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0-18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涠洲岛印象
    
                                           文/张冰辉

    我们是红日西沉时到达涠洲岛南湾码头的。弃舟登岸,只见斜阳照耀于南湾海面,海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如翡翠色的绿毡铺向遥远的天际。海面,停泊着一红一白两艘游轮,还有许多头尾尖尖,天蓝色的渔船。海潮从远远的海面涌来,拍击着褐色的海堤,溅起雪白的浪花,发出汩汩的涛声。两位同行的摄影家,不顾旅途的劳累,抓起摄影器材就往海边跑,他们不愿放过如此绝美的风景。而其他的人,因为晕船的缘故,无精打采地走进酒店,放下行李,直接去海鲜餐厅晚餐。
    粉红的螃蟹,红色的大虾,肉色金黄的生蚝,肥硕的濑尿虾……每一道菜,都是来自大海的馈赠,都是色香味俱全,都像精美的艺术品,引人垂涎,引人赞不绝口。大家的精神渐渐振奋起来。
    晚餐后,在猪仔吧青年旅社,采访了一对年轻的中德情侣,倾听了他们充满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然后带着一点星光下的梦幻,回到下榻的五星假日酒店,沉沉地进入梦乡。
    翌日清晨,在海涛的拍击声中醒来。我们推开阳台门,凉爽的海风迎面扑来,使人神清气爽。天空灰蓝,海水亲吻着海岸,渔船随海波上下颠簸。窗外的马路上,车声呼啸而过。我们洗漱之后,匆匆换上衣服,精神抖擞,准备开始我们的环岛之旅。
    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说:“涠洲岛是世界一流的旅游点。”是啊,涠洲岛这座中国最大最年轻的火山岛,有太多的美妙景致等人欣赏,有太多动人的传奇令人沉醉、迷恋,有太多的精彩华章需要人细心体会……我们到底从哪里开始我们的游程呢?有那么一瞬间,我们的心中出现了迷茫。我们走出酒店,站在门廊下,晨光熹微,前方的大海是那么浩瀚,那么辽阔,那么湛蓝,令人遐思绵绵,令人心情愉快。经过短暂的商议,我们登上环岛旅游巴士,迎着晨风,向石螺口沙滩奔去。
    旭日初升,将万道金光洒向海面,洒向岛上疯狂生长的植物。我们穿行在绿荫夹道的环岛公路上。不久,巴士停下来。我们走出车门,惊喜交集地停住了脚步。一处迷人的海滩出现在温柔的晨光之中。定睛望去,早起的小贩,已在细心地摆放他们的货物,开始一天的营生。珍珠项链、手链、海贝、海螺,潜水服,沙滩椅,无不显示着海边生活的气息。近处,透过木麻黄树林,一片白色的沙滩在我们眼中若隐若现。有人告诉我们,这就是石螺口沙滩。我们急欲看到石螺口沙滩的面目,于是快步向木麻黄掩映下的沙滩走去。大约因时间还早,沙滩上还没有什么人影,显得十分空旷,十分安静。我们走在软软的沙滩上,蔚蓝、清澈、深邃的大海仿佛还在我们眼前沉睡。一群海鸥从远处飞来,紧贴着海面悠闲地翱翔,转瞬,又冲天掠起,飞向岸边的丛林。碧绿的大海,在阳光的手指涂抹下,变为浅蓝、深蓝,然后在海天交接处渐渐消失。我真想闲闲地坐在海边的躺椅上,欣赏海天一色,观看海上的渔舟点点,或是穿上潜水服,随潜水教练潜入海底,欣赏海底五彩的游鱼和斑斓的珊瑚,尽情饱览这动人的海岛风情画卷。可是,有人轻轻对我说:“清晨的石螺口沙滩还不是最美的时刻。黄昏时分,来这里看落日,才是最难得的享受哪!”领队的小玲已经在催促我们离开,我只好信步离开沙滩,向旅游巴士走去。我仿佛感觉身后的大海轻轻叹息,身后的木麻黄悄悄絮语。我还有再来石螺口沙滩的时候吗?作为一个匆匆的过客,我的目光分明写满留恋。
    阳光越来越热,而岛上的植物,舒展着绿叶,尽情地接收着阳光的恩赐,蓬蓬勃勃地生长。路边,随处可见枝繁叶茂的台湾相思树,高大挺拔的木麻黄,开着粉红花朵的小叶紫薇,以及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树。撞入眼帘的,还有大片大片的香蕉林。大概岛上的火山灰特别肥沃,岛上的香蕉长势特别喜人,肥大的绿叶迎风招展,绿叶丛中,可见串串垂挂的香蕉。车子行驶在环岛公路上,就像行驶在绿色的画廊中,行驶在田园牧歌的情调里。
    天空像被水洗过一般,蓝得透亮的天幕下,一座古老的教堂静静地矗立在岛上。那欧洲中世纪哥特式建筑风格的教堂,尽管墙面已经斑驳,仿佛浸满历史的沧桑,但是依然气势巍峨,透露出一种无法言说的神秘庄严之美。教堂前的小广场上,岛上的姑娘、媳妇和老婆婆神态悠闲地摆个小摊,贩卖火山石、珊瑚、椰子、火山岛菠萝等,游客们或在教堂前拍照,或轻言细语地与小贩们讨价还价,购买着自己喜欢的小玩意。我走进教堂,观看着里面穹顶式的美丽建筑,观看着温柔慈祥的圣母像,一种温柔神圣的情感溢满心田。教堂主事黄希珍老人向我们介绍,岛上一万四千多人,有三千多人信教。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比例。你如想对教堂了解得更多,去找黄希珍老人吧,他会向你娓娓道来,令你满意。走出教堂,买了一个椰子,坐在广场上的榕树下,一边吃椰子,一边看小贩们微笑着推销自己的货物,游人来来去去,榕树枝叶婆娑,感觉恍然如梦,不知今日何日。

    天气好极了。晴空万里。气温急剧上升。大家只求生活在阴凉之处。下午三点,巴士将我们送到鳄鱼山AAAA景区。这是岛上最美丽,最精华的景区。涠洲岛由13万年前至1万年前的多次火山喷发而成。鳄鱼山景区内分布着中国最典型的火山机构(火山口)、中国最丰富的火山景观、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多期火山活动遗迹。人们登上涠洲岛,必去鳄鱼山景区观看千姿百态、风光奇异的火山景观。
    炽热的阳光,晒得我们的脸越来越热。走进鳄鱼山景区,只见一座白底红顶的灯塔,像高高的火炬,立在水泥平台上,与周围绿树成荫的台湾相思树组成一道漂亮的景观。大家纷纷拿出相机在灯塔前留影。而我,走到树荫下,仔细地观看着这种原产台湾地区,别名为台湾柳、相思树、相思子、洋桂花的常绿乔木。夏阳里,相思树的枝叶是那么细致紧密,如同一团团绿色的云朵停在树干,而金黄色的花朵则像夕阳余晖下的云彩,柔和而绚丽。我想起《搜神记》中关于此树的古代传说。相传,战国时期,宋国康王的舍人韩凭之妻何氏十分貌美,康王贪恋何氏的美貌,霸占为妻。韩凭为此自杀。何氏跳下高台殉情,遗书愿将两人合葬。康王大怒,不许二人合葬,派人将二人分别埋在两座坟墓之中,令两坟遥遥相望。几天后,两座坟头分别长出两棵大树。十来天后,两棵树树枝交错,树叶重叠,更奇特的是,还有两只雌雄鸳鸯宿于树上,早晚交颈悲鸣。宋国人同情韩凭夫妇坚贞的爱情,就将这两棵树称为相思树。据说,这就是相思树的来历。台湾相思树花谢之后,咖啡色的豆荚里,只会长出扁扁的小豆子。  那豆子其貌不扬,一点儿也不好看。知道这一点,人们也许会感到遗憾,认为台湾相思树名不副实,徒有虚名,霸占了一个动听的名字,却生长不出那美丽的红豆。其实,台湾相思树是坚贞的树。当地渔民告诉我们,相思树即使焚烧成灰,木质仍然坚硬,散发淡淡幽香;而且它的树纹扭曲,是最好的防风林。当台风正面吹袭的时候,它们像绿色的卫士,组成绿色的长廊,庇护着海岛,保护着岛上的居民。台风过后,其他树横七竖八倒满一地,而台湾相思树被台风打下的只是些树叶和细枝,树干很少断裂,依然巍然屹立。木质坚硬,树纹扭曲,不轻言放弃,不轻易就范,这就是相思树的本质。
    炎阳下,走在台湾相思树织成的绿荫下,漫步于鳄鱼山的山道上,一步步向观海阁、汤翁台、火山口、龙宫探奇、藏龟洞、贼佬洞(海盗洞)、海蚀拱桥、百兽闹海、月亮湾、情定涠洲、珊瑚沉积岩、情人桥、平台听涛等景点走去,绿的树,碧的海,蓝的天,白的浪,褐色的火山岩,不停地向我们讲述着火与水的传奇,讲述着山与海的缠绵,讲述着人与海的依恋。在这绝美的景致里,我的心陶醉了,我的情思飞扬了。说什么世外桃源,人间仙境,在我的心中,与鳄鱼山景区相比,也不过如此。
    鳄鱼山景区如此之美。在艳阳天气里,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幅绝美的画,都是一帧让人爱不释手的山水长卷。人们不停地按动快门,将它的美定格在相机里,留待他日的回味,留待与远方的亲朋好友分享这美丽的画卷。上山,一步一回首,满眼都是蓝天、碧海、绿树交错而成的画图。回到灯塔附近。这时,我发现,在一棵绿荫婆娑的榕树下静静地卧着一门古炮。炮台由花岗岩砌成。炮台上刻着“嘉庆古炮”字样。炮身已经锈迹斑斑,写满历史的沧桑。我围着炮台转了一圈,渴望从中读到更多的信息。但是,一无所获。我举起相机,从正面、侧面,多角度地拍下古炮的形象。我心中思绪万千,充满疑问:这炮是何人所造,为何被运到岛上,运到岛上后,有过怎样的经历,又是怎样幸存到今天,是否经历过战争的洗礼,经受过血与火的煎熬。古炮静静不语。我只有慢慢去寻找答案,慢慢去解开我心中的谜题。
    阳光依然猛烈。我们在相思树绿荫遮覆的长凳上小憩了片刻,带着对涠洲岛强烈的好奇,在金色的阳光里,坐车来到坐落于鳄鱼山景区的火山地质博物馆。
    纯净的蓝天下,远远看去,火山地质博物馆像一堆突然凝固的火山灰,头顶火红的岩浆,静止在绿树红叶环绕的大地之上。我们静悄悄地走进这充满神秘宇宙之谜的博物馆。静静地观看立在博物架上的火山岩,静静地观看有关火山结构、火山成因、火山地质形态的挂图与文字说明,静静地观看与聆听有关涠洲岛这座中国最大最年轻的火山岛的影视内容,开拓着自己的视野,增添着有关火山成因、火山景观的知识。人们出门旅游,固然是为了度假,离开日常的生活环境,生活氛围,一身轻松,来去自由,悠然自得地享受无懈可击的旁观者的生活,欣赏自然的美景,欣赏古老的东西,更多地却是始于人们的好奇心,始于人们想要超越自己固有的文化结构,获得新的感知,在精神上有新的收获,增添自己的见闻,丰富自己的经历。在涠洲岛火山地质博物馆,我强烈地感到一种新的知识气息向我扑面而来,撞击我的眼帘,震撼我的心灵,使我的心湖荡起涟漪,久久不能平静。我渴望能够更多地去探索自然的奥秘,让自然的一切景象在我的内心变得更为透明。
    白日消逝,黄昏降临。随着太阳沉落,太阳发射的热力也渐渐减弱。离开火山地质博物馆,我们坐着巴士,沿着霞光照耀的五彩路,向今晚的宿营地沟门村驶去。路的两旁,台湾相思树,木麻黄,木菠萝等亚热带地区常见的树种蓬勃生长。路上,一会儿,一辆马车拉着高高的花生垛缓缓走过;一会儿,一群肥肥的羊群横过马路,跑到路边的草丛不见了踪影。路边,不时出现一些绿树掩映的小楼。男子光着上身坐在门前喝啤酒,老人愉快地喂鸡,黄狗或黑狗在门前自由自在地奔跑,不时发出几声汪汪汪的犬吠。巴士每行驶一段路,我们就看到不同的风景,不同的画面。然而,所有的风景,所有的画面,都浸染着唐诗宋词的意境,都荡漾着田园牧歌的情调,都令人百看不厌。我们曾为路边霞光笼罩的大叶紫薇惊艳,也曾为路边低头吃草的黄牛黑牛驻足,还曾停车追赶赶着牛车,拉着花生回家的大叔,只为拍下他憨厚的笑容和古铜色的脸庞……五彩路,是一条诗意的路,一条美丽的路,一条愉快的路,一条幸福的路。
    沟门村,就是临近五彩路的一处渔家小村。光线越来越暗。夜色代替了暮色。巴士终于沿着五彩路开进了沟门村。一座座火山岩石砌成的院落掩映于绿树丛中。家家门前树着白色或竹编的篱笆。院子里无一例外地种着果树。树上结着芒果或木菠萝。这些果树为院子增添着诗意,也增添着浓浓的乡村生活气息。我们走进事先定好的渔家旅社,放下行李,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呼吸着水果散发的香气,感觉空中摇荡着一种安静、恬淡、美好,摇荡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
    晚餐后,我们在渔家旅社幸福而疲倦地进入梦乡,愉快地享受我们的田园之梦。
    一夜酣睡。第二天清晨起床,盥洗之后,走出房间,来到渔家小院。院子里除芒果树外,竹篱边,长着两棵高大挺拔的木菠萝树。木菠萝又名菠萝蜜,大树菠萝等,原产印度。佛家又称其为优钵昙。俗传木菠萝树不花而实,有时也会开花,但极难见,所以佛经称优钵昙花为难得的盛事。在五星假日酒店,我们看到一棵木菠萝树,临近树根的树干上,结了四五颗菠萝蜜,每个都有西瓜那么大,一直垂到地上,实在令人惊叹。在涠洲岛,无论是酒店的庭院,还是渔家的房前屋后,到处可见木菠萝树。这些树都长得十分高大,叶子的形状类似冬青或橘树,绿油油的。最为奇特的是,树干上大都结了许多大如西瓜,外壳青绿色,长满软刺的果实。这些奇特的果实,不但果肉甘甜味美,就是里面的种子,煮熟后,亦可食用。
    从南湾的五星假日酒店,到岛上的渔家小院,甚至是海岛西端一带,木菠萝总是以自己独特的风姿迎接着我们,给我们一种硕果累累,富足甜美的印象。
    早餐后,我们采访了渔家的长寿老人,欣赏了渔家妇女织渔网灵巧的身姿,还去香蕉园拍了许多美丽的照片。
    静谧的午后,我们再度坐上巴士,向五彩路进发。这时,我们看见一片宽阔的海滩,海边长满苍翠的木麻黄,风景显得十分优美。我们停车走向海滩。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木麻黄树。印象中它有点像松树,却没有松树那么挺拔雄伟。它的针状叶一串串的,稀疏地向天排列,针叶间有时结着一个个拇指般大小的果实,比起松果来甚至显得很寒酸。然而这么一种看似平凡的树,却蕴藏着极其巨大的生命力。作家秦牧在《奇树》中曾经这样歌颂木麻黄:“这木麻黄树,真值得大书特书!……它的形象既像松柏又像杨柳。有松柏的刚健又有杨柳的婀娜,直直的树干,细细的叶子,远远地看去,总像笼住一团薄雾。它不怕台风,最爱海水,离海越近它长得越快。”作家冰心在《湛江十日》中曾经这样描述木麻黄:“(木麻黄)褐色的树干,苍绿的树枝,一色都是酒杯口那么粗的树干,不动声色地牢牢地站在沙滩上,迎着海风的袭击,维护着它身后一片葱茏的生物。看起来,它平凡极了,身量既不高大,颜色又不鲜艳……但是,就是它,却把大海挡住了。不,哪里仅只是挡住,你看它们一排排地站在那里,只向前进不往后退的样子,简直是要把大海驱逐到它的“老家”去了。”木麻黄,是依海而生的树,是渔家的保护神。
    我们走入的这片海滩,岛上人将它称为贝壳滩。目前,这还是一片尚未旅游开发的海滩。它是那么辽阔,那么娴静,那么自然朴实。我们爱它这自然天成的摸样。赤脚走在它白而软的沙滩上,看一层层的小贝壳静静地躺在沙滩上,看零星飘荡的渔船在海上悠闲地撒网。面朝大海的木麻黄树荫下,还有一位长发飘飘的少女,神情专注地读书,毫不理会我们干扰了海滩的宁静。
    离开贝壳滩的时候,蓝天、碧海、阳光、沙滩、海边的木麻黄,在我的脑海中组合成一幅色彩强烈的图画。我闭上眼睛,试图将这来自海岛的馈赠深深烙印在记忆的屏风之上。
    巴士又一次行驶在五彩路上。放眼四望,香蕉肥大的绿叶在金黄的阳光下迎风招展,形成一波波的绿浪。路边,台湾相思树和木麻黄疯狂生长。一座小巧的火龙果庄园就掩映在绿树丛中。我们沿着木麻黄夹道的小径,走进火龙果庄园。庄园门口,长着一大丛海菠萝。我是第一次见这种奇妙的植物,不知它为何物,问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出它的名字。因为新认识了一种植物,有些喜上眉梢。海菠萝的茎略有成人手臂粗细,颜色浅灰,长条形的叶片簇生于茎的四周。我仔细观察着这丛蓬勃生长的海菠萝,发现叶丛中结了一颗果实,赶紧拿出相机,将它拍摄下来。
    庄园内,别有洞天。庄园西北角,建了许多白色的小木屋,屋顶盖着稻草。木屋四周,花木井然,生长着木瓜、香蕉、三角梅、四季桂、苦楝树和夜来香等植物。木屋前的平地上立着许多水泥柱子,那水泥柱一排排、一行行像出操的士兵,而且每一根柱子上,都顶着一个黑色的小轮胎,一种类似仙人掌科的植物沿着水泥柱子往上,在小轮胎周围像绿色的花束披散开来。而且纷披的枝条上,有打蔫的花朵,也有尚未成熟的果实。这就是传说中的火龙果。一种营养价值很高的亚热带水果。羽毛漂亮的大公鸡、花母鸡和珍珠鸡们在果园里悠闲地觅食,踱步,自由自在地享受自由而闲适的生活。
    园子里,还有一株蓬勃生长的海菠萝树,茂密的绿叶丛中,结了一颗金黄的海菠萝,美艳无比。
    庄园主高乃夫,安徽亳州人,曹操的同乡,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原来在上海做户外旅游,现在,在涠洲岛种植火龙果已经有四年了。因为喜欢岛上的自然风光和淳朴的民风,干脆将妻子和岳父母一起接来岛上,经营火龙果庄园,吸引了许多游客来庄园度假。中央电视台第四频道《远方的家》108期,对高乃夫和他在岛上的家做了很详细的报道。高乃夫已经成为岛上的名人,   人们来岛上,总要想方设法来他的庄园看看,聊聊天。
    在岛上,我们总想看到更多的风景,认识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信息。烈日下,辞别火龙果庄园,与高乃夫挥手告别后,我们又坐上巴士,回到五彩路上。车子继续在木麻黄夹道的绿荫下行驶。大约半小时之后,透过木麻黄树隙,远远地看到一座长桥,遥遥地奔向大海。我们的情绪为之激动。催促司机将巴士开至桥头。摄影家们从不同的角度不停地给长桥拍照。经过与大桥管理人员交涉,我们将巴士开上长桥。海波荡漾。明晃晃的阳光下,天蓝色的长桥一直将我们带到遥远的海上。我们将车停在长桥的宽阔的平台上,下车回望长桥。碧蓝的天空下,蓝色的大桥气势如虹地卧在大海之上。海水不停地亲吻着红色的桥墩,一些小贝壳紧紧地贴着桥墩,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美丽的家园。带领我们上桥的张先生告诉我们,此桥是中石化投资8个亿所建。建来准备铺设输油管道,收购东南亚所产石油,储存于涠洲岛。现在,大桥建成已经一年多了,原来设想的项目还没有眉目,于是,这座美丽的大桥成为了涠洲岛钓鱼爱好者,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好去处。有人因此戏称此桥为岛上最美的廊桥。
    我们的司机是涠洲岛人,非常热爱自己生活的海岛,离开廊桥,他告诉我们,他们村里有一片美丽的荷塘,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们村子看荷花。盛情难却。我们接受了他的邀请。于是,巴士再次驶上五彩路,然后从五彩路转入一条香蕉树夹道的狭长的乡村小路。肥大的香蕉叶不时拂过车身,发出唰唰的响声。司机隔一段路就下车调调巴士的前视镜。不久,香蕉林中出现了一片由火山石垒砌而成的民居。这些民居,每一栋房子的房前屋后都生长着高大的木菠萝树、龙眼树、木瓜树和黄皮果树。每一棵树上都结满果实。有的水果掉到地上,露出里面的果肉和种子。空气中弥漫着水果的甜香,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司机带领我们穿过一条小道,果真,一片荷塘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那荷塘并不十分宽大,无法给我们“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感受,但里面荷叶田田,迎风飘举。微风吹过,巨大的荷叶中间不时露出一朵一朵的荷花。那荷花,有的已经盛开,有的还是含苞待放。却也给我们一种美的享受。我们满怀喜悦地在荷塘边留影,欣赏荷叶与荷花的美姿。司机看我们如此高兴,像孩子般露出开心的微笑。
    直至夕阳沉落,暮色苍茫,我们才离开荷塘,赶回五星假日酒店。
    这样度过一天以后,我感到自己思绪万千,感到许多人和事,感到强烈的光线和丰富的色彩在我的心中交织,令我不能自已,像醉酒的人,感到某种醉意。
    因为停电,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黎明,也即清晨五点,我们摸黑起床,准备去五彩滩看日出。五彩滩景区位于涠洲岛东海岸,景区内长达1.5公里的海岸几乎都发育有20~50米高的海蚀崖,崖面耸立,蔚为壮观;海蚀平台在海蚀崖前展布,平坦而宽阔,退潮时可见宽达几十米至上百米的海蚀平台,令人感叹;海蚀平台上的青苔和海水在朝阳的映照下,五彩斑斓,十分漂亮。 在海蚀崖和海蚀平台的交界处,形态各异的海蚀洞随处可见。
    五点半,巴士将我们送到五彩滩。虽然光线幽暗,海蚀平台上已经人影憧憧,来看海上日出的人多不胜数。我们走在苍黑色的海蚀平台上,回眸凝望,隐隐看见海蚀崖层层叠叠,线条优美,崖壁上,海菠萝长势茂盛,仙人掌迎着海风,像绿色的帘幕悬挂于崖壁。而低头看脚下的海蚀平台,白的、红的、紫的、黑的各色沙粒、珊瑚遗体和小贝壳在平坦而宽阔的平台上随处可见。海风猎猎。云层在天空翻转、漂移,变换着姿势。光线不断在发生变化。东边天空渐渐出现一片淡淡的红光。渐渐地,那淡淡的红光变为桔红、金红。有人欢呼起来:“太阳出来了!”我赶忙调好焦距,向那红光按下快门。镜头里果然出现了太阳一点点笑脸。那笑脸越来越圆,越来越大。海滩上群情激动,人们不停地赞叹:“太美了!”是啊,海上日出,确实壮美,确实大气磅礴,确实震撼人心。我不禁对着初升的太阳微笑。看着海滩上激动的人群,我明白涠洲岛在蔚蓝的海水包围下又快活地苏醒了。
    离开五彩滩,我的内心开始滋生眷恋。因为我们的行程今日即将结束,我们该向美丽的海岛说再见了。我感到深深的遗憾,涠洲岛素有“候鸟博物馆”之称,候鸟们来岛上访问,一般在农历清明和寒露之前,而这一次,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无缘看到岛上的候鸟大观。我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在鳄鱼山,在猪仔岭,在香蕉林,在台湾相思树和木麻黄树林间,在石螺口沙滩、贝壳沙滩、五彩滩……能听到黑颧、中华秋沙鸭、斑嘴鹈鹕、褐铿鸟、海鸬鹚等众鸟齐喧,交流着各自的见闻,能看到黑脚短鸭在海边戏水,尽情玩耍;能听到火斑鸠放喉而歌,呼朋引伴!
    另外,我还听说,涠洲岛东南面,有一座火山喷发而成,东西长,南北窄的长条形的小岛,像盛开的莲花开在海上。该岛沿岸岩壁下临深渊,飞鲨怪鱼、贝类珊瑚清晰可见。岛上冬暖夏凉,长满了台湾相思树、马尾松、榕树、仙人掌等各种花草树木,一年四季常青,四季花香,海蚀、海积及溶岩景观奇特,是寻幽探险的乐园。而且,岛上居住的人很少,约有290人,民风淳朴,村民多靠打鱼为生,夜不闭户,恍如世外桃源。 这些天,我一次次向人打听岛上的情况,渴望上岛游玩,寻幽探秘。可是,岛上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去岛上必须坐快艇,而海上风浪太大,他们不敢保证我们的安全,无法送我们上岛。我只能与它失之交臂,无缘登岛一游。回到南湾,我望着蔚蓝的海水,斜阳岛在前面的海上若隐若现,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失意的恋人,明明看见自己的恋人在水一方,却无法涉水而去,与他相会在水的中央!
    船票已经买好,时间无声地流逝。下午四点多,烈日当空,我们坐上飞达号游轮,缓缓地离开南湾码头。透过舷窗,只见涠洲岛像一颗巨大的绿宝石,静静地躺在蔚蓝色的海水中,是那么光彩夺目,那么令人流连忘返,那么令人心醉神迷。我梳理着自己的记忆,将点点滴滴的欢乐时光珍藏于记忆的藤箱。我轻轻地在心里和它说:再见了,中国最大最年轻的火山岛,我心中美丽的天堂!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