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2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雷州半岛的大美
               雷州半岛的大美

    从湛江到海口,中间得经过雷州半岛。雷州半岛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对那个地方的向往,缘于小时候的一张图片。图片上有三只金黄色的菠萝,旁边的说明文字是“产于雷州半岛”。多年以后,当我第一次手捧菠萝的时候激动极了。我把菠萝从左手传到右手,从右手传到左手,然后抱在怀里。把菠萝抱回家,才发现了个天大的问题,我不知道怎样吃掉这只菠萝。用菜刀在菠萝上动了几刀,又用上水果刀,还是没有办法。后来干脆将菠萝一劈两半,找来勺子从中间挖着吃,只吃了一口,就呸地吐了出来。
    后来有人告诉我,吃菠萝得有很多程序,有很多小技巧。小技巧一直没有掌握到,但对雷州半岛的探索欲还是有增无减。半岛上到处是成片的甘蔗,一望无际的芒果园,绿色的橄榄,金黄色的菠萝。汽车停下来在路边加水,我便走向菠萝地,一跳一跳地跑到菠萝中间,菠萝叶子肥硕极了,尖利极了,像直指云霄的把把利剑。正在我高兴得大呼小叫的时候,一个声音喝住了我。我知道犯了错误,赶紧朝路边走,一着急,脚脖子崴了。我蹲在地里不知所措,叫喊我的人三步两步走到跟前,搀着我到了路上。
    搀扶我的人问其他人有没有膏药,同车的人照样把矿泉水喝得汩汩叫,把零食吃得嘎巴响,没谁搭理他。搀我的人让我坐在一方石头上,让我等他。
    汽车加够水后就走了,在我的哀求声中开走的。好在他们把我的行李给了我。我哭了起来,这是我出门在外很少有的情绪。脚脖子渐渐红肿起来,疼痛愈加剧烈。公路上车来人往,但没有谁在我身边停留,连一分钟都没有。哭泣解决不了问题,但我还是呜呜地哭。不知过了多久,那个人手里捏着几片叶子来了。我连连道谢。他说道歉的人应该是他,要不是他喊叫,我就不会崴脚。我说是自己贪玩,不该随便跑到别人的地里。
    男人把叶子在石头上压碎,摘了片芒果叶把细碎的绿色药膏粘贴在我脚脖子上。清凉感顿然而生。我有点奇怪,问他哪来的叶子。
    他笑而不答。突然,我有点不安,这么富饶的地方,还用这种原始的方法疗伤,这是在家乡才有的方法。这个念头只瞬间产生,又瞬间消失,但他似乎感应到了。
    他说:没听出来吗?我们是老乡。
    我这才听出我俩的声音确实相似。他告诉我,咱们家乡那儿没有这么厚实的绿,没有甘蔗、芒果、菠萝、椰子、荔枝、龙眼,但他喜欢这种财富般的绿,好看好吃的水果,这种绿太诱人了,所以就来这里打工,一干十年,十年里没有回过家乡,刚才听见我在菠萝地里大呼小叫,就兴奋极了,没想到我的脚却崴了。
    然后他说:是我让汽车把你丢下的,你能陪我说说话吗?家乡的话!
    我望着他,又望一眼天边,那是一种广博而深厚的美,一种只有雷州半岛才有的大美。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