停地颤抖。唯一不停歇的就是小溪,路边的小溪很瘦弱,没有长江、大河的气魄,她在溪沿上结着一层晶莹剔透的薄冰,溪流在薄冰下缓慢地流动,娓娓道来的声音带着飘飘渺渺的雾气,酷似一个恬静的少女,与世无争地梳理着自己的长发,不时驻足地留恋身旁的一片绿地,那片绿地充盈着生命,小溪就在这片绿地边流过。 
    这片绿地仍开着鹅黄的油菜花。
    我喜爱油菜花不逊于喜欢白色百合。
    第一次和油菜花约会是在许久以前,陕西宝鸡的4、5月份是油菜花盛开的旺盛时节,也许是那里的土壤适合油菜花的生长,山丘上,沟壑旁,以及大量的肥沃土地到处是一片金光闪烁,我按耐不住情窦初开的喜悦,停车驻足扑向油菜地,扑向一望无际的金黄,齐腰高的黄花簇拥着我,那时,我并不识得油菜花,可我坚信地感到,在我的生命里就有这一片浪漫、一片吉祥,一片金色的黄花为我而开,这一片金黄萦绕在自己的岁月里将永不凋零。为了满足对油菜花的挚爱,4月、5月我就匆匆赶往陇南,一睹油菜花的娇媚,那种坠入花海的感觉如同每日沉浸在梦幻之中;8月、9月马不停蹄地去青海和油菜花约会,我对她们的执迷不管多远,不管多久,总是观揽入怀方才为快。为使油菜花能一年四季绽放,原甘肃省摄影家协会王杰主席,送我一幅他于平凉航拍的油菜花,曾获全国金奖作品《悬梯的灿烂》悬挂我的住所,每每看它,总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希望之感、对生活充满了期待。
    我沉醉于油菜花的诱惑。
    冬,由碧绿褪变成金黄或赤红,它蕴含的是另一种风情。
    寒冷的冬季,我已穿上了羽绒服和皮靴,车窗外的寒风呼呼地划过耳际,高大的白杨树光秃秃地竖立在田野中,车速的缓慢并没有让我过多留恋路边残冬的凄凉,忽然一片金黄从我的视野一闪而过,我惊诧地急速停车,仔细观看和揣摩,这是油菜花吗?疑惑的再次问自己:是吗?我急疾地奔向于她,我的天哪,在寒风中努力绽放的花朵,就是油菜花啊!我站在她们身边,看见她们全心全意地开着花,那黄花开得格外的娇艳,直开得周边的山脉尽染灿烂,直开得这座城池金光闪闪,直开得把世界沉迷于浪漫色彩之中,直开得红晕脸庞映的娇嫩粉白,顺势摘下一朵插于发髻,再摘一朵系在衣扣上,把自己装扮成农家女人,那种悠闲、那种得意、那种由心底流溢出的喜悦,还需要过多的粉饰呀,放开喉咙大声高喊:开花吧,开花吧,惹得满山遍野的油菜花兴致勃勃地盛开在阳光下,小小的花瓣高高地举在头顶,枝丫上顶着一朵朵耀眼的黄花,摇曳地迎着太阳,太阳的光线渲泄在婵羽般的花蕊中,微风滋养在清澈的半透明的花瓣上,墨绿、墨绿的茎枝用强壮的身躯,任劳任怨地高举着娇小的花朵,她们兴高采烈地相互依偎,相互亲吻,相互鼓励,小小的生命竟汇成一片热气腾腾的金色春天!
    春天的油菜花开出令人心醉的艳丽,她有蜜蜂、蝴蝶的初吻和爱恋,她有画家涂抹的色彩,她有少男少女的激情与眷恋;冬季的油菜花开出的是对生命的挚热,她被寒风侵袭,她被白雪碾压,她被世人冷落,但她暖意盈怀地开着自己生命之花。 
    我被她们所感动。
    时隔一月已是年底,我依然惦记我的油菜花,约好友再次去探望她们,不知她们怎样?
    一场中雪使得道路阴湿有些泥泞,我有目的奔向那片油菜花地而去。
    油菜花依然开着,花,努力地开在尖尖上。
    油菜花的茎干有气无力地立着,茎干下面几片绿叶病怏怏地摊倒在地面上,甚至还有些衰老的黄叶直接趴在地面上,任凭命运的支配和风雪的宰割,没有融化的白雪堆压在她们身上,令她们无力抗争,一种凄楚的感觉刺激在我的鼻翼,生命就是这样脆弱,生命就是这样不堪一击,生命就是这样随时凋落。
    油菜花依然开着,花,喜悦地开在尖尖上。
    那一片片茂盛的金黄,她们点缀在绿色的土壤中,那是照片艺术作品中永不凋零的金黄,生命镶嵌在艺术家的生命之中,她们的价值和艺术家的生命价值息息相关,生命定格在永恒的艺术中。
    油菜花依然开着,花,璀璨地开在尖尖上。
    那么深爱着属于我的油菜花,无论她的枝体,还是她诱人的气息;那么深爱着属于我的油菜花,无论她是含苞待放,还是几近凋落;那么深爱我的油菜花,无论她开在天涯海角,还是开在我们触摸的心里;她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也许一生,她给予我的总是希望。
    冬季油菜花充盈的黄色和树枝上掉落的黄叶融为一体,竟也是一副青春娇媚与成熟风韵交融的油画。那是灵魂赋予的美——
    遍地黄花依然延绵不断地开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