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讽刺伦理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短篇小说  
领赏
      
                                             文/金兰仁

    开完职工代表大会后的一天下午,快下班了,坐在椅子上,检视目前的情况,心里感到很轻松。虽然单位大职工多,涉及专业多,但工作都已安排好了,大家干劲冲天,自己把关就是了。职工收入高了,找麻烦的人少了,很清闲。倒是想起业余时间干啥好呢?现在来客少了,不用陪同了,时间多了起来。玩牌打麻将不是自己的爱好,唱歌跳舞那是娘们的事。年纪大了,不想到处参观学习,让年轻人多出去,见见世面,积累经验。对,看看书,写写文章,这事高雅,符合身份。
  说起写文章,心里总有遗憾。高考当年,听从姑父劝告,选学理工,抱着弄一个饭碗的想法,读大学和研究生。现在看来也是对的,如果当年选择从文卖字,今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这些年,闲暇之余,匿名发表了几篇文章,过了把小瘾。唉,没有法子,平日里要带队伍,要生计,如果自己带头写文章,上行下效,单位咋办?写文章是好事,可以提高职工文化素养,但毕竟不是单位的中心工作,不能投入过多精力,文章是不能立竿见影地来钱的。因此,尽管心里有千般馋虫在蠕动,经常会有写东西的冲动,但还是割舍了爱好,全身心做日常工作了。平日里,看到好的题材也只能发呆,失掉许多机会,彻底当看客了。
  想起写文章,浑身就有年轻时的冲动和劲头。去年到天津开会,碰巧隔壁举行新闻与网络论坛年会,偷偷地听了半天讲演。嘿,隔行如隔山,原来自媒体如此发达迅捷,不像报纸及杂志编辑部,投进去的稿件几个月都没有回音。自媒体用打赏的部分金额做稿费的做法很好,这不就像平日里单位提供研究报告,对方付费一个道理?不同的是,那是单位行为,写文章是个人行为。如果文章好,不怕没有人赏识。
  对,与那次会议上获得的几家自媒体编辑取得联系。拨通了几家电话,对方无一例外的表示欢迎,而且承诺用笔名,不做读者推介,稿费从优,取打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多了的话,代缴税。别说,这里的审稿速度比传统媒体快N倍,几天就可以见读者,稿费一篇一结,从不拖拉。第一个月统计,稿费总量不多,但不当回事,本来是爱好,过把瘾,不靠此生活。
  上个月,岳父的忌日恰好是周六,邀集弟妹同去公墓祭扫。途中请他们吃午饭,说:“吃稿费,爬格子换来的。”
  小弟是做生意的,早就是千万之上的人了,对工薪阶层小钱历来不感兴趣。但稿费来源于打赏的说法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待我将写作过程及稿费支付办法说了一通后,小弟用商人的眼光分析道:
  “网络秀直播是先买票,才能进入观看空间,靠青春靓丽的容貌及夸张的动作,步步为营,吸引人打赏。文字为主的媒体,是先看文章后打赏,是否打赏,不影响读文章,现在都是快节奏生活,谁还有闲工夫去琢磨你的文字?有闲、有兴趣、有水平能体会文章内涵,并引起共鸣,不由自主掏腰包的人,大多没有钱。当然,定向吹捧的文章例外。现在,除少数名家外,文章如果不与摄影、电视及电影等媒体合作,基本不来钱。明星是出演影视歌舞作品并出名后,星迷们着狂,看人打赏的,而不是明星们网络上的几行文字的品味高,吸引人打赏。至今为止,大多数正统作家,收入并不是特别高,也没有听说哪位因赏钱致富的。没有法子,有些地位显赫的人,字丑文差,但价钱高,销量好。其实打赏也是看人的,如果是一位无名作者或者退休多年老头,会有几人打赏?”
  看来,生意人,对怎么来钱的事感兴趣,并且看得比常人透彻。仔细思索,言之有理,如果天津会议上听说的是理论,那么,小弟说的就是真经了。最后,小弟分析了近几个月来我的稿费情况,告诫说:
  “每篇文章的稿费是原来纸质媒体的十倍左右,估计有问题,查查,免得掉到在坑里了。”
  言之有理。近三个月,稿费逐月增多。编辑曾来过几次电话,高兴地说,文章越来越受读者青睐了,近期打赏的人多,单笔也大,每篇文章都有原来的好几倍。今天听了小弟的一番言论,虽然是合法收入,心里感到不踏实了。
  于是,翻开文章页面,查看打赏的是哪些人,并求助编辑,弄来详细的账单。经对照,亲朋好友,人多但打赏金额少,最大的一笔还是老婆赏的。素昧平生的人,偶然有,但打赏金额小。以上二者,不但单笔金额小,总量也只占极小一部分。而同事及有工作关系的人,打赏的次数多而且打赏的单笔金额大,总额占绝大多数。
  还真是有问题,想起来是自己得意忘形,漏底惹的祸。七月初,劳动人事部门召开本单位年轻学生入职大会,照例去讲话。会上,脱口而出,将自己业余爱好分享给年轻人,期待他们在工作之余养成健康向上的好风气。应该是那次会议之后,写文章的事儿,在单位传开了,许多单位职工及熟人有意无意地称赞自己,机关几位大妈,还把自己当正面教材,用以教训喜欢打麻将、喝大酒的丈夫及儿子。
  当时,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好,对单位及个人应该都是好事。前两个月,网站开始约稿催稿,并根据读者留言,划出文章写作方向。当时,自己还自认为是文笔好,文章精彩,有水平,内心很得意,大有英雄找到用武之地的惬意。所以,按照编辑的意思,将文章在QQ、微信等社交软件上转发,扩大影响。每次文章发表后,许多熟人,同事都点赞,当面或来信称赞。其实,原来心存顾忌,怕大领导及职工说自己不务正业,差不多半年时间过去了,并没有人表达类似的意思。于是,胆子大了,而且听了媒体的劝告,用真名发表了几篇文章,并配有编辑润色的、带有自吹性质的作者简介。
  唉,无法猜测所有打赏者内心活动。但可以想象,如果自己不是单位的头,会有这么多人打赏吗?再进一步想象,如果某人打赏多了,会不会生其它事儿呢?不是多虑,而是后果太可怕。思虑再三,立即停写,将收入交到办公室,算是单位创收。昨天,发小老王知道后,笑话说,还算聪明,当成单位收益,如果有人使坏,要百分之百地退款,还要贴补自媒体收取的百分之三十管理费用。
  想想也是,市场化的社会里,不是什么人,什么事都可以与钱挂钩的,本是公平合理的事儿,常常会因为时间、场合及人员的变化,而偏离原来的目标。算起来,真是蚀本的买卖,不如投稿到报纸、杂志或是不与打赏直接联系的媒体。因为在那儿,读者与作者只有心灵上的沟通,没有经济上的往来。
  看来,如果灵魂与金钱同路,或早或迟会被金钱浸润的!
                
                二0一七年十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