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4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中尉笔记;曲阜的庄重
文/艾平 火车到达兖州车站,已是夜里十点半钟,候在长廊出口的主儿,冲上...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莫让悲悯走远
 
                                              文/艾平

  佛祖开山,坐位凌霄殿,立普度众生招牌办公,勉励地球人以慈悲为怀,泯化私念,拂去世间苦恶,修成正果。佛祖大慈大悲襟怀非常人所能就,更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参悟得透,因而,立足于自己的一锥地上,做点手边益事,讨个好心情,把人性实落落地突出来也就够了。
  我先要说的故事,聚焦于刀口上的人性,它不是生活常态,却泛起羲光。
  1938年秋天,常村寨垣被土匪王老末勾结国民党溃兵打开,祸害一天后,终被当局地方武装和村民逐出寨子。在黄昏逃离时,土匪绑票了五百多乡民,一个黑脸匪徒叫曾祖父给他挎抢来的半篮子弹。走到南澧河滩,那匪徒看曾祖父磨磨蹭蹭,喝斥其放下篮子,举枪对他扣动了扳机。曾祖趔趄一下,倒在河滩上,之后,那匪徒嘿嘿两声,提篮而去。
  曾祖从懵晕中醒来,看自己无恙,侥幸捡条命,赶紧淌过澧河,回到家里惊魂方定。族人或以神灵庇佑猜测,或以土匪枪法失准论断,更有曾祖父诈死而避过土匪施暴说法。多年以后,我听说这个有趣故事,向族人探寻事情来龙去脉,疑窦开释于曾祖父的季子——我叫四爷者的一番灼见。他说,土匪枪未打中人,是其没有真打,相距不到十步,枪下焉能生还?大凡那厮看曾祖父年事已高,没油水可榨取,只能成拖累,恶作剧一下了事。四爷在乡中学教书,曾遭遇过那场匪劫。
  土匪人性回归一瞬间,于是有了一袭生命火炬传递。悲悯打折了暴恶的穿透力,也拯救了无望的生命。
  悲悯是内心迸发的情愫,也是对人世的一种态度,尊重了别人平息自己的忐忑,归宁静于布道之后——施予者与被施予者的生命没有差别,寻求感恩的援手不叫悲悯,只能称施舍或捞资本,而漠视苦难或错误,压根儿与悲悯不沾边。
  有位少妇扯着一个五、六岁小女孩,到一所职业学院咨询,离开时,她的公主没有走敞开的偏门,而从关闭的中门一端间隙溜了出去,紧随其后的娘亲也顺势打那儿挤出。直觉告诉我,童稚的天性符合她的年纪,而她娘亲的动态势必启蒙女儿随意性格,放任疯长的树木会怎样?视而不见的保安施肥了莠草,悲悯的光线在他这儿拐了弯,不自觉中充当了推手。
  悲悯情怀不是见落水者干嚎抹泪,或者怂恿别人下水施救,也不是诅咒地滑该死的水,更不能以孩子的淘气推卸自己想救助而放弃的理由。悲悯在于一颗心炙热风口上的冰冷,把手里的果皮投进路边垃圾箱,将本不需要的一撮蔬菜从雪地上摆摊大妈那儿买走,让斑马线上的学生走离前方再启动轿车......
  绿灯亮起的时候,生命的通道向一切有知觉者打开,福音波流人均等分接纳,没有高贵与贫贱之别,因而人类酷爱绿色,它是生命的符号,乃至阳台庭院植草栽树,为了一份眷恋和等待,呵护从晨起开始。
  其实,用哈气暖手的清洁工,不会由于地上多几片果皮而犯难,他不过得到一丁点暖意罢了。卖菜大妈也不会计较赚个把铜子,巴望是早些回到家里吃上热饭。那些急匆匆赶路的学子,老师的教鞭狠敲几下也无妨,而善行在举手间,缔造不了神话,也伤不着元气,然而几人这般这般?
  凡心丹炼,悲悯自生,晨起打坐,逊于施舍片食。草裹荠荠,菜色黯然,落根荒野,胜似无根浮萍。岚气绕峰,兀自豪气,云裳翩然,不如粗袄暖和。
  拿身处弱势一方矫情,更是一种病态心理,犹如打捞沉香木,自己需要才涉水摸宝,既表演了泳技,又可透示悯爱。
  劳模王久患椎间盘突出症,夜里不能安睡,上班缺精神,他的领导自云得到气功真传。两人在车间碰见后,做领导的问这问那,说到兴头上,便要发功为王久治病,老工人推脱不过,只好由他。于是,这个绰号祁半仙的头儿,旋即两目微闭,手若托球,既而喊声“着”字,然后徐徐吐气,挽手收功。毕,问椅上躺者症候轻否,王久满脸堆笑连声叫好。过后人问其详,答曰:真一鸟巫师。
  武林打假狂人徐晓东如果在场,非揪他耳朵转两圈不可。换句话说,老祁这厮固然动作快而坚决,悲悯之心焉在?技痒是真。故而,悯爱的光芒单看表象东西还不够,真诚赐予或是虚情投送,有质的差别。
  我们生活里不缺少玫瑰和兰花,问题是老想自己拥有,装点一下别人,便有失落的沮丧,诗和远方渺然于心。
  待花儿枯了,该插到哪里去,这光景才想起找个下家,自己好手留余香,可是一切太迟了,谁乐意替别人打扫卫生呢?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