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3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散文诗推荐
菊颂
文/谢明洲 清早。有盈盈的晨光细布。 安然的菊,玉立在暮秋的案台...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现代诗歌  
栀子花香
一   女人花
    女人,都是在等待爱情来临时含苞,在爱情来临时怒放。
    因为爱,因为如花的生命,女人总是有些自恋。女人因为爱而美丽,因为美丽而自恋,因为自恋而更美丽。
    女人疼花,其实是疼她自己。花在怒放的同时就预示着凋谢,花期太短,没得选择。只祈求开得最好的一瞬,恰好落入他的眼睛里。
    花期太短,美丽的女人总是有一些忧郁。
在女人的梦中总有几个集天地之精华灵秀的女子,她们就是隐逸的花的魂灵。
    晴雯化花而去,被永久地定格在《芙蓉女儿诔》里,定格在女人的心里。
    湘云在窗下呢喃:“珍重暗香休踏碎, 凭谁醉眼认朦胧”,那暗香是花香,是女儿在西风中摇曳的花的姿态。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是谁在低吟?一朵冰清玉洁的花。
    恍惚间自己的前世就是那棵世外仙姝,为了一段浓的化不开的缘,为了还一生的眼泪,化作这个叫黛玉的女子,在她那扶风弱柳的娇躯里,蕴藏着超越脂粉的不凡禀赋——株菊,凌霜怒放。
    “幽香脉脉同谁诉?”——谁是那个携手相隐的人?
    “口齿噙香对月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只能对花对月,将一腔柔情一袭相思,随着她清风冷月般凄美的诗文飘散而去。
    一双素手,叩响多少颗菊花的灵魂。

二  栀子花香

    与好友喝茶品诗,蓦地我的心被一种神性的暗示击了一下,仿佛循着一种声音,我看到窗外的栀子花。是的,是那一缕香捉住了我,让我成为面对喧嚣最沉默的歌者。
    那是一片青青草地,一群衣白裙绿的少女,在聆听天籁,安静,恬淡,矜持而高贵。满枝白色的花朵在绿叶间纯洁得纤尘不染,这难于调和的白,如同蓝天中经过漂洗的那朵云,白得澄澈,白得让人目眩;像月光下的雪,白的忧郁,白的令人感伤。那每一片花瓣的转折与重叠,张合与凝止,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都让我暗暗惊叹。
    曾经盆养过栀子花,无奈那芬芳馥郁的栀子树,搬回家不久,花就谢了,叶就调了,枝就枯了,我便以为栀子花太高贵,不是我这等散漫平凡之人能侍养好的。
    而今我竟邂逅这大片的栀子花,在一片青草地上在烈日下,开的珠玉轻吐,开的清逸绝尘。
    在美面前,我是贪心而脆弱的。
    再无心与朋友喝茶品诗,只想将栀子花看个够感受个够,让这种美融入血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想到美是有花期的,一旦错过,再无缘相会。多年以后即使再见,也未必就是这一株,这一朵。
    心便开始痛,面对这绝色,我想任谁都是贪心而脆弱的。
在此时,除了花香,我什么也没有。是一只短笛提炼出的唇痕,我想一近芳泽;是琴声在远处,临水而来,我想曼舞水袖。
    不染一点杂色,只是一味的白,白的脆弱,白得让人心碎,白得让人恓惶。我看花,花也看我,两相对视,似乎再多一丝触想便要成泪,所有的花都逃不过季节的劫,如何的剔透缤纷,冰艳晶绝都逃不过依风而逝的命运。
花香。致命的诱惑。无可抵御的美丽,无从拒绝的美丽。
    栀子花的瓣绵软中透着瓷实的质感,捧在手心,如美人的凝脂滑过。想独拥这份美丽,想让这份容颜在我深情的注视下旋即消失,我无法忍受她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缓慢的消亡。我希望她像昙花那样,在所有深深的期待中,盛开,然后枯寂,美丽因此而绝版,生命因此而永恒。
    残忍的毁灭成全一生的拥有,留住绝色的容颜。
若有花魂,该是何等的圣洁,将栖于何处的净土?
    我不是过客,是等你回完最后一眸,将美丽全部带走的一介书生。

三    虞美人

    虞美人,单是名字,就已构成视觉上的娇媚,听觉上的妙曼。一种花草,赋之以美人的神韵,超脱花的美丽与芬芳——“单瓣丛心,五色俱备,姿态葱秀,尝因风而舞,俨如蝶翅扇动”。品着《花镜》里的描绘,恍惚间觉得花不再是花,而是一个娇艳多姿、翩然而舞的女子。影弱还如舞,花娇欲有言。虞美人,你要诉说什么?
    公元前202年,那是一个深夜,深得只有曼舞的水袖。娇小的身躯挡不住四面的楚歌,一柄长剑只能在莹白如玉的脖颈上做一次凄美的旅行。“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一个柔弱的女子,什么力量让她为一个男人慨然赴死?是爱。项羽也许不是秦朝末年最优秀的男人,但肯定是一个值得虞姬拿生命去爱的男人!那一片红裳,濡湿了古今多少英雄泪! 
    乌江自刎——“无颜见江东父老”,项王啊,项王,难道如此便有颜见虞姬之魂?
    相传虞姬死后的第二年春,她的墓上开满了一种小花,五颜六色,人们叫它——虞美人。虞美人很美丽,美丽得叫人心疼,那是死后重生的绝色,是硝烟改变不了的青春,是几多轮回也无法消逝的爱。
    那个被命运的风吹落的生命,如同在深秋缓缓飘旋着地的一瓣虞美人。
    一个纤弱的女子,站在所爱的人面前,用所有的热血,成全一生的痴情,化而为花,厮守着他们生活的土地,生生世世。
    人已去,爱犹在,愈久弥新,终成香魂。
    在天为蝶,在地为花。
    虞美人,扎根在疏野荒篱,坚守脚下的土地,年年岁岁,依旧青春的模样;虞姬,一身傲骨化花而去,翔舞成翩然的蝶,伴着项王,山高水长。

              四    菊   魂

    天,渐渐地秋了。
    我把自己绽放成一朵叫菊的花,在秋阳下轻轻张开慵懒的蕊,静听你渐近的足音,静侯你的气息慢慢浸入我的每一丝脉络,我惊悸,我颤栗,我羞涩地裹紧花瓣,又豁然怒放。
    冥冥中我隐约感觉到,你就是那个要将我轻轻采下,捧在掌心的人,将给我的生命注入全新的色泽,将使我超脱花的美丽与芬芳。
    于是我漫卷花蕊,轻舒清香,不急不徐,不躁不妄地将体内那股清凉的幽香在你的周围缓缓弥漫。 你将我举过头顶,又轻置鼻下,想象花瓣是我的唇。你悠然的目光点燃了我,让我盛开得绝然美丽,我的灵魂在那一刻升华在百花之外,把孤芳留在你无尘的眸子里,而我香冷的花瓣醉在你的菊花杯盏里。
    这一醉,便是千年。
    任千年的春去秋来,任千人的低吟轻唱,我的花魂,只固守在东篱下你的茅舍外,独自暗香。

                      五   水    仙

    有人说我临水而居,是因为自恋,是因为总也不忘梳理自己的妆容。亭亭玉立在水边,以水为镜,我的生命也变得澄明洁净。
    由于珍惜爱而加倍地珍惜自己的容颜,永远以端庄而整洁的仪态示人。因为被水爱着,所以我加倍地爱自己,让生命美丽,只能是我对水的爱;在水的臂湾里,我时时看到在水心中的地位,我怎能不伫足,怎能不依恋,怎能不以水彩的风韵全心全意地将颜色、芳香、身段一齐奉献?
    脱尽俗尘,我在水的心里是仙子的清丽与高洁。
    只有水,紧紧抓住我的目光。或许,没有水,我会很干枯;或许,没有我,水会很孤独。
    水,澄明洁净的水,让我的每一丝纤维都澄明洁净,永远围绕着我,洗濯着我,呵护着我,却从未想过流失多少。
    圣洁的水啊,裸的思想,裸的爱,让我生命的存在纯粹起来。你的声音清清泠泠,你的生命扬扬洒洒,浸润我身体的每一脉经络,拒绝水草和青苔轻浮的亲近,让水的轻音弥漫,一如幽篁中弦音悠悠,我是最古典的倾听者,也是唯一的倾听者。
    在水之湄,剪水为衣,抚水为琴,掬水为禅。
    我的生命因水而存在,我的美丽因水而绽放,我的性情因水而淡雅。
    水啊,淡泊的水,你亲切的姿势,坚强的姿势,柔韧的姿势,挟我抵临最原始的纯净,去聆听生命深处的蕊为你脉脉疏放。

六   茶  心

    菊花茶。既是花,又是茶。单是名字,就沁出一股暗香,就可让人抚去俗尘,心地澄明而洁净。
    总以为如菊般淡雅的茶才是女子的茶。
    喜欢在静静的午后,将菊花茶慢慢放入透明的玻璃杯子里,沸水冲之,凝神看她们畅意舒展,渐至平静。霎时,一朵朵淡黄色的菊花在水中盛开,如浴女,赤脚从云中翩然而至,欣喜地抖开素洁的衣衫,舒缓而优雅地舞着。待把盏轻饮,浅浅隐隐的一脉香,便萦回于鼻喉齿颊之间,旋即沁入肺腑,顿觉舒缓自在。一切红尘中的羁绊顷刻间释然,自己一如斯茶,缓缓氤氲成一缕风、一片云,吸取了天地自然的精华与灵气,清韵雅致,莹心和润。
    每当这时,我的心就涌起某种感动,为菊花在水中盛开的灿烂而有一丝淡淡的疼痛。
    我的痛,从心开始;花的痛,从蕊开始。
这是生命平寂之后的绚烂,在菊轻盈的舞姿后面我看到动人心魄的凄美,那些干涩的花啊——沉于长久的寂寞,茶的心深蕴苦楚,却将芬芳的心事藏的更深,她守着,等着,一生只为一次美丽的绽放,期待与水一次炙热的相逢,将心事一瓣瓣展露,蓦然的惊喜让枯寂的生命翩翩舞动。
    世间真有那么一种如茶心的女子?将古典的心事藏在无人能及的深处,以宋词的气质,以素净的情怀,隔着千年时空,隔着深山幽谷,隔着滚滚红尘,隔着夜,隔着梦,读心中的那一篱菊花,等那白衫人悄然而至,写几行骈文骊句。无声,就将诗读得那样的千回百转,那样的柔韧韵致。
    如此淡雅的茶,必是女子的茶,必是真肯静下心来品一盏茶、簪一枝菊的人。

                 七  莲  语

    静坐如莲,我在虚幻的香气中打开所有的心事。纤纤五瓣,是我柔弱的心,灵魂的尖端舞蹈着缕缕幽香,是不绝的爱之魂。
    生命如水,水一般的莹澈给了我皎洁韵致的情怀,红尘滚滚,繁花百态,流水一样向我涌来,又漫我过去,我却不睬。我只怀着淡雅的心事,让逶迤的声音似天籁伴我而来,我只在心情的故事里委歌而去,疏疏朗朗在水雾中闪耀的是我羞涩的倩影。
    我期待你含笑伫足,希望你依依流连,为我烟波深处浮动的暗香,为我年轻容颜微颤的珠泪。或许,你以为我太清高了,缺乏牡丹的浓艳。可是生于水长于的生命给了我无求的性情。有人说“无求而品高”,我只知道我不慕虚华,只期待一双温柔的手将我温柔地捞起。
    其实,我一直都在等啊,缱绻了一池春水,辜负了一汪秋月,静静地伫立,默默地承受。痛的心事越深越幽,越幽越静,越静则越痛。不语,惟恐惊了你由远及近的脚步遗我终生缺憾。
    我也曾随着风轻轻地走向你,吻去你仆仆风尘,暗暗送来脉脉秋波;也曾将自己想象成一缕芳魂,为你芳香四溢,成全一生的心愿。
    亭亭地立于水之中央,注定我守望的命运。出水时的高洁,出泥时的不染,赢得了许多惊羡的目光,却无人与我对视,那是我心中一抹温柔的痛。纤尘不染,注定孤独吗?濯濯自清,注定落寞吗?脚下的水,是我心里的泪,无语而歌,只能是我今生唯一的语言。
    可我,只是一株莲,只是花的一种,我永远期待你了解我的梦想与心事。
    我绝世的红颜是开在你心中圣洁的美丽,你却只远远地念我卓然的清影,淡远的幽香,只念我娴静如水,纤情如水,却不知如水的生命呵,让我相思成灾,泛滥成河。

                八    生命如莲

    默默地,在水里撑开晶莹的年华。莲,如一脉脉的乡间女子,将芬芳的心事藏在无人能及的深处。
    或许我的前世就是一株莲?亭亭地立于水之中央,是佛的幻化,是烟雨的记忆,让我在今生娴静、纤情,默默地等候你来,做一个为情而歌而泣的女子。
    流水莹澈的话语荡漾着青春的梦想,脚下恬静的淤泥滋养着我生命的渴望。
    等你,踏缕缕幽香走入我心之门楣。
    等你,从一滴清泪划过脸颊,直到心头开出灼红的花。
    等你摇橹而来,在满池的莲中找到我,你一定就是那个愿意带我私奔的人啊!

                   九    梅 雪 之 恋

    雪在窗外摇曳,如我漫天的思念。
    等候雪来,我的双眸早已凝结层层的晶莹。
踏雪寻梅的梦依然烙在我心上(你说过要牵我的手在下雪的日子去赏梅的)。一株梅楚楚的绽放在今夜的雪中,伴着若有若无的馨香,伫成万籁沉睡中独醒的红颜,圣洁着傲然绝世的美丽。
梦,在我醒着的时候生动起来,在浮浮沉沉的忧伤中诗意起来。
    这个季节,迎风怒放的不只是雪。
    一个炙热的灵魂 在寒夜的深处独舞,盛开朵朵跳跃的火焰,点燃浓重的风霜,暖暖地直到心底。
    冰天雪地间,我独守心灵静谧的温暖,置你于温暖的深处。
    孑然的清影傲然而立,翘首而望。这是梅在这个季节疼痛的美丽。
    幽香脉脉,呼唤千里之外的雪悄然而至,流着泪吻去年轻容颜的点点风尘,剔透的生命感受沁凉的晶莹。
    雪的声音穿透深重的黑夜,抚慰我柔软的心。
    谁在这个夜晚听懂了雪的歌唱?
    守望雪的女子在为谁流泪?
    一株梅绽放了一世的相思。
    谁会怜惜雪洁白的生命?来自渺渺苍穹,为了一年一度的相约,刚瞥见梅绝世的红颜,就要流着泪吻别,化为人们脚下污的泥。
    就象我在每个季节都给别人灿烂的笑,却没有人留意我的心躲在季节的一隅悄悄地哭泣过。
    站在雪花翩飞的季节里,我如一个孤独的旅人,在风雪掩埋道路的日子跋涉。原来所有的流浪就是为了一次相遇。
所以,美丽之后,必然要痛楚,必然要流泪。犹如五百年前的谶语——给我幸福,然后把我毁灭。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