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19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缘深缘浅
                            
                                         文/艾平   

  史称孟尝君门下三千客,其朋友缘可谓高大上。孟官人籍此脱逃于秦国虎口,扯起抗秦保土大旗,即便在他丢官回老家时,身边仍有一个叫冯寰的小厮牵马打道,该说孟尝君享到友谊了,可那个刻薄郎宋人王安石,偏讥讽他出高价尽买些贱货色,不然,怎会被秦兵打得抱头鼠窜?换句话说,孟尝君的水缸被污染了,真正高士孰甘与他那些偷鸡摸狗朋友同灶吃饭?待孟夫子复职后,作鸟兽散的朋友重投其门下吃白食,而且吃得理直气壮。
  缘不是一头老象可以凭资历称大,主宰一个生命群体走向,也不是拾荒者搭救了狐狸精,一下子住进别墅的神话,它是构成命运的分子,来于看不见的地方,去于不觉察中。善缘结在佛口开阖之间,恶缘碰到小鬼野游当儿;化恶为善必有善行,隐善作恶定无慧根。菩提高于灵山,只因一叶障目;东海小于坑池,缘自心存乡情,大亦是小,小亦是大,在眼界而不在立身高低。
  有人将朋友缘新解:一起同过窗,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谓之风雨不透圈环。几度春秋青灯伴读,几载兵营摸爬滚打,几时温柔乡里曾同眠,能不产生深厚感情?难兄难弟自有大背景衬照,而各种联谊会则扫除了时差障碍,使得往昔的形象鲜活起来。
  以朋友多自诩,无非借梯子抬自己,仿佛梯子愈长爬得愈高,岂知上得了城墙未必靠梯子下得来——梯子打起转悠会摔死人的,况且上屋抽梯被歹人使坏并不少见,因此,登高的安全系数单靠梯质坚韧远远不够,而妄言朋友之能实在说己之不能,因身矮欲高才借梯一用啊。  
  再细细琢磨,问题来了,譬如攀高接枝得运作,所谓好亲戚三年不来往断交,何况本无姻亲善缘者?欲结交之人家里新年节庆,婚丧嫁娶,你都得走动表心意,至于平时吃点喝点不在话下。润物细无声,工作做到家,届时人自会拔刀相助,分忧解难。退一步讲,托朋友办事,朋友能量不够得托他的朋友,关系打了折扣,不出血能成吗?空手套白狼,狼有病啊。
  不想落抠门名声就得充下去,找根拄手棍,跟踵而进,免得体力透支过不了关口。于是我想:自己逢事悠着点,锅生罅口谁给补呀。
  其实,低调做人也是一厢情愿。有次,一外地同学打电话来,说半年不见像隔了一个世纪,连做梦都有我的影子。说到动情处,他话锋一转,称自己即日来市区办事,顺便找我叙旧。我答,近日忙于杂务,恐难相见。电话静默片刻,传来了嗤人声音,继而挂断。我一职员头衔能官僚起来吗?至于招待不周,自尊心受到伤害的主儿,不定咋想呢。
  后来,与市区一同学谈及斯情斯景,不料友人眉头皱起,原来那位仁兄在做周期性轮番轰炸。躲吧,口出谎言而理不屈。
  十几年前,我所住的母亲的房子,拆旧建新,集资入住。由于母亲已退休,只能在六层72平米与92平米套房之间选购。当时我月薪400元,且已拖欠半年,妻单位关门放假,儿子揸着小手比划说,我爸老用挑衣杆拨拉床下。干嘛,找落下的钢镚买馍馍。日子过到这份上,哪来一兜钱买新房住。借呗,敝人不缺朋友,每人拔根毫毛也能织成揽海的绳。
  我信心十足跑街串巷,先朋友后亲戚,挨个上门求援。哪知攥紧拳头打在了棉花团上,朋友不是满脸愁色,就是借故开遛,有的答应干脆,临用钱时又改口,摊手耸肩,一副欲帮无奈的表情。一个有钱的女同学甚至放话,言我温饱无着落,有钱不敢借给。话说回来,我也未必会求助于她,有钱人不一定大气。
  赝品字画伪劣的根性,在于摹仿者内心的虚弱,利益的诱惑抗拒着创作激情的流泻,于是,涂鸦只能在剽窃中悄然进行,伪朋友斯是。
  几遭冷眼几度难堪,我心有不甘,找到在某职专任职的同学李昆峰一试,不料他当即拿出现金三千,并说手头不多,不能多帮。我忙拿纸笔打借条,李兄一笑拒之。几年后还其借款时,方得知此间他亦借钱购房,然终未开口索帐。我向另一同学杜长记求助,捧上一千;再张嘴借,递给五百。我知道在乡下生活不易,其膝下二女一男,仅学费一项,压弯了他的背脊。
  在我告急的亲戚中,莲姑一家不仅出手大方,而且坦言,借了不必急着还账,小一辈有房是大。尽管她家道殷实,仍需资金打点生意,手头并不宽裕,只因亲情心系。
  人民币真是好东西,一沓采纸呈上,72平米新宅到手,而我欲入住92平米套房的念想,由于再借不来一个子儿成为遗憾。在四万余元集资款中,父母援手半数,已倾其积蓄。新房地板砖和防盗门,幸好能赊账建材店;赊东西于本人来说算强项,小卖部账单上连儿子都会签字吃雪糕。
  一栋楼上,只有寥寥几户人家没有封闭阳台。几年后,我奢华了一回,装上时兴的塑钢风窗,坐在雨不能透进的阳台上看外边的世界。好朋友是座矿藏,如果当资源开发,终会失去这座宝库。人在扛鼎不起的情况下,才请出援手,确也不失一种智慧,因为卦多不灵,妖多菩萨少。
  几年前,山东文友来平顶山办一学生事宜,我托同学促成事后,文友赠书法一幅,现金千元作谢。我说,字幅我留下,钱你收回。文友不依,驱车便走,我赶上从车窗口塞给了他。文友感动,执手称德。其实我不过循常理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美德,正如一木抢眼,是由于别的树木发育不良做衬照,它只按本来长势生长而已。为朋友办事,如同疏通河道於滞,受之黄白之物无异于投石塞流了。
  今年假日,带儿子及外甥女逛明叶县衙,曾想联系在哪儿管事的同学,免了门票蹭顿午饭。转念一想,出游本为放松,呼朋唤友反失其趣,索性关闭手机。逛过园子用过饭,再到护城河钓鱼,至晚空竿而归。几天后,那里的同学得到信息,打电话过来诗意般说,悄悄的来,悄悄的去,怕分享你钓的鱼阿。我答,诸位不一定希望到府上骚扰,骚扰了坏我心情又何必。前时,许昌几个同学邀我 ,声言不去再不登我门边。去吧,得敞开肚子喝酒,闹心!君子之交淡如水,可到了哪里只给水喝,我能不介意?矛盾的结果是不成行。
  想你——曾远我躲我讪我的朋友也在招手。既来玩则管饭吃,朋友坐宴席或嚣或愧或心安理得,我将不乐意咽到肚里。小的乃一凡夫俗子,没有得意失意之别,只有饥饱之分,偶尔赏光尚可接受,若做常宾,得罪了。浪淘沙尽金子见,我得看情分下菜碟,人给一瓢水吃,得把人家水缸加满,做人讲原则。             
  写此文时,接到那位乡下朋友的电话,我说来吧,我也想你。接着,眼前浮出他的笑貌和半生友情花絮…‥



                                                                      2012年5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