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中尉笔记;曲阜的庄重
文/艾平 火车到达兖州车站,已是夜里十点半钟,候在长廊出口的主儿,冲上...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雨夜速写
                                                                                       文/胡人
 
    雨夜。21:30。
    躺在大润发超市出口通道长椅上的一个瘦个子青年醒了。他从上衣左口袋掏出两根棉花棒,打开脑袋边上的一个小瓶,拧开盖,伸进棉棒,蘸着那液体,凑到鼻子下嗅嗅,旋即用蘸了液体的棉棒擦拭两个眼角。然后,坐起来,用这两根棉棒擦拭鼻子,然后依次是嘴角、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眼镜的镜片,末了,已经发黑的棉棒在擦拭皮鞋的鞋帮、鞋底。终于,棉棒被扔到了身边的废物桶。
    他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整理一下上衣,一件带帽子的短风衣,还有裤子,那种满是口袋的类似摄影家或旅行者专用的裤子,站起来,深呼一口气,对着身边一家时装店一面硕大的镜子看了看自己长满疙瘩,苍白、瘦削而冷峻的脸,理理散乱的头发,毫无表情,又坐下。
    他从压在头部做枕头的一个小包里掏出一小片面包,慢慢咀嚼。聆听着商场里播放的背景音乐,翘着的二郎腿和着节拍神经质地抖动,眼睛茫然地看着对面的几个店铺。
    左边是一个某品牌的皮具店。店里的时针显示,此刻已是深夜21:40,是店铺打样的时候了。店里已没有多少人,店员在麻利地换工作服,准备下班。右边卖的是保健品,大概是不菲的价格,在这个大众卖场里,鲜有人光顾。此时也在准备关门。
    右边不断地有购物者推着购物车快速走过。人群里走过来一位推着购物车的老者。老者戴一顶浅色礼帽,身着一套规整的米色西装,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衬衣,礼帽下,引人注目地蓄有浓密而又很长的银色髯须,髯须长及胸前。
    老者在瘦个子青年跟前停住,但并不选择相邻的另一个空椅子,而是紧挨着瘦个子青年坐下。从购物车中取出一包熟玉米,玉米被塑料薄膜包着,里面有巴掌长短的两只浅色玉米。老者麻利地打开塑料膜,旁若无人地开吃。
    时针指向21:50,瘦个子青年站起身,整整挎包,随着购物的人流离开。
    老者已吃完玉米,又取出一瓶饮料,喝了一半,拧紧瓶盖,稍坐一会,也走开,消失在购物的人流中。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大润发关门的时间到了。
    隔壁,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餐厅。22:10。
    瘦个子青年出现在这里。他要一客土豆泥,4元,一个胡萝卜餐包,2元。但他并不急于吃,而是掏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录着什么。少顷,从满是口袋的肥大的工装裤左腿的口袋里掏出一面小圆镜子,端详自己。
    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
    嗯,我不去......告诉你了,不想干......我喜欢......不在钱多钱少......睡觉?不......网吧......
       他不耐烦地收起了手机,那种时尚的宽屏手机,好像是iphone类的,或是山寨机。
    然后,继续整理眼前的笔记本。涂涂抹抹。
    餐厅的旋转门移动之处,出现了那位头戴礼帽身穿西装的长胡须老者。他没带伞,也没点什么饮料或吃食,径直坐到了靠窗的一张小桌前。手里拎着的,是一个深色的购物袋,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老者朝洗手间走去,但随身带的东西却放在原地。他走过瘦个子青年身边,他没有看他,但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好像习以为常。
    大厅的桌椅分为三列。
    厅内没有多少人,左边一列有三个女孩,一个男孩,大约二十三四岁模样。其中一位女孩操着明显的外地口音,夸张地说着什么,每说一句,夸张地顿一下,还一边撕扯着对面那个看不清脸部的大男孩的头发,那男孩不动声色,任其撕扯,也不还手。四个人说说笑笑,听不清在说什么。好像刻意在压抑,偶尔爆发出一阵吃吃的笑声。
    中间一列,靠近旋转门的位置,一位中年男子,面前一叠报纸,被翻得很凌乱。面前的一个盘子早已没有了食物,只有一只空纸杯。他漫不经心地翻弄着,也不看窗外,不摆弄手机,好像在有意消磨时间。
他前面不远处,临近服务台,也是一位中年男子,面前一大堆东西。桌上是一大堆白纸,手中一支红笔,好像在批改什么,看不出是书稿,还是作业。身边座椅上,是一把折叠伞,伞下面是一堆显然也是从隔壁超市买的食品。
    两位中年男子之间,一位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边不经意地翻弄一张广告单,一边摆弄着手机,嘴里还念念有词,不时冒出一句:真烦人,还不......
       右边一列,前部是一个半圆形厅,白胡子老者从洗手间出来,走向临近窗户的座位,那里有他的东西。他不买任何东西,整理一下西装,端坐在椅子上,目光投向窗外。然后,低头看不知什么时候带来的一本厚厚的书。
    他的身后,是一个不大的儿童活动空间,一部简易滑梯,几个积木式玩具,只有一个三四岁的幼童在玩耍,兴奋地大叫大嚷。不远处,也就是瘦个子青年的前面,一位衣着邋遢的少妇慵懒地坐着,眼神呆滞。她跟前有三客土豆泥,两只餐包。她的先生站在一边看护孩子。孩子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宽屏手机在玩。那手机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掉在地上。
    大厅里没有播放这样的餐厅通常情况下播放的背景音乐。
    大厅内就餐者虽不多,服务台前却依然在排队,其中不少人是为次日的早餐做准备,买了打包带走。
    瘦个子青年吃光了跟前的土豆泥和餐包。
    他向门外走去,消失在雨夜中。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