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婚恋情感推荐
杜娟(中篇小说)
文/刘卫 我要讲的杜鹃是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湘西南一个偏远...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短篇小说  
婆媳
  
                                               文/王晓尘                 

     那天晚上,我跳完广场舞,漫步于回家的路上,一面颇有兴致地欣夜景。
     弯弯曲曲的柏油路,行人车辆很少,显得宽阔而寂寥,在路灯的映照下,乏着梦一般的光芒,宛如一条深水溪流在静静地流动,鳞波闪烁,熠熠生辉。
    那两排路灯明朗灿烂,逼得星辰失去了光辉,把天地交融在一起,夜色显得壮观而神秘。
    我触景生情,灵感突发,轻声吟道:

    路啊,路,无尽头的路,
    无量的胸怀承载着
    层层轮痕足迹,
    回响着无声的悲歌欢语。

    路啊,路,洋溢着光辉的路,
    无限的深情追怀着
    芸芸欢乐哀伤,
    寒风啸鸣叙说着昔徃。
 
    路啊,路,倒空了行人车辆,
    留下悲欢哀乐的韵律,
    有你的心声,
    也有我的忧虑。
    ……
     “你的舞跳得不错。”突然在我的背后响起一个女声,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驻足,回头看去,只见两个戴口罩的女子,在我的背后走着。我立即认出,她们是刚才在我旁边跳舞的那两个女子。很明显,她们是和我搭讪。我心生怨气,怪她们打断我,赶跑了我的灵感,但出于礼貌,不动声色地说:“过奖了,谢谢。”
    她俩牵着手和我并肩走着。
    她们虽然戴着口罩,但她们的形体告诉你,是一老一少;老的约莫四十开外,少的大概二十出头。
    我随口问:“你们是母子吗”
    “不是,是婆媳。”老的说。
    “我以为你们是母女俩呢。”我意识到不该这唐突地问,于是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该这样问。”
     “也是母女俩。”少的说。
     “还是朋友。”老的笑着说。
     “啊?你们把我弄糊涂了!”我不解地说, “你们的关系这么复杂?”
     “你感到奇怪吧?”她们说。
     “是的。”我疑惑地说,“既是婆媳,又是朋友,这样的关系我理解。至于还是母女嘛,那我就……”
     “不理解了,是吗?”她们打断了我的话,笑着说。
     “是的。”我说,“请解释。”
     “婆媳之间只是情亲关系,没有血统联系。”老的说,“母女之间既是情亲关系又是血统关系。朋友之间彼此有交情,互相尊重,互相倾慕,互相帮助。我和我儿媳的关系,是这三种关系融合的结晶。”
     “你说得好,做得也好。堪称新型的婆媳关系。”我赞扬道。
     她对我的赞扬不置可否,接着说“这人世上,自古以来,婆媳之间关系就不好相处。婆婆主观武断地管教儿媳,让儿媳听她,尊重她,孝敬她,结果适得其反。儿媳呢,自然口服心不服,甚至口心都不服,不会从心眼儿尊重婆婆,甚至厌恶她。这样她们之间本来具有的代沟,越来越深,关系越来越遭。因此,依我看,要是婆媳一起努力,打造成母女关系和朋友关系,她们一定能相处得和谐融洽。家和万事兴呀,要是每对婆媳都能按照我说的去做,关系一定能处理好。”
    她的话像第一声春雷,在我的心谷里激起了巨大的回响,唤醒了我心灵深处休眠的意识——我仿佛突然醒来,意识到沉睡了一万年。我从来没有像她说得那样去思考婆媳关系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我想说些什么,可是找不到适当的词语,默默地走着。
    “你咋看待婆媳关系这个问题?”她见我沉默不语,接着问道,仿佛要和我展开讨论。
    “哦!哦!”我心悦诚服地说,“你的看法很新鲜,也很科学。我很赞成。”
    “我们俩感到很亲,要是离开几天,就会彼此想念。”说完,她们快步走去,步态轻盈而稳重,透出了耐人寻味的韵味儿。
    我不由地停下脚步,望着她俩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觉得,她俩的身材仿佛出奇得高大,满身闪烁着辉煌的光芒!

                                2017年12月8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