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0-18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文艺评谈  
那个湖南口音的伟大魅力——对一个声音绝响的纪念
                                   ——政治诗《人民万岁》绝响后的抒情

                                              文/姚永庆

    《人民万岁》写得如此慷慨激昂澎湃无边必是作者由一个伟大意义与现实对比形成的巨大落差而导致他内心近乎忧愤的狂放。这就是他将一套冷静的政治说词演化为激昂的政治抒情的精神由来。他一方面要颂扬点什么——这也是他对一个伟人神性人格的眺望,同时他意在颂扬之外的非颂扬——所憾于我们诸多的精神失落。并把这眺望所见之伟人身后事的阴霾暗示给你。作者这种义有所托有感而发的宣泄加之艺术家张家声激动人心的朗诵引发了读者的情感浪潮和深刻共鸣。这也是民众对当下各级府衙和高宦们忘其宗旨对人民的怠慢——疏于民生、懒烂其政、自谋其利、为政苟且,引发了民心不快。故而,《人民万岁》也是对人民万岁这个绝响的愤懑。它企图找回些什么。可是,仅有诗的呐喊是不够的。用马老爷子的话说,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这个被当下表述为“深化政治体制的改革”正在民眼的审视下臆待其变,指日美好。这虽是一篇过时了的政治诗,一旦有人在某个关键时刻翻检出来,重新发声,契合民心,便有一种酝酿催发的力量。特别是在领袖毛泽东的祭日被传颂,那它的意义却非同寻常。
    其实,中国的政治诗既很多也很少。说很多是因为廉价的歌颂俯拾皆是,一街的烂西瓜卖不了好价钱。说很少是因为货真价实的文化深刻难见于水货市场。中国人似乎总只是记得数千年前的那首《离骚》。何况,政治之于文化那是一个避之不及的灾难之地。
     我们对于政治的表述有一套完备的语言系统,即便是政治的文学谄媚一样有着专属的情绪与格调,就如皇宫里的公公,总是脱不了的阉人姿态。这个现象也与我下面即将开腔豪颂的毛泽东有些关系。特别是他老人家1942年在延安发表了几乎可以称为全世界无产阶级文学的纲领性文件《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后,它无与伦比的深刻及其产生的无与伦比的强大在政治体系中不能不形成无与伦比的话语体系和情绪规范。这导致诗歌领地除了贺敬之的《回延安》这样稀有的政治情感诗外,很难再有直抵中国人政治情感心扉的大气滂沱之作。
    而象带着惨烈悲情讴歌烈士张志新的诗:
    星星的弹孔,
    流出血色的黎明
    它如此悲壮的愤然出一种压抑的悲情。
    一声枪响,烈士倒下了。但她却升天为星,照耀雾霾的天空。尽管星星身上带着弹孔,但从这弹孔中却流出了血色的黎明。黎明意味着解放,意味着希望和美好的呈现,预示着黑夜将尽。但这个黎明却是用一个鲜活的生命置换来的。我们虽然看到了黎明,但这个黎明是带着血色的。读来人心震撼,情感被虐。
    这样惊骇的句子,也只在地下某些愤怒者们无奈的带着压抑的腔调才能胆怯地喊出。
    不过还好,这种政治的压抑气候已经远去了一些时日。但是,思想的解放其实并没有真正完成,至少由思想的解放推至精神的旷达从而形成情感的无边浪漫的景观至今未见其满眼山花的灿烂。《人民万岁》一诗,算是我们对无边浪漫的期盼中稀有的一朵梨花——它洁白得近乎圣洁。这样说也许我多少有些矫情。
《人民万岁》的艺术构思其实很单一:它企图通过对毛泽东革命经历来表达他以人民为重的情怀。诗人设置了毛泽东从年轻离开韶山冲及其后来他在中国革命中的几个历史片段,即以“从你……走来”为契机来表现毛泽东革命生涯各个时期的精彩历史,以他——毛泽东走上天安门城楼呼喊“人民万岁”为这位伟人的最终情怀这样一个情感逻辑,为我们弱小的人民心灵铺陈了让整个中华民族为之振奋的情感浪涛。
    第一段,“他从韶山黄色的阡陌中走来” 。这是叙述毛泽东17岁离开家乡走上革命的征程。诗中用了“安源煤矿黑色的巷道”、“湘乡苦难的老斛树”、“长沙血泪的清水塘”来展现中华民族的灾难。说明毛泽东何以走上革命道路的起机。也是他和他的人民“创造历史”的开端。
    第二段,“他从上海望志路”走来。诉说的是中共“一大”从中国革命的开端到秋收起义,再到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是毛泽东辉煌的革命征程。这里,诗人把当年召开“一大”的上海望志路表达为“望见民族志气”的望志路。——的确,当年的十二个年青的革命者看到了中华民族的民族志气,这就是人民要解决,民族要独立。诗人把南湖烟雨楼表达为“看穿世纪烟雨”的烟雨楼。这群青年精英确实看穿了世纪的烟雨,立志要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扶大厦将倾。诗人还把秋收起义形容为“很有特色的中国秋收”——它收获的不是庄稼而是能守护“庄稼”的人民武装。诗人把万里长征形容为“很有气魄的长跑”——二万五千里的距离旷古今之未闻,这是上帝安排的一场惊悚世界的巨型马拉松。当这一切完成了,这时,毛泽东走上天安门城楼,诗由第一段的“径直走上天安门城楼”换成“ 大步走上天安门城楼”意在表达毛泽东的慷慨之气。由第一段的“创造历史的人民”换成“改造历史的人民”,让改造高于为创造,意在表达改造的巨力的现实意义大于创造的某种虚幻性。这正是它所企图表达的这个“革命”的伟力。
    第三段,“他从北国风光中走来”。这一段截取了毛泽东最伟岸豪放的诗篇《沁园春·雪》中绮丽的诗句作为毛泽东政治才能来表现毛泽东文治武功的政治态度和革命理想。诗中引用了“北国风光”、“大河上下”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毛泽东所独创而成为中国特有的政治风景的诗句,意在表达当时新中国的风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意在让帝王将相的历史功绩与人民创造历史相比,表达当今“风流人物”(其实我并不想把风流人物影射为普通民众,而宁可认为这是毛泽东是在说中国革命中的伟大功臣)和他们新的历史观——人民创造历史。显然,无论历史英雄们在史记中有着怎样的“赫赫战功”,还是在资治通鉴里多么富于“奕奕文采”,当毛泽东站在长城上对大地发问: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毛泽东是带着那样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态度,他俯瞰苍茫大地而“怅寥廓”,于是他十分自信地豪放道: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可以想象,毛泽东的“寥廓”之“惆怅”是什么,但我以为他是释然了的,不然,怎么会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慨叹。
     这样的毛泽东走上天安门城楼是一种什么姿态?是既往英雄们的旧历史观下的自视其大的豪放吗?当然不是。毛泽东要解决的是中国革命当下问题。所以,这时的毛泽东应该是“现实的走上天安门城楼”。这个现实就是毛泽东多次说到的新中国的政治家们的“进京赶考”,牢记李自成的败局。于是他“向扭转乾坤的人民”,“用穿透乾坤的声音“向他的人民呼喊人民万岁!
    第四段,“他从西江月辉的浪漫中走来”。这一段,我以为是写得最绚丽多彩风情万种的一段。它把毛泽东的诗人气质表现得恰如其妙。
    《西江月》《满江红》都是毛泽东写诗常用词牌。他用这些诗词格式在艰苦卓绝的革命征程中表达过他浪漫的革命情怀,抒发过他不灭的斗志和不屈的精神。所以,说毛泽东是从“西江月辉的浪漫”中走来,从“满江红浪的激情”中走来。是的,毛泽东无疑是从战争的硝烟中走来,但毛泽东是带着浪漫主义的情怀走出硝烟的。这个从不持枪的无与伦比的军事家拄一根木棍蓄一头长发的人却在长征中”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般如履平地的神性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万水千山只等闲”的浪漫的神话。这一点他与所有中国革命中的军事家政治家们格外的不同。而当中国共产党取得统治地位正奋发建设新中国时,我们面临世界列强的围困。但是毛泽东正是从这个围困的困境中走来的,然而,毛泽东更是从消解困局的激情中走来的。他笑到:“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颂瘟神》和《都韶山》是毛泽东的两首著名诗篇。
     《送瘟神》写的是湖广地区消灭了血吸虫病,他老人家为之兴奋而欧歌创造人民健康和国家安康的“六亿神州尽舜尧”创造精神。舜、尧是上古三皇五帝时期的贤帝,毛泽东却把六亿中国人比作舜尧,可见人民在他心中的分量。这也是毛泽东走上天安门城楼呼喊人民万岁的原因所在。面对人民生活如此改变,他老人家怎么能不“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这是毛泽东所有诗中最有意境的诗句。故而,毛泽东是从“浮想联翩的韵脚中走来的”。
    《到韶山》则是讴歌“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他老人家的故园人民的革命经历。回忆起这些,毛泽东夜不能寐,所以作者说毛泽东是从“夜不能寐的平仄中走来的”。
     韵脚和平仄都是诗歌的声韵技法。说情感瑰丽奇异的毛泽东是从韵脚和平仄中走来,这是有着多么美妙的意境和独特意念的魔幻般表达呀!这恐怕只有诗人对诗人才有的意念共通吧!
    故而,当作者再一次激情描述毛泽东走上天安门城楼时,作者异常兴奋的高唱道:他从浪漫中走上天安门城楼。于是,毛泽东用他浓重的湖南口音呼喊:人民万岁!
    这个近乎古怪难懂的湖南口音竟然是那样神性般的响彻华夏大地,气贯环宇,鼓舞人心。
    人民万岁!尽管诗的后半部分作者如此真诚的高赞了呼喊人民万岁的人才有人民对领袖的爱戴。这也是本诗的最后的伟人与人民的关系这样的逻辑归属和意义关联,诗歌本身就有了交代,我不想再多说什么自以为深刻的话来。
    人民万岁!
    这句口号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一人呼喊过,这个人就是毛泽东。在他之前没有人喊过,在他之后也没有人再喊过。所以,人民万岁,这个被唯一的人喊过的唯一口号就显得如此珍稀,如此宝贵。
    人民万岁!成了这个宇宙的绝响。
    人民万岁!
    ——那是超越人类一切语音魅力的一个乡下人的独白。
    人民万岁!
    这是没有续声的大音稀声。
    人民万岁!
     ——那是一个浓重的湖南口音。
     ——土里巴人如是说

    (瑾以此诗评纪念伟人毛泽东,瑾以此情纪念那个消失了41年的的绝响——人民万岁!)

   
       附《人民万岁》原诗

       人民万岁
   
      作者:王怀让
 
     你从韶山水田的黄色的阡陌上走来,
     你从安源煤矿的黑色的巷道里走来,
     你从湘乡的那颗垂挂着许多苦难的老葡树下走来,
     你从长沙的那口映照着许多血泪的清水塘畔走来,
     你走来,
     径直走上天安门城楼,
     向着创造历史的人民,
     用深沉的湖南口音高呼--人民万岁!
     你从可以望到民族志气的上海望志路走来,
     你从可以看穿世纪烟雨的南湖烟雨楼走来,
     你从八百里井冈的很有特色的中国的秋收里走来,
     你从二万里长征的很有气魄的中国的长跑中走来,
     你走来,
     大步走上天安门城楼,
     向着改造历史的人民,
     用洪亮的湖南口音高呼--人民万岁!
     你从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走来,
     你从顿失滔滔的大河上下走来,
     你从《史记》里的秦皇汉武的赫赫武功中走来,
     你从《资治通鉴》中的唐宗宋祖的奕奕文采里走来,
     你走来,
     很现实地走上天安门城楼,
     向着扭转乾坤的人民,
     用可以穿透乾坤的湖南口音高呼--人民万岁!
     你从照耀人民智慧的西江月辉里很抒情地走来,
     你从奔腾人民力量的满江红浪里很激情地走来,
     你从《送瘟神》的浮想联翩的兴奋的韵脚中走来,
     你从《到韶山》的夜不成寐的振奋的平仄里走来,
     你走来,
     你走来,
     你浪漫地走上天安门城楼,
     向着叱咤风云的人民,
     用可以驾驭风云的湖南口音高呼--人民万岁!
     你走上天安门城楼是为了高呼人民万岁,
     人民才用自己的身躯把天安门托得如此峨峨巍巍,
     你走上天安门城楼是为了高呼人民万岁,
     人民才用自己的血汗把天安门染得这样如描如绘,
     这就是你教给我们的真理。
     呼人民万岁的人,
     他活着的时候人民才会向着他高呼万岁
     你走上天安门城楼是为了高呼人民万岁,
     把握历史的人民才让你在史册上永放光辉,
     你走上天安门城楼是为了高呼人民万岁!
     主宰世界的人民才让你在世界上万古永垂!
     这就是你教给我们的哲学
     呼人民万岁的人,
     他死了他的思想却可以万岁
     万万岁--人民万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