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讽刺伦理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短篇小说  
牛大侃,我宰了你
                                    
                                             文/许立强

    牛大侃姓牛,名大侃。一听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以为是个绰号,因为意思跟“牛大吹”差不多,可人家偏偏不是绰号,就叫牛大侃。与牛大侃关系密切的市报业集团主任记者初文化曾跟他开玩笑说,你爹妈对你也太不负责任了,怎么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你要不姓牛也就罢了,姓牛就应该回避大侃这两个字。人家牛大侃不这么认为,怎么不好,这名字听上去很大气,文革时期大鸣大放大字报那阵子,很多人都说我爹妈有学问,有远见给我起了个有气魄,充满自信的好名字。你不知道。我爹妈都是乡下本本份份的老实人,不会说不会道,有话说不透,有理辩不清,吃了不少哑巴亏,就盼着自己儿子将来能说会道,能吹会侃呢,这名字里寄托着爹妈的期望。我们村有户人家生了个大胖小子,为了好养活,还起名叫“二丫” 呢,人家也没自杀,到现在活得好好的,而且还当上了副市长。再说了我那退伍军人证上,银行大额存款折上和那立功受奖的大红证书上都写着“牛大侃”三个字,你劝我改名字,这些东西不就都泡汤了?就是不泡汤,说不定哪一天用得着我还得找派出所开证明,证明那“牛大侃”就是我,岂不是脱裤子放屁找麻烦。
     听牛大侃这么一侃,初文化无言了,自己随随便便一句玩笑话就能引起牛大侃一通大侃,而且旁征博引,有理有据,堵得的你哑口无言。他从心里佩服起牛大侃的爹妈来了,佩服他们没给儿子起错名字,他更佩服牛大侃,佩服他没有辜负爹妈的期望,确实能侃。听牛大侃侃的次数多了,初文化发现他能侃也确有侃的本钱,他务过农,当过兵,转业到市报业集团,先干物业,后管人事,现在又当上了报业集团工会主席。用牛大侃的话说,“我已是年近半百的人了,走过南闯过北,建筑工地和过灰,挥过镰,打过枪,报上发过大文章。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事情不明白。”的确,他不仅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而且对官场上的玩权术,商场上的潜规则也都清清楚楚,而且分析起来头头是道,让官场上的官员听了,群臣拜皇帝——五体投地。让商场上的大老板听了,小鸡啄小米——频频点头。更让人感到不解的是,他从来没有因为肆意大侃而招来过任何麻烦和是非,也没有听说得罪过什么人。常言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言多必有失,”能做到这一点的确不容易。初文化曾很认真地研究过他的大侃,发现他侃起来,从来不东拉西扯没边没沿,而是重依据,有原则。谈论天下大事多以报刊杂志,新闻联播为依据,活跃酒场气氛多以短信笑话,微博幽默为素材。拿别人寻开心的时候,先用自嘲的办法涮一下自己。只有久逢知己的时候才肯流露一点内心深处的东西,而且也是先铺垫后点题,点到为止。让初文化至今有点不明白的是,当你遇到难缠的事情说服不了对方时,请他去当说客,只要他肯去,准能把对方侃的服服帖帖。如果是求人办事,只要他肯帮忙,十有八九都能侃的对方点头应允,而且事后还都能得到有效落实。初文化曾很虔诚的请教过这其中的奥秘,牛大侃只是憨憨一笑,一直不肯解开谜底。
    但是在柳叶总经理今天精心安排的宴席上,柳叶发现牛大侃的表现完全不像初文化介绍的那样,简直是目空一切,为所欲为,除了牛气冲天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柳叶是天能新技术安装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为了参与投标大型国有控股企业长城集团的工程,他找门子,托关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长城集团总公司的总裁祝东升请到酒席上,没想到牛大侃对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人物竟毫无敬畏之心,甚至根本就没把人家放在眼里。
    祝东升来晚来了20时分钟,礼节性地解释说,市政府分管工业的童副市长找我了解节能减排工程进展情况延误了时间。牛大侃说,童副市长我认识,铁哥们。其实人家祝总裁就是随便那么一说,童副市长真找他还是假找他谁也没法考证,人家这么说,一是来晚了编个理由解释一下,表示对你们的尊重,二是告诉在座的人我每天接触的都是些大人物,今天能坐在这儿跟你们一起吃饭是给你们面子。你牛大侃不是阅历丰富,见多识广吗,怎么连这点事也看不明白,非要说童副市长你也认识,还铁哥们,这不是明摆着表示不买账吗?祝东升瞅了牛大侃一眼又说,市委冯书记对我们的节能减排工程也很关心。你牛大侃听了又跟上说,冯书记我也认识,老领导。柳叶听了一撇嘴心想,冯书记成天上电视,上报纸,谁不认识,冯书记在咱市先干市长后干市委书记,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精神带领全市人民改革开放,建设四个现代化已经六、七年了,当然是老领导,这还用你说吗?
    祝东升或许是见说大官唬不住牛大侃,就不再提大官了,开始说牛大侃不认识的小官。他端起门前的玻璃杯喝了一口苏打水说,市政府办公厅经贸处的侯副处长提正处了,今晚有朋友设宴给他祝贺,他非让我也参加,被我婉拒了。牛大侃听了仍然不买账,又毫不放过的跟上去说,侯副处长我也认识,他给童副市长当过秘书,比我小五岁,是我的小兄弟。
    坐在主陪位置上的柳叶见祝东升听了这话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的火便跟着噌的一下窜上来了。心想,我是东道主,是主陪,你牛大侃是坐在我对面的副主陪,我还没吭声你抢什么话。为了表明对牛大侃的不满,也为了堵住牛大侃那张臭嘴,他按捺住心头的怒火用讥讽的语气问牛大侃,侯处长今天怎么没请你去吃饭呀?
    牛大侃仍口齿牙硬地说,今天我不是到这儿来了吗?面对牛大侃的回答,柳叶真的感到有点无奈了,只好苦笑着歪了一下头。为了摆脱眼前的尴尬局面,酒场经验丰富的柳叶招呼服务员给各位斟酒。祝东升说,我喝啤酒。柳叶说,好,我陪你喝啤的。牛大侃和初文化见主陪、主宾都喝啤酒便表示客随主便,于是服务员就给在座的每个人都斟满了啤酒。
    柳叶端起门前的酒杯笑容可掬地对祝东升说,您一到这人就算齐了,咱们开始?好,祝东升点了一下头。柳叶环视了一下在座的其他人,忽然像想起什么,又放下手里的杯子对祝东升说,我刚才光顾着听您说话忘了给你介绍了,他用手指着坐在他左手边位置上的初文化说,这位是市报业集团的主任记者,也是咱们市的名记,姓初,名文化。初文化看上去40出头,瘦长脸,尖嘴巴,小平头,带一副黑框眼镜,举止言谈彬彬有礼,他很有礼貌地冲祝东升点了一下头。
    牛大侃听柳叶介绍初文化时说他是“名记”,便按捺不住的插话说,我刚收到一条短信,就是说名记的。短信说,警察深夜在郑州街头巡逻,遇到一年轻女子,便上前盘查,你是干什么的?女子不好意思地说,我是名妓。警察肃然起敬,友好的问,你是哪个报社的?女子说,晚抱的。警察又问,哪家晚报?女子说,和男晚抱。警察点头说,河南晚报办的不错。女子说,我们都是晚上敢搞。警察很理解的说,晚上赶稿很辛苦,完事早点回去休息吧。
    牛大侃说完这条短信本以为大家会捧腹大笑,没想到柳叶和祝东升都没有反应,只有初文化嘿嘿地笑了两声,像是给牛大侃一个下台的台阶。柳叶看到牛大侃一脸的尴尬心里很解气,便忍不住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牛大侃给人讲笑话还从未陷入过如此尴尬的境地,他敏感地意识到这是柳叶和祝东升在暗暗联手给自己难堪,但他很快就找到了摆脱尴尬和难堪的理由。他冲着初文化不紧不慢地说,这条短信只适合阅读不适合口传,因为口传,一些文字水平低的人不看字面反应不过来。牛大侃说的这话是实话,没有恶意,可在座的都把这话当成了牛大侃一种机智巧妙的反击。柳叶无言以对,祝东升也无言以对,初文化开心地笑了。
    柳叶一挥手,表示掀过眼前一页,而后用手指着牛大侃,用调侃的语气继续介绍说,这位是童副市长的铁哥们,市委冯书记的老部下,市政府办公厅经贸处侯处长的老大哥,市报业集团的工会主席,姓牛,名大侃。
    初文化对柳叶这种介绍方法很不满,这分明是在戏弄人家牛大侃,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他看了牛大侃一眼,牛大侃跟一点事没有似的,冲祝东升微微一笑,祝东升也友好地冲牛大侃点了点头,而后说,这名字挺好,有特点,也好记。
    柳叶介绍完来宾,开始按酒场上的规矩带三杯酒。他端起斟满啤酒的高脚杯说:“按理说这酒席上的第一杯酒应该先敬祝总裁,但今天我想改革一下,先敬另外两个人。另外两个人?另外两个人是谁呀?祝东升用眼睛扫了一下初文化和牛大侃,心头掠过一丝不悦。初文化和牛大侃也觉着先敬他们俩有悖常理,因为他俩是陪客,是来陪祝东升喝酒的,柳叶是个明白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三个人都觉着柳叶这改革思路不对,但谁都没吭声,他们要看看柳叶那葫芦里到底装得什么药?
    柳叶不急不燥,态度认真语气郑重的说,我建议这第一杯酒先敬祝总裁的父母,祝他们二老健康长寿,感谢他们为我们国家的四个现代化建设培养了一个栋梁之才。
    柳叶抖开这个包袱后,祝东升的脸上立刻由阴转晴,他二话没说,端起满满一杯啤酒就连气带沫一口气全部灌进了自己那微微隆起的将军肚里。喝完他看了柳叶一眼笑了,他觉着柳叶这人不简单,你别看他个头不高,身体单薄,眼睛也不大,但他那双小眼睛里透出的光芒却能直达对方的内心。他刚才要是先敬自己酒,自己还真可能推三挡四,不会喝得这么痛快,他说敬自己父母身体健康长寿自己就不能不喝了,因为自己不能因为这一杯啤酒落个不孝。
    柳叶见祝东升喝酒喝得很爽快,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常言道,万事开头难,只要祝东升喝下这第一杯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柳叶指着祝东升的空酒杯对牛大侃说,你看看祝总裁的杯子喝得多干净,再看看你那杯子,留那么一点干什么,养鱼呀?
    牛大侃低头一看,自己杯子里确实还留有一点酒根,就二话没说端起了酒杯。牛大侃是“生产救灾”结束那年出生的,今年初刚过了五十岁生日,年龄比柳叶正正大了十岁,你别看他生的大头、大脸、大耳、大眼睛、厚嘴唇,一副弥勒佛的宽厚相,其实他的性格很要强,也很绝犟,今天他面对柳叶的调侃和戏弄一忍再忍,一让再让,而且不急不躁实属反常。
    柳叶看着牛大侃一仰脖把酒喝净,又穷追不舍的说,看来这人和人的水平就是不一样,你牛大侃一点也没少喝,到头来还落个不利索,你冤不冤?牛大侃嘿嘿一笑说,不冤,红花还得绿叶衬,俺甘当绿叶,敢当孺子牛还不行吗?听牛大侃这么一调侃,在座的都笑了。
    柳叶又端起刚刚斟满的第二杯酒对在座的诸位说,据可靠消息报道,祝总裁的酒量是白酒一斤,啤酒一箱。祝东升说,这是小道消息,不可靠,绝对不可靠。柳叶说,我还听说去年市里一位领导到你们公司调研,中午在食堂餐厅吃饭,经不住你的再三劝说端起了酒杯,领导喝一杯,你喝两杯,结果是领导喝迷糊了,你一点事没有。祝东升听了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柳叶乘兴举起第二杯酒说,这第二杯咱们祝祝总裁喝酒海量,赚钱海量,前途无量。说完自己一仰头率先喝了,其他人也都跟着把酒咽了下去。这两杯酒落肚,酒场上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柳叶再说敬牛大侃和初文化一杯也就没有人耍赖了。
    柳叶带完三杯酒就该坐在副陪位置上的牛大侃说话了。柳叶担心牛大侃接过去带酒侃起来没完没了,就嘱咐说,主陪带酒靠权力,副陪带酒靠实力,san陪带酒靠魅力。你是副陪靠的是喝酒的实力,你少说话多喝酒就是了。
    牛大侃坐在副陪位置上已经半天没说话了,早已有点按捺不住,现在轮到他带酒怎么肯少说话呢?他当仁不让地端起酒杯说,柳总带酒靠的是权力,敬酒可以号召大家一起喝,我是副陪靠的是实力,所以我得一个一个敬,今天东升总裁是主宾,是我们柳总请来的贵客,所以我自然也要先敬祝总,按常规我敬酒应该说一些祝福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事业辉煌的话,可我我觉着这都有点俗了,我也想跟柳总那样改革一下,我给祝总裁讲一个故事,祝总裁听了认为我讲的好就把自己门前杯里的酒端起来喝干,如果认为我讲的不好,我除了喝干自己杯中的酒,祝总裁杯里的酒也归我。柳叶听了质问道,你就这么自信?牛大侃回答说,不是自信,是实在。柳叶又问,你说话算话?牛大侃不以为然地回道,当然,俺牛大侃啥时耍过赖?
    柳叶一听牛大侃要讲故事立刻就头大了,一个故事完整地讲下来没有个三、五分钟是讲不完的,再加上牛大侃本身就爱侃,而且侃起来经常是浮想联翩,上至天文地理,下达古今中外,可以说是满嘴里跑火车,不知说到哪一站才肯停下,这么一桌人坐在这里还有许多正事没有谈,哪有时间陪他瞎耽误工夫,于是就毫不客气的打断牛大侃的话说,今天是宴会不是故事会,你这改革的思路有点跑偏了,祝总裁不好意思婉拒,我得给你踩踩刹车。
    牛大侃要讲故事,自然有他的目的和道理,当着一桌人的面他不好给柳叶说清楚,可他相信,他讲的这故事肯定对柳叶今天要办的事有帮助,柳叶现在不明白,事后也一定会理解,甚至还会对他心存感激。但是在酒桌上,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又不能不理会柳叶的劝阻,于是只好曲线救国的说,我这故事是专门讲给祝总裁听得,你们在坐的只有旁听的资格,也有捂起耳朵不听的权力,但是没有否决权,只有祝总裁有否决权,我相信祝总裁不会轻易行使这一权利,我自信我讲的这个故事祝总裁愿意听肯定有我的道理,而且我现在如果说不讲了,祝总裁可能还不愿意呢,因为散了宴席他回到家想听也听不到了,心里肯定会纳闷,牛大侃凭什么认定我愿意听他的故事?琢磨来琢磨去很可能会成为一块心病,这病医生治不了,到头来还得找我,到那时我有没有空就难说了。
    祝东升听牛大侃这么一侃,两眼盯着牛大侃迟疑了片刻而后一举手说,我愿意听。牛大侃问,真的假的,我看你有点犹豫。祝东升说,真的,我向毛主席保证,本来我是不愿意听的,让你这么一忽悠我不敢不听了。
    见祝东升说了这话,牛大侃又把目光转向柳叶问道,柳总,你说我讲还是不讲啊?柳叶反问道,你说呢?牛大侃说,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你既是东道主又是主陪,这事最终还得你拍板。柳叶心里很清楚,牛大侃这是在明知故问,祝东升已经明确表示要听牛大侃这故事了,自己再不同意就不是否定牛大侃的问题了,而成了不给祝东升面子,自己设宴招待祝东升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让祝东升高兴,以便拉近距离,增进友谊,加深感情吗,哪有不给面子的道理,于是便说,祝总裁已经表态了,我哪还敢反对。说完这话,柳叶忽然觉着牛大侃这人还真有点道道,刚才自己明明已经给他踩了刹车,他三言两语就又轻而易举得把这踩了刹车的“故事”又启动了起来,看来这牛大侃还真是个人物,他要讲的是个什么故事呢?现在连柳叶也有点期待了。
    牛大侃在开讲故事之前,对祝东升说,这个故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你认识,而且你刚才说了,你跟他还很熟悉。祝东升听了这话瞪大了眼睛,我说过跟谁熟悉吗?牛大侃肯定的点了点头说,你还听不听?祝东升说,当然,我刚才不是已明确表态了嘛?柳叶也催促道,你赶快讲吧,别再卖关子吊大伙胃口了。
    牛大侃拿起餐桌上的湿毛巾擦了擦油乎乎的嘴说,这个故事的主人翁就是东升总裁刚才提到的市政府分管经济工作的童副市长。不瞒你们说,我跟童副市长是老乡,老家都是山东淄博,而且同住一个村庄,你别看童副市长现在生的五大三粗,像个打铁的汉子,其实他小时候身体非常单薄瘦弱,为了好养活他爹妈给他起了个小名叫“二丫。”你们别笑,要不是他爹妈给他起这么个女孩名字,他身体兴许还不会这么壮实呢,可能也当不上副市长。去年的这个季节,也是一个星期天,也像今天这样,天上刚刚下过一场小雪,他给我打电话,让我马上到他家去一趟,听他那口气,好像有要紧的事,我不敢怠慢,就立刻赶了过去。进门后他神情紧张的对我说,我昨天下午到企业调研,跟企业的同志一起吃饭时喝了一点酒,再加上这几天一直在基层搞调研身体比较疲劳,回家倒头便睡,第二天醒来才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纸箱子,我打电话问司机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是企业领导送的。我说,不是早就叮嘱你不要接收任何人的礼品吗?司机说,那老板说跟你说好了,我才让他把东西放进汽车后备箱里的。我问童副市长,纸箱里装的什么?童市长说,一颗白菜。望着童副市长那副焦躁不安的神情我不解的说,一颗白菜值得你这么紧张吗?说完这话我忽然想到,马上就要过春节了,一个大老板只送给童副市长一颗白菜,这不是在戏弄童副市长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定有背景。于是便对童副市长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咱别着急,别上火,暂时先咽下这口气,看他事后还有什么动作,然后再做应对。童副市长说,不是你说的那种地里种的大白菜,是用乳白色玉石雕刻的一颗玉白菜。说着他打开了放在茶几上的长方形纸质礼品盒。我发现那盒子里的玉白菜,跟那扒去帮子剩下嫩叶的大白菜差不多大,雕刻的很精致,色泽也柔和,是个宝贝。童副市长神情犹豫地说,这用玉石雕刻的白菜肯定便宜不了,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不是把我往那阴沟里带嘛。我把你叫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件事。我问,你自己的意见呢?童副市长说,按规定我应该把这玩艺送到办公厅纪检组去。我说,你先别着急,你没看过电视上播的那鉴宝节目吗?十有八九是假的,万一这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你把它送到纪委那儿,人家会认为你这是在作秀,哗众取宠,甚至还有可能引火烧身。听了我这话童副市长说,我也想到这一点了,所以才把你叫来,我的第二个方案是物归原主,请你代我把这烫手的玩艺退还给他们,并且代表我明确的告诉他们这样做是违纪违法的,下不为例。我说,你收的时候肯定有好几个人知道,这退的时候这么低调,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仅凭你我这两张嘴恐怕很难说清楚。童副市长说,那就让他们写个收据。我说,送的时候人家没让你打收条,退的时候你凭什么让人家写收据? 童副市长一听也是,就问我,你说怎么办?我说,我的意见是先找个专家给看看,如果值钱,咱就郑重其事的给他们退还回去,并当着所有与这事有关的人员表明态度,提出批评,警告他们下不为例。如果经专家鉴定值不了几个钱也就没有必要小题大做了。
    牛大侃讲到这,就跟那说书人一样把话打住了。他端起门前的酒杯喝了一口啤酒,而后又拿起筷子挑选着盘子里的菜肴自顾自地吃起来。
    初文化沉不住气地问,后来呢?牛大侃不慌不忙地把嘴里的菜肴嚼烂咽到肚子里,而后才说,后来请专家给看了看,专家说这玉白菜是用玉石粉做的,不值几个钱,更扯不上什么行贿受贿的事,童副市长心里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心头的火也消了,还如释重负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还是你老弟有主意。
    当了多年记者的初文化仍然有点不解的问,不值钱是多少钱?牛大侃想了想说,不值钱就是远远够不上认定受贿的金额。

    牛大侃的故事讲完了,主人翁童副市长心头那火也消了,可柳叶心头的火却抑制不住地升腾起来。他望着牛大侃那得意忘形的样子心想,我请你来赴宴是让你帮我公关拿项目的,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你又不是纪委书记,就算你是纪委书记也没有必要在这八小时以外的酒桌上,拿着童副市长的廉政事迹来给祝东升上课“点眼药”。祝东升是谁呀,是长城集团总公司的总裁,是我的衣食父母。你把他教育的“油盐不进”,我那“糖衣炮弹”还怎么发挥威力?
    牛大侃在绘声绘地讲述童副市长的玉白菜时,柳叶曾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过祝东升,他发现,牛大侃讲到童副市长要把玉白菜送到市政府办公厅纪检组去时,他脸部的肌肉抖动了一下,接下来那脸便一会儿白一会儿黑,就像那送白菜的人就是他一样,完全进入了角色。对于这一点,柳叶非常理解,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哪一个企业的老板没干过这种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今天自己就准备了一幅明清字画,准备晚宴结束之后呈送给祝东升。你牛大侃又不嘲不傻,又不是看不出眉眼高低,怎么就这么不管不顾的乱侃一通呢?你这不是在砸老子的饭碗,断老子的后路吗?牛大侃啊牛大侃,我真想起身过去扇你两个耳光,扇你耳光是轻的,我连宰了你的心都有啊。更加让柳叶忍无可忍的是,牛大侃讲完这个既不幽默,又不惊险,甚至一点感染力都没有的破故事之后,还恬不知耻地问祝东升,我这故事讲得怎么样?柳叶心想,人贵有自知之明,怎么样你自己还不清楚吗?,狗屁不如。
    然而牛大侃从祝东升那儿得到的答案却完全出乎柳叶的预料。祝东升竟然像小鸡啄米似地直点头,还满脸堆笑地奉承牛大侃说,讲的好,讲的有水平,不仅让我们聆听了市政府领导廉洁自律的生动事迹,还捎着提高了一下对玉石的鉴赏水平。
    牛大侃听了祝东升这话,忽然又像想起什么,忙补充说,后来我从童副市长哪儿得知,那送礼的人也不知道那玉白菜是用玉石粉制作的,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是别人送给他,他看着工艺雕刻精致转送给童副市长的。
    祝东升听牛大侃讲完这句话,随手端起自己门前的酒杯说,来我提议咱们为牛老弟故事讲得精彩干一杯。
    柳叶虽然瞅着牛大侃心里在暗暗发狠,但当祝东升把目光投向他时,他还是满脸堆笑,一派阳光地把酒杯端起来,又随着祝东升把酒喝干了。
    喝下这杯酒之后柳叶就在心里暗暗地琢磨,祝东升为什么对牛大侃讲得这破故事如此欣赏呢?而且还提议大伙一起为他干杯,这完全不符合祝东升的性格,祝东升是什么人,是大型国资控股企业的总裁,他对谁这么谦恭过? 结果是越想越弄不明白,越想大脑越糊涂。
    啤酒喝多了自然要上厕所,祝东升起身去卫生间,牛大侃想陪同前往,被柳叶一把拽了回来,这事用不着你。牛大侃猜到柳叶是想借此机会跟祝东升单独说说话,就返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其实牛大侃来赴柳叶的酒宴不是他的初衷,而是事出于无奈。他的初衷是请柳叶吃饭,因为他跟柳叶不是很熟,只有一面之交,是三个月前随初文化参加市国资委举办的企业家新春联谊会时认识的,当时两个人虽然坐在一张餐桌上,经初文化介绍也握了手,但因为是一边看文艺节目一边喝酒,宴会大厅被那音乐、灯光、掌声搅的乱哄哄的,两个人没说上几句话。事后他让初文化给柳叶打过电话,请柳叶吃饭,柳叶推脱说,这两天事太多过两天再说。过了两天初文化在牛大侃的提示下再给柳叶打电话,柳叶又表示抱歉的说,这两天正忙着做标书再过两天就忙完了,到时候我给你们打电话。又过了两天,没接到柳叶打来的电话,牛大侃又催初文化给柳叶打电话,初文化心里烦了,他不是烦牛大侃催他打电话,而是烦柳叶架子太大,一遍两遍的请不动,那口气比牛大侃还牛。要不是牛大侃催他,他真不愿意再给柳叶打电话了。初文化之所以听从牛大侃的指使,是因为牛大侃是报业集团的工会主席。这年头,报业集团三天两头地不是搞民意测评、业绩考核,就是搞竞争上岗和职称竞聘,而这些事大都由组织人事处和工会组织操作,跟牛大侃搞好关系没有亏吃。再说了,他也认为牛大侃这人人品不错,为人诚恳,办事公道,在目前这种金钱、美女、权势各种因素的诱惑和影响下能够做到这一点已很不错。
    初文化给柳叶打通电话,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柳总你好啊,又打扰你了,刘备请诸葛亮出山是三顾茅庐,我们请你赴宴得三打电话啊。”柳叶一听初文化这说话的口气不对,话里有话,柔中带刚,忙用温和的语气说,哪里,哪里,岂敢,岂敢啊!我们是企业,得成天忙着找米下锅,哪比得上你这无冕之王,你老兄得理解呀。这样吧,我今天有个酒局,是为了招投标的事,你要是不介意就请你和牛大侃来给我陪陪客。初文化问,客人是何方人士?柳叶如实的说,长城集团总公司的总裁祝东升。初文化听了,跟站在自己身边的牛大侃嘀咕了几句而后对柳叶说,好,我们去。柳叶说,那咱就说定了,回头我定好酒店和雅间给你发个手机短信。
    柳叶也是市里一知名企业老总,平实很注意自己的举止言谈,有时也不免有点自以为是,但对初文化他还是非常尊重的,初文化不仅是他们企业的“吹鼓手”,而且还是他爱人的中学同班同学,给他们公司帮过不少忙,去年初他们公司的产品出了一点质量问题,负责“3、15”报道的报社记者要在报纸上给他们企业曝光,他情急之下找到了初文化,初文化找到报社社长,说明这家公司是报社的广告大户和订报大户,才把曝光的大块文章给撤下来。
    柳叶请初文化和牛大侃来作陪,一是确实不好再拒绝初文化的邀请了,另一方面他认为牛大侃这么三番五次的催促初文化邀请自己赴宴,肯定是有事要自己帮忙,问他有什么事,他又不肯说,只说联谊联谊。他怕赴了人家的饭局给人家办不了事,到时候不好给初文化交代。自己做东请初文化和牛大侃,事情如果办不了处境就不一样了,再者初文化是党报的主任记者,牛大侃是报业集团的工会主席,以他们二人的身份来陪祝东升吃顿饭也不掉价,可谓两全之策。
    确定了去当陪客之后,初文化不解的问牛大侃,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跟柳叶在一起吃饭呢?牛大侃说,我的一个外甥是学电子的,今年大学毕业,所学专业跟他们公司的业务对口,想给他推荐推荐。初文化咳了一声说,咱直接跟他说这事就是了。牛大侃摇头说,那可不行,这是大事,关系处不到火口,他一句话回绝了就没有回旋余地了。再说这事也不是一锤子买卖,孩子要是真进了他们公司,关系搞得粘糊点也没有坏处。柳叶不是说宴请祝东升吗,去得时候我给他捎棵“碧玉白菜,”让他转送给祝东升,祝东升一准喜欢。

    祝东升进了卫生间,站在小便池前,拉开裤口拉链一边缓解着膀胱的压力一边欣赏起便池上方墙壁上贴着的一张标语,上面写着“前进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八个字“,他会心的笑了,接着向前移动了一下脚步。他觉着这张标语上写的内容比先前贴在这儿的那张标语有水平,不仅文字简洁,而且也让人感觉文明多了。那张标语上写得是:“小便入池,大便入坑,提高觉悟,讲究卫生。”同样的事情,语言表达不同,给人的感觉也不同,今天的社会真是从各个方面都进步多了。就在这时,祝东升正忽然发现柳叶不知什么时候时候凑过来,跟自己并肩站在便池前。
    柳叶一边用手熟练地操作着排尿前的各个程序,一边扭头笑容可掬的对祝东升说,今天有照顾不周的地方您多原谅。祝东升说,不用客气,很好。柳叶又说,牛大侃这人不坏,就是说话没谱,喜欢胡侃八侃,也不管人家爱听不爱听,你千万不要介意。祝东升说,没有,他讲的挺好,真的,他这人很实在,讲的也都是实情。讲完这话,祝东升抖楼了一下身子,拉好裤口拉链就出了卫生间。柳叶还有一句重要的话需要单独跟祝东升说,于是赶忙处理完后事,三步并作两步追了出去。在酒店的走廊上柳叶故意用很随意的口吻对祝东升说,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幅古画,请专家鉴定过了,绝对真迹。祝东升听了一笑说,我先谢谢你,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礼品我不能收,你刚才不是也听了牛大侃讲的那故事了吗?咱们之间交往的原则应该是多合作少添乱。
    柳叶在祝东升那儿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回到雅间正琢磨祝东升那“多合作少添乱”的交往原则是什么意思,又被牛大侃以有要事相谈为由请出了雅间。牛大侃看了看走廊上没有人走动,就压低声音对柳叶说,我给你带来一颗碧玉白菜。柳叶听了用讥讽的口吻说,你不是刚给我们上了一堂廉政教育课嘛,怎么还搞不正之风?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刚才跟祝东升说我要送他一幅古画,他说什么也不要,都是你那白玉白菜给搅合的,你现在你又要送什么碧玉白菜给我,添堵啊。
    牛大侃听了柳叶这话表情很平静,他不紧不慢地说,祝东升不收你的古画这说明他心里还有正事。说明你那投标拿工程的事还有谱,他要是收了礼才办事,你的同行中比你有钱的老板有的是,比下注,你还真不是个。你送他古画他不要,我送给你的碧玉白菜你转送他,他不一定不收,不信你试试。柳叶听了牛大侃这话,先是不信,后来又觉着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一点没有,他现在已经对牛大侃这人有点读不懂了,你觉着他一无是处吧,人家初文化偏偏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你觉着祝东升听了他那破故事会生气,人家偏偏端起酒杯祝贺他讲的好,讲的精彩,看来自己的认识可能有问题,也许牛大侃说祝东升会收下可能就真会收下。既然如此,不妨一试。
    柳叶回到雅间落座后,趁着酒桌上相互敬酒的混乱状态悄悄地对坐在自己身边的祝东升说,你如果不喜欢古画,我还有一颗碧玉白菜要送给你。祝东升听了这话先是一怔,而后两眼瞅着柳叶许久没有说话,柳叶心里有数了,他冲牛大侃点了一下头,牛大侃立刻起身出了屋门,不多时就把一个长方形的礼品盒搬进了雅间。
    席终时,祝东升毫不客气地让司机把那装有碧玉白菜的礼品盒搬到自己车上。而后很坦然地对柳叶说,我要把这碧玉白菜带回去,摆放到我办公室的玻璃柜里,经常看看。柳叶闻听此言又不失时机地问起工程投标的事。祝东升态度明确的说,我欢迎你们投标,说实话,来这儿赴宴之前我已了解了你们公司的情况,在生产工艺电子系统控制这个项目上你们有这个实力,我祝你们好运。

    送走祝东升后,柳叶一身轻松,他面带笑容地拍了一下牛大侃的肩膀说,谢谢你老哥的碧玉白菜。牛大侃嘿嘿一笑说不客气。柳叶又说,你这回帮了我一个大忙,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也别客气,尽管说。牛大侃忙回道,一定。
    柳叶又口问,这碧玉白菜值多少钱。牛大侃又重复了一遍讲故事时说的那句话,不贵,够不上行贿受贿的数额。柳叶一听更疑惑了,这么便宜呀,祝东升为什么对我那价值几十万元的明清古画不感兴趣,而对你这不值钱的碧玉白菜却如此青睐呢?牛大侃解释说,因为这是物归原主。柳叶还是有点不明白,你那故事里讲的不是一颗白玉白菜吗?这棵是碧玉白菜啊。牛大侃不肖地瞥了柳叶一眼,沉默片刻才解释说,故事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是我故意把那碧玉白菜改为白玉白菜的。
    为什么要改呢?柳叶穷追不舍的问。牛大侃想了想用自嘲的口吻说,不对原始素材进行一点艺术加工还算什么艺术家。柳叶听了这话明白过来了,牛大侃没有实话实说,他把碧玉白菜说成白玉白菜其实是为了给祝东升留点面子。

最新评论:
白银李晓琴 于 发表以下评论:
故事就是故事!好!
方敏 于 发表以下评论:
好文章,谋篇布局匠心独具!已经在网站微信平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