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1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文艺评谈  
“利他”让女性主义生发出温柔能量
                         
                                           文/禹燕

    他,笔者的一位亲属,以药物研发为事业,具人文情怀,也不抵触女性主义。念其“可教”,笔者偶尔会对其灌输一些女性主义理念。某日,投其所好,推荐他读《夏娃的肋骨——女性医疗新视点》,不料,阅后他连连称“好”,从此对女性主义赞赏有加,俨然已成力主性别平等的“女性挚友”。
    一本书为何会如此影响一个人?因为从这本书中他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了解了一门新学科——性别特异性医学。研究表明,从一根头发到心脏的搏动方式,男女两性都存在明显差异,这直接影响了男人和女人对疾病的不同反应。而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医学研究只将男性作为研究对象,在诊断、治疗、疾病防治等各个领域都无视女性身体与生理的特异性。这本书打开了他的视野,启发了他研发药物的新思路。作为致力于开发抑郁症药物的研制者,他理应关注女性,因为抑郁症患者中女性远远多于男性。但由于以前的相关医学文献缺乏性别实验数据,他自然也缺少了对女性的特别关切。读过《夏娃的肋骨》后,他开始调整药物研发的路径。
    他的变化启迪笔者深思女性主义的话语策略。女性主义倡导的性别平等理念和公平正义理想如何才能更机智地表达,并被更有效地接受?都说女性解放是一次最漫长的革命,因为这一革命不仅要面对社会性别权力结构不平等的历史积弊,也要面对文化传统性别不平等的观念痼疾。因此女性解放不仅是对社会不公的挑战,也是对诸多司空见惯的观念习俗的抗辩。在多年的女权抗争中,女性对权利平等的诉求,遵循的往往都是“利己”立场,注重强调女性解放对女性自身的生存发展如何有利,而忽视了“利他”原则,亦即女性解放对“他者”如何有利,如何有益于男性的生存与发展,如何有益于整个社会机制的有效运行和社会文化的和谐共生。
    对“利己”的过于强调,使女性的平等诉求有时被阻隔在一个封闭的话语体系之中,不仅造成了传达的失效与失真,导致了社会文化对女性解放的情感疏离,甚至还导致了男性对女性的情绪抵触。因此,适当调整女性的话语策略与行动策略非常必要,要通过有效的表达让男性心悦诚服地意识到男性中心文化造成的自我束缚,让他们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局中,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性别平等美景。正如男性偏见不仅影响了对女性疾病的有效治疗与预防,也影响了整个医学科学的发展;而性别特异性医学带来的则将是整个医学领域的革命性变化,以及全社会所有成员生命质量与健康水平的提升。
    推而广之,女性主义的“利他”原则也应惠及社会各领域的决策层。经验表明,当我们仅仅强调女性如何遭受不公时,相关决策层只会略有关注;但如果我们痛陈女性遭遇的不公将对社会带来危害时,相关决策层才会更多关注。以性骚扰为例,由于性骚扰主要以男性对女性的骚扰为主,我们往往只强调性骚扰对女性权益的侵害。但是,如果能够更多关注性骚扰所付出的社会成本,当事人所在公司(机构)的声誉损失和经济代价,让社会管理者和公司管理者切实认识到性骚扰不仅危害女性,而且直接危害社会和公司的利益,将会更有助于整个社会对性骚扰问题的重视。多年前,美国性骚扰问题研究专家凯思琳.内维尔在《内幕———职场权力滥用与性骚扰》中列举的两个数据我至今记忆犹深:一个是美国荣誉系统保护委员会1988年的报告显示,过去10年性骚扰问题耗费了联邦政府2.673亿美元;1998年日本三菱汽车(美国)公司因性骚扰事件遭遇集团诉讼,支付了3400万美元赔偿金。而2012年3月,美国联邦法院审判的一起性骚扰案,更是让原告安妮·乔普里安曾经工作的医院付出了高达1.68亿美元的天价,成为了美国历史上赔款数额最高的职场性骚扰案,举世震惊。
    所以,损害女性利益会损害公司利益、机构利益、乃至国家利益;反之,维护女性利益则会维护公司利益、机构利益、乃至国家利益。这林林总总“他者”利益与女性利益的关联性,一旦通过女性立场以“利他”的姿态来真诚表达,女性主义便具有了一种关怀的力量与体恤的情怀,也就会生发出一种温柔的能量,以软化社会理性坚硬的内心。
   “利己”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利他”是人需要修炼的德性。对于女性解放这场最漫长的革命而言,我们可能难以奢望他者以“利他”的美德主动为我们伸张权利。但是,作为诉求者,我们却可以用“利他”的思维更智慧地表达我们的主张,让他者发现女性解放将会带给自己的“红利”,诱发其“利己”欲望,使其成为助推女性解放的一种力量。从而,以“利他”的策略最终达成“利己”的愿望。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