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中尉笔记;曲阜的庄重
文/艾平 火车到达兖州车站,已是夜里十点半钟,候在长廊出口的主儿,冲上...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跟我走吧,我养着你”

                                                                                      文/胡人

        周末,在母亲那里刚吃过晚饭,正准备小憩,接张大为老师电话,说是邀请我跟他的几位作设计的朋友认识一下。
    约的地方是位于闽江路美食街软件大厦对面的德馨园,从家里到那边没有合适的车,只好步行。穿过繁华的云霄路-闽江路美食街,灯红酒绿,车流人流,光怪陆离。三宝粥店门前,几位小乞丐在大人的指使下围住了几位打着饱嗝走出酒店的老板。
    跟我走吧,我养着你。说话的是一位腆着鱼腩肚的家伙,红光满面,走路趔趄。他大概以为,领养一个孩子会像养一个宠物一般。
    但小乞丐不依不饶,依然是讨要,并不领情。
    走出几十米,回首看时,鱼腩肚不见了,车尾冒着青烟,糁人的尾灯像瞪着血红眼珠的怪物。
    在向酒店里走出来的食客们乞讨的丐帮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一位小个子妇女,背后是一个幼童,以南方常见的那种背囊绑紧缚在母亲身后。
     幼童看见了我,跟他的母亲说了句什么。
     你在这里住啊?小个子妇女看见了我。
     啊,不,办点事。我应答道。
     你每天就在这里......啊?我问道。本来想说“每天就在这里干” “干”字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是啊......小个子似乎有些难为情,嗫嚅着,很快从我眼前走开了。
    这位小个子妇女是老“熟人”了。大约是去年深秋时节,下了夜班,我从报社出来回家,从高坡上往下走,时常会在半路上遇到这对母子。每次相遇的时间大约都是午夜之后。经常能看到这位个子矮小的操着南国口音的女子,背上负着熟睡的孩子,艰难地攀登着高陡的坡路,在坡上的某个地方,大约有他们的住处。偶尔也能见到不在母亲背上的男童,被母亲牵着攀爬山路。他们大约是在坡下的某个地方讨生活,以致夜半才能回家。每次都想问,都是欲言又止。看着孩子圆圆的小脸,被深秋的子夜的寒风吹得红扑扑的,叫人不禁生出几分怜意。这时,若是手里有不想吃的盒饭,菜,米饭,牛奶,总会顺手递给他们,女子总是引导男童跟我道谢,但孩子总是不肯说话,总是瞪着一双清澈有神的大眼睛看着我。每次见到他们,总是远远地打招呼,小个子女人总是问:回来了?我总是点点头。
    目送他们走过去的背影,感慨,这就是母爱!不知那个背上的小男孩,若干年后,当他融入这个城市的时候,会不会记得有这样一些带着寒意的夜晚,他睡在母亲温暖的脊背上,而母亲却浑身是汗地艰难攀爬,他会不会记得有一个关注过他的中年人。那个孩子到了我这个岁数的时候,会不会像我现在这样,在静谧的秋夜里,在高陡的夜路上遇到另一对艰难讨生活的母子。
    后来,下班的时间推迟,也就看不到他们了。以为他们找到了不需要夜晚出来,且不需带着孩子谋生的工作了。直到有几天夜半,见到一位魁梧的小伙子,也在攀爬山路,那男童骄傲地骑在小伙子肩上,雄赳赳的样子,而孩子的母亲,跟随在她的丈夫身边,步履轻松地边走边说,一脸的笑靥。那时,很为他们一家祝福。再后来,几乎见不到他们了,真的以为他们找到了不需要夜半出来谋生的工作了。但是,今年春节之后,又见了几次,长时间不见,小男孩好像没怎么长大,因为他依然偎依在母亲温暖的脊背上。
    没想到,竟然在这繁华的街市见到了他们母子。原来他们一直都是在这里“工作”啊!不禁唏嘘不已起来,想着,手伸向口袋,打算找点零钱给他们。但是,他们很快地走开了,在阑珊的夜里,可见他们母子影影绰绰的影子。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