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0-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白云深处
                                         
                                             文/艾平

  车行山间,掣风拽叶,林木退隐,不见惊鸿飞起;透视车窗外,云烟氤氲,遮去了一路好景色。七月流火湮灭于白云山濛濛细雨中了。
  溟濛引我想起杜牧的《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今夜我将投宿何处?
  车近洛阳白云山九龙瀑时,密织的雨丝开始稀落,天光亦由黛色而为渐白渐亮。九龙大瀑布位于长3000米,落差1300多米的白龙大峡谷中部,瀑布落差123米,瀑布山体天然形成九条龙身岩纹,上与蓝天白云相接,下与碧潭深渊相连,恰似巨人垂下的白发飘然。拾阶而下,搭石而进,趋近瀑柱时,只觉四溢的水屑,若雪珠碎琼凌空曼舞,扑面而来,寒噤顿生。此时,我方神会“水自石间流水冷”曼妙所在。凝眸间,感知有人嬉水,亦撩之洗脸,似要揩去一路风尘。
  游兴正酣时,导游催促撤离,大家不得不选拍几张照片,匆匆踏上行程,赶往白云山蓝天宾馆,原来那里已订好了房间。
  大巴车沿景区山道迤逦而行,我在颠簸中荡起思绪,仍去浮想那位唐代诗人,想他写了那么多好诗传唱,一定辛苦走过许多山路。或然,他那句“白云深处有人家”,未必语指洛阳白云山的天光云影,总归夫子是触景而生情的,不似我们眼下轻驾前往,只掠些浮光浅影收藏。现代文明赐人以快捷便利,缩短了地域间距,但人与自然的对话则愈来愈肤浅,或流于形式,因而暗淡了生命原色;那些伐光满山树种金子的智者,无不昭示着拙劣的博弈,留给后辈的或只有盆景可以摆弄。
  山区的夜晚,暑气销尽它的芒刺,空寂中隐伏着神密,偶尔从林间传出的籁鸣,掠过心头,留下怵惧的暗影。沿宾馆前山溪散步到水湾处,见人已寥寥,山峦黑黢,溪声萦纡,不免憷意生发。踯躅间,忽听手机铃响,便踅身回返住所,那里篝火晚会已拉开序幕。
  行至宾馆门前桥头,瞥见溪畔那个放漂具的学生拢着摊子,打 手势招呼他到会场凑热闹,岂料,小伙儿摇头说还要到别处打夜工,从洛阳来景区做事,不因拮据,只为寻个心里踏实,因为秋后要读大四了。
  远离火焰为了感受更温暖,道别才有明天的邂逅。
  在不远处停车场中央,援手成圈的游客,正围着篝火恣情奔跑,油松枝噼噼啪啪的炸响,犹如迎宾的礼炮,回荡在山谷中,余音撩人。此刻,我仿佛看到自然的响箭,正穿过时空栅栏,化一座虹桥,托八方游子,来这沉寂千年的天坛,执手献上生命的舞蹈。前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城市的楼阁,限制了居者的视野,困惑演变为心间的高墙,隔阻了寒流,也遮挡了阳光,这不能说不是一种缺失,而今陌生的手拉在一起,焚灭了那一半冷。
  翌晨,朦胧中,客房走廊传来导游扯破嗓门的催叫。
  通往玉皇极顶的山道,陡峭而无跌谷之忧,护栏和水泥台阶是新修缮过的,路标所指路径皆清晰可辩,而盘山道上是男扶女,壮携幼,老少互做手杖,孤旅拄青竿,团队顾首尾,不绝如缕,竟无拥挤塞道之虞险;那些抬滑竿者、卖山货郎亦无强买强卖的山霸气,唯不尽人意处,乃天公不作美,山中无雨而霾,一派莽苍。
  亢奋中,撵上一位青年挑夫搭讪,他将手杖撑住盛沙的竹篾筐,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拘谨得有些木讷,我问他答,我无语则他沉默。当询问其辍学原因时,小伙子的同伴抢过话头说:“娃儿下学为了他两个妹妹能读书,那天,他爹站在祖屋檐下,扳着手指说,‘十指连心,娃儿天份差,不是吃学问饭的材料,还是出门挣钱济家用吧’。说罢,猛按自己那个伤指。娃儿见爹疼得淌汗,便抹了泪跟村上建筑队来了。”
  “背沙上山,每天能挣七、八十元钱!”那小伙儿掐指补充道:“每市斤沙叁角柒分价码,一天往返两趟,每次能背上百来斤重。身板壮的背一百八十多斤哩!”我则思忖他们一日的行程,“这么说,每天要负重赶十几里山路哟!”为了证明挑夫脚力,我竟鬼使神差般地要过攀带,背筐上山。孰料这一试,便称出了斤两——当我踉跄着数到第十七个台阶时,再也没力气抬步了。
  我在路人的不经意中放下了重担。如果说涣散我体能的还有别的因素,那就是在我成为一个挑夫当儿,从擦肩而过人的冷漠目光里,从以我为教典点拔孩子读书家长的举止里,从笑贫不笑娼狂客的恣肆言语里,我感到脚下的每个台阶便是一座山。
  山的尽头是平原,起步陂陀收芷平坦,这是驮行者留给我的启示。
  然,我的祝福只是期望而已,因为在我负沙筐上石台阶之际,由沉甸甸想到人总被欲望撑起肢体,一路搜求,只摘果子不计树荒,为自己壮硕而奔命,驮不起日子里风风雨雨,偏把风雨扛上肩,压弯的不光是腰杆,还有灵魂的菩提,把生活里一枝一叶变得脆不可触。于是,困惑翩然而至,烦闷起于无端,萎顿朦胧了意向,幸运失落在踌躇中,叩问不再远离自己。
  走进中原极顶玉皇庙大殿后,始感这座地处海拔2216米的道教圣地,香火旺盛,灵气十足;焚香祈福者目光虔诚,掷币纳寿的悉心问道,占卦求财人满口许愿,索符庇禄位的主儿念念有词,抽彩锁姻缘的小哥妹出手阔绰……玉皇神像前蒲团草垫上,你起他跪,隆隆伏伏,好不热闹。
  道教创始于东汉时代,其前身“五斗米教”为原始道教一枝,即入道人要交五斗米。创始人张道陵死后,其孙张鲁嗣位,建立起一个宗教小国割据汉中,信奉充满消极迷信的《太平经》,但在当时战乱叠起年月,汉中成了最平静的地方;后来这个天府鹿砦因积弱失土,张鲁手摇白旗投降了曹操。
  道教与道家不同,道家是一个学术派别,道教则是原始的信仰神教、巫术等的演绎脱变,附会道家黄老修真之说,拾取方土图谶和神仙方术,吸纳邹衍阴阳五行说相玄学,汇合而成;后来又在外来的佛教影响下,形成了许多宝典。道教讲长生不死,白日升天, 羽化登仙,认为人通过炼丹、符箓等方法修炼,形神都可不灭。
  入道观,悟红尘缘;践修行路,上云天。在玉皇庙阁楼梯口,有几个身着彩缎民服的女郎,手攥打心结红条布同游客讨价还价,时正人声鼎沸,我便踅身而回。站于门楣处,环顾周遭,目落祭坛,我在心中默念这片皇天厚土,能为万千生灵托福祉于此;我更祈愿大慈大悲的道观天师、得道真人,以启鸿蒙之志,拆人间藩篱,播种阳光于城市的窨室暗角,透射山乡的村村舍舍……
  沿玉皇庙一侧天阶登上玉皇极顶观景台后,见一路伙伴李先生滞后,我遂示意摆弄像机的马女士停照等候。手扶玉砌雕栏,极目远眺,畅抉心垒,但见水雾蒸腾,若层层堆烟;俯瞰渊壑,只听风吼不闻鹤唳,松波湮灭,不能摹状。惊骇之余,慎步踏行,唯恐跌下幽谷。
  一刻钟后,李先生蹒跚而上,马女士旋操相机,要我俩拿住表情,纪念到此一游。时正赶巧,天光大开,无涯云海叠浪而来,次弟展现,恰似银花团簇。凝眸看时,又若旷野覆雪,忽隆忽跌,丘壑分明,峰兀松倩,映眼迷魂,真有飘飘欲仙的感觉。约时过半分钟,天公突敛笑容,光逝云灰,眼前一片混沌,那些迟来早去的观光者,只有嗟悔的份了。
  自然和人之间存在着某种默契,与自然生态系统保存完整很有关系。播谷而雨,梅红扬雪;鼠吃眠蛇半年,惊蛰后蛇食鼠而半载;生态平衡造化自然奇妙。白云山景区森林覆盖率达98%以上,盛夏最高气温26度,有动物204种,植物1991种,动植物链皆处于原始状态。白云山景从随心,不惟气象独韵,更在于无斧凿雕饰和虚拟荒诞的矫情,因而沉淀了人思想水泊里的杂质。
  听景不如看景,洛阳白云山是个例外。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