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2-14  星期四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西藏的孩子——爱子旦真那杰游学小记
文/白玛娜珍 一 我的爱子旦真那杰(以下简称:旦)从小几...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故乡的母亲湖
                                 
                                                文/金兰仁

     每当说家在城门,就有人问:“九江的哪个门?”说老家在城门湖边时,也有人问“离周瑜点将台的哪个甘棠湖有多远?”其实,城门是天然的门,大小城门围成的湖就是城门湖,是位于九江县,距古城不足二十里地的一处美丽的地方。
  城门湖是一隐秘又神奇的湖泊。在湓水下游,城西赛城湖南侧长山山脉中,天生一处称作为大城门口的神秘湖岔,两山之间夹着宽不足十丈的城门河。划船进城门河入大城门口,顺湖岔向南百米后,进入面积约五平方千米的大城门湖,再从肖家埠向南直行百余米,过长几十米的小城门口,就到达了面积稍大的小城门湖了。
  很少见到城门湖这般地貌的湖泊。城门湖、城门盆地南缘为岷山山脉。岷山山脉中生出的长山山脉,自南西向东北延展,构成城门湖的西部和北部屏障,阻挡来自湓水和长江的滔滔洪水。岷山的另一余脉株岭山(长岭段),则自南向北展,成为城门湖的东部边界,是城门湖与赛城湖、鹤问湖的分水岭,隔开了昌九古道上外人的视线。长山与株岭山在北部近乎合拢,仅仅留下宽只有几十米的两个山口(大小城门口)。三山之内就是城门盆地,盆地北部就是城门湖。城门湖有大小之分,两湖相连,水脉相通。北为大,长条形,宛如树干低处、分别伸向西南和东北的两个对生的树枝。南为小,成树枝状,枝繁叶茂,九十九道汊,湿地遍布。从高处看,大小城门湖就像是一颗根在北方湓水、长江之中的大树,而湖岸的村庄则是大树上的花朵或果实,甚为美丽。
  一则流传久远的故事,道出了城门里人心里的遗憾和自豪。传说很久以前,城门里本是要建大城的。玉皇大帝差张果老担土,压蟹精封城门。哪知道,临近城门口时,张果老身子趔趄,只压住蟹精未封住城门口,城门里从此与大城擦肩而过,后人只能凑合在湓水入江口处建江州城。可是,江州府城孤零零地建在长江南岸,没有山的屏障,易攻难守,数遭兵燹,屡建屡毁。每当兵患时,城门里是个好地方,一叶扁舟,个把时辰,闪身就进入了城门里。外来追兵很难发现城门湖的进口,即使发现,见地形复杂,不知深浅,不战而退。当年,岷山根据地闹红时,城门湖区是游击区和交通要道。“岷山惨案”发生后,赣北游击队几乎全军覆没,唯有潜入城门里工作的游击队政委李顺希和少数战士幸免于难,留下了希望的火种。抗战时,日本鬼子多数时间只能龟缩在军山的碉堡里,偶尔在白天才敢进城门湖和城门里。特殊地形,旧日成了四乡八邻的庇护所,于是有了大小城门,城门湖,城门里及城门里人之说。
  人人都说家乡好,而说城门湖为 “四季美”是不为过的。我家就住在小城门湖的汊子里。少时,经常去看望家住大城门湖边的姐姐,每次都不走公路走小路,而且次次都爬到小城门口的军山和大城门口的城门山顶上,痴看湖区的美景。春天,手拿装满蒿粑的手袋,倚靠在山岗上,望湖岸一片金黄,蜿蜒起伏的菜花和绿油油的麦地,美得让人窒息;夏日,挎着满篮的粽子,行走湖岸,回望湖内,波光粼粼,碎浪逐舟,夕阳斜照,静得让人发呆;秋节,携着月饼盒子,走着山路,斜瞄湖面,水映斑斓,金色的稻穗,红色的高粱,淡黄的树叶,艳得让人眼花;冬时,吃着姐给的烤红薯,端坐山头,向远处瞭望,小雪染白了原野,白茫茫一遍,唯有微澜的湖水,像眼睛一样,清澈如许,说不尽的深邃和悠长。来去姐家的路不算长,但总是期期艾艾地走很久。沿着湖边或山路行走,心情不知有多舒畅,三蹦两跳,或在湖中掬水,或折花在手,四处张望,巴不得能看懂眼前的一切;脑海中溢满碎浪声,和风声,树涛声和野鸟声,独独遗忘了自己的脚步声,走着走着,神情陶醉,脚步飘然,外人看来,活脱一个顽皮的少年。每当行走在山坡上,眺望四野,心里总在想,不知哪里还有比家乡更美的地方?
  至今,说到湖中的美食,仍然会不由自主地心生馋意。春天湖滩的嫩蒿可以做喷香的藜蒿炒腊肉,夏天野藕莲子可以解馋,秋天鱼虾可以当菜,冬天河蚌可以煮汤,湖边人只要湿了身,下了湖,从不会空手而归。日常缺什么,首先想到的是湖。家里来了客人,应母亲的差遣,到湖岸买几条鱼招待客人。家里蒸粑,在湖里的藕池里采几片荷叶做隔布,蒸出来的粑个个喷香;少了猪食,驾船到湖中打水草菱藤;偶然手脚受伤出血,到湖边找贝壳研磨成粉,撒在伤口上,立马止血,用不了几天,伤口就会愈合。初次离家上学,临行前,与发小躺在湖边,傻乎乎地想,数千里之外的哪个陌生地方,有没有湖水?如果没有湖,那该怎么办呢?
  家乡的山水孕育朴实的水乡文化,家乡的山歌是水做的,湖生的。男女隔湖汊相望,要表达心情,就来几句山歌。“心想唱歌就唱歌,我的山歌比你多,日唱山歌当茶饭,夜唱山歌当被窝,口唱山歌心快活”,“我在此地唱一声,看姐知音不知音,如尔是位知音姐,山歌就是做媒人,慢慢唱动姐的心”,这样的山歌能不醉人心田?劳动欢乐,以水为题,依水旁湖,唱段山歌。娃儿湖滩上放牛哼《放牛山歌》,引寻找放牛的伙伴。农民在湖边水田里,边走边唱《手扶犁靶鞭赶牛》,唱出心中的憧憬。车水抗旱时,清一色的姑娘小伙,伴唱对唱《新打脚车四步头》,唱出心中的欢乐。歌声里,有水的绵长和欢乐,湖的美丽和宁静。至今,只要听到家乡山歌的旋律,眼前就会出现家乡梯田,池塘,绿树,瓦房,长垄,湖水的完整景象。家乡的山歌,故里的四景,母亲的味道以及亲人的温情,是我永远的乡愁。
  城门湖是城门里人的母亲湖,每每回到故里,总会在湖边伫立或徘徊,醉看美丽的山水演绎着城门湖和城门里久远的历史。鲤鱼山,野猪岭,军山,贞烈埂,金鸡嘴,白马庙,九里垄,狮子山,这些熟悉的地名记载着城门里的荣耀与美丽,城门里人的愿望和憧憬。如今,恰逢盛世,美好的愿望正在逐步实现。鲤鱼山的鲤鱼尾巴还在,野猪岭也见野猪踪迹,但军山不再住兵,贞烈埂不再是旧日妇女桎梏的象征。金鸡嘴上不但有金矿,还有国内首屈一指的大铜矿,指不定你家的首饰和电器里,就有城门里出产的金和铜。现在,随着延续千年的县治撤销,城门里都是城区了,昔日独腿白马昂首挺立的地方,今日是古城的生态示范新区,甚至许多人提议将小城门湖区打造成湿地公园,成为古城,乃至长江的“肺”。城门里的九里垄和狮子山,如今是高速铁路公路设站的地方,从这里可以过汉口,上京城,到南昌,下广州。城门里人视如寻常的食物,如蛋丝,豆粑,蒿粑,红薯等等,成了城里人眼中的绿色食品。起源于城门里、家人信口唱来的九江山歌,早就列入了非遗目录,走出家乡,响誉大江南北。发小曾酒后乱言:“外乡人学城门里人做蛋丝和豆粑,肯定也要学城门里人说话的腔调,不然,咋个唱得来那甜美的山歌呢?”也是哈,谁不羡慕和向往如此美丽、富饶和恬静的城门湖和城门里呢?
  
                               
                               二0一七年八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