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文艺评谈  
狗苟辩:戊戌诉说
    
                                                 文/姚永庆

  狗,终于在戊戌的2018年获得了安歇。
  尽管在其后的365个惶恐的日日夜夜里,狗还会被不长记性的人们骂及伤及,但总算因为我们中国人要用狗祈福纳祥,我们终于停止了对狗的无端陷害和无耻谩骂。甚至,狗的汪汪一叫也被我们幻化成最美妙的声音作为中国人贪婪发财的旺之妄念而荒谬的伴奏着,吠然应和着。
  总而言之,一向未被善待的狗们,在戊戌的2018居然成了一切美好的事物的总代言人。——不,吉祥总代言狗——我们发财妄想的无耻依仗和贪恋痴梦的心理依托。
  然后,从那一刻开始,也即从大年初一开始,所有无耻的中国人都带着在过去岁月里从不待见的狗去四处拜年问候,去探亲访友,把一切美好祝福的陈词滥调都招摇地用狗的身份说出。
  但是,我怎能开得了口啊!每当我要说出那些吉祥话时,我发现,所有与狗相关的语言无不带有恶劣的贬损和恶毒的咒骂的恶迹。我在哪里能寻找那些既不撇开狗又能带有对他人美好意愿的祝颂语呢?
  狗东西!怎能成为我们中国人的美好呢!?
  我的荒诞无以为解了。
  但新年开始了,容不得你再犹豫,容不得你为难在狗德的概念里摇摆不定,你的祝颂词必须得赶紧用狗的意思说出。因为你还有家人族众,因为你还有至爱亲朋,因为你还有曾经的同学少年,因为你还有不太密切的同事同仁,因为你还有姑且的和解者,因为你还有儿时过家家的恋人们。你得立马用带有吉祥的狗词狗语祝福他们,而他们也还在期待着你用旺狗的祝福语带给他们戊戌的美好愿景呢。
  我几近崩溃了,脑海里一切企图美好的搭建均在狗的干扰下坍塌成一锅滥粥而不知所以。
  狗,撇除它戊戌吉祥代言者的临时角色不顾,狗呈现给人们的恰恰是一堆难以启齿的恶言恶语:
  当某个人德行无道时,我们骂为狗东西。
  下三滥者的所作所为,则被我等蔑视成狗屁不是。
  奴颜婢膝者,我们鄙为狗奴才,狗汉奸。
  给当官的跑路者,我们痛斥为狗腿子,乏走狗。
  不知感恩戴德的人,我们怒为狼心狗肺。
  为歹人出谋划策者,那叫狗头军师。
  仗势欺人者,那是狗仗人势。
  您的坏毛病,我们则说阁下改不了狗吃屎。
  投机钻营者,我们指斥为蝇营狗苟之辈。
  坏人要发难了,那叫狗急跳墙。
  咬人的文犬,连鲁迅也跳出来大喊“痛打落水狗”。
  对吹嘘者的夸耀,我们说那是卖狗皮膏药。
  你这人很怂,我们讥讽为狗熊。
  一个被骂得很惨的人,我们说他被唾袭的惨状为狗血淋头。
  你说的话毫无可取,那就是个狗屁。
  你这个人一无是处,那就是堆狗屎。
  一个下作的人,我们同仇敌忾斥为猪狗不如的人。
  手脚不干净的人,那是偷鸡摸狗的人
  不正当谋事的人,那是鸡鸣狗盗之徒。
  不上看的花,我们嘲笑为狗尾巴草。
  一件未必好的事终于有了好结果,你非要说成是狗尾续貂,好了也白好。
  天津美食包子,曾被蔑称为狗不理。幸得后人不信邪,反其意而用之,终成正果。
   即使是人类因误解而彼此伤怀,也要把狗拖进来评判恩怨,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最恶毒的国骂:
  狗
  日
  的
  !
  最刻骨的仇人:
  狗
  娘
  养
  的
  !
  狗,在中国,在中国人嘴里一无是处。它的一切,随肢体的从头到尾,由里至外,无不被中国人赋以各式各样的骂词,虚拟成千奇百怪的愤慨之语,以做为中国人泛滥贬损的借用之词:
   头:狗头军师,狗血淋头,恶首之借用也!
   眼:狗眼看人低,小人心态之恶指者也!  
   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无善意之指代者也!
  脊:断了脊梁的狗,人格散失之言也!
  腿:狗腿子,乏走狗,恶当差之借用也,
  爪:狗爪子,孩童不洁的手掌——妈妈之嫌语也!
  尾:狗尾续貂,美好的错用之可惜者也,
  皮:狗皮膏药,妄言之虚假者也!
  心:狼心狗肺者也,不仁之人指代者也!
  粪:狗屎,无用之人之借指者也。
  气:狗屁,无信之言之替代语也。
  不管狗为我们做过什么,狗之功德,我们全TM的昧着良心在对人与物的痛斥中骂以狗的恶言毒语来释怀逞强,以图快意。尤其是,你们把狗给吃了,你们居然还说人家是上不了席面的菜。
  什么叫人的下作?难道我们这些无端骂狗者不知其耻反站在道德至高点上,以正义正确之身来扫荡人世一切皆可以狗痛斥的人和事还不算下作吗?
  人啊人!我们无耻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们下作到无可再下的地步。
  我们的人性到了荒谬绝伦的境界。
  统而言之,在中国,但凡一切歹、邪、坏及假、恶、丑,所有不良者,所有不被中国人待见者,我们一概以狗言之,一概用狗骂之,一概用狗侮辱污诬之,一概用狗陷对方于绝境之。于是,我们的发泄畅快了,我们的愤慨释然了。
  这就是中国低端狗文化的全部意义。它与西方以狗为宠,视狗为人类的最忠诚的朋友的文化大相径庭。中国的狗文化说白了,它的核心意味就是人类自身的狼心狗肺罢了。——瞧,还是把狗给捎带上了。狗,就是我们和狗们的屈辱文化。狗的屈辱在先,我们的屈辱在后。在后才是真屈辱——人类的奇耻大辱——咒骂自己应当感念的养育者和恩人(恩狗)。
  为了避嫌,我想说,狗在西方,在洋人那里被善待,它被视为人类的忠诚者,这不是我崇洋媚外,认贼作父。
  狗在东方的中国却是最大的蒙冤者。
  如果问一下狗:上面那些被借骂、被恶意指代的那等贱事你们可曾都真做过?狗说:
  “哪里呀!天下奇冤啊!”
  “那些恶行恶德,我们可一件事没做过,那全是你们人类自己干的呀!你们人类干了这多伤天害理的事怎么要委过于我们?你们那些龌龊心理我们从来不曾有哪怕稍微显露于心都没有过。人类的投机钻营怎么就成了我们狗们的蝇营狗苟呢?应该是你们“蝇营人苟”才对呀!”
  那你们狗究竟为人类又做过什么?我问道:
  “干过什么?”
  狗,平静的说:
  “谁为你们看家护院?”
  “我们狗呀!”
  “谁为你们打猎捕獸”
  “也是我们狗呀!”
  “谁为人类生死不辞,奋斗终身?”
  “还是我们狗们呀!”
  接着狗问道:
  “你知道狩猎两个字怎么写吗?”
  容我百度一下吧!很快会查到。我说。
  狗说不用了“都是两个带犬字旁的字”
  “这意味着狩猎是我们狗的职业——不是为我们狗的职业,是狗为人类的职业啊”
  “你们人类在人类社会早期生产力十分低下,难以生存,是我们狗们养活了你们”
  我愧然点头。
  狗又继续说:
  “可你们人类为我们干了些什么?”
  我木讷着。
  “当我们冒着生命危险,遍体鳞伤的为你们人类捕获一头野猪时,我们狗们得到的只是你们人类吃剩下的一根猪骨头”
  “可我们说了不公平了吗?没有。”
  我惭愧附和道:是的,你们没有说丝毫的不公平。
  “这还不算你们人类的恶迹。”
  哦?我越来越怯然了。
  “什么算我们人类的恶迹?”我问正在垂泪的狗。
  狗接着说:
  “我们养活了你们,一旦我们狗老不中用了,你们就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不,应该用你们人类唯一的一句对狗的公正成语来说,那就是是兔死狗烹,你们人类把我们狗宰杀了,烹饪了,暴食了。”
  我被狗的说法愕然了。在狗的面前无地自容。
  狗依然没有愤怒,依然平静的说:
  这就是我们狗的一生,悲惨的一生。
  狗说:
  “你们人类形容自己的悲惨遭遇叫做死无葬身之地。可我们狗死了才是真的尸骨无存,死,无需葬身之地。我们狗是没有坟墓的。曾经煌煌的汉唐古国,如今墓冢万堆,陵园伟岸,却找不到我们狗的葬身之所”。
  狗看了我一眼,我胆怯的退了一步,只听它又自问自答道:
  “狗的悲惨命运结束了吗?没有!”
  “人类险恶般的聪明在于你们懂得什么叫物尽其用。我们为你们人类狩猎后,等待我们的命运是你们把我们狗们宰杀吃了。”
  狗说:“这还不算我们被吃干榨净”
  我强制着自己恶翻的呕吐。
  “我们被宰杀了,你们人类还把我们的狗皮制成美丽的围脖戴在你们可爱的女人脖子上,用我们的苦难的毛皮换取她的妩媚,换取床笫间那起伏浪荡的对你们的欢悦助兴来说那一次次性高潮的嘤嘤声。还把我们的皮制成暖和的褥子垫在你们的炕上,暖和残杀我们的男人们那壮硕的屁股”。
  我为自己居然是人类而羞愧难当。我愤然道:
  “我等不是人,我等猪狗不如!”
  狗立马回应道:
  “错,你们这才恰恰是人种”
  “你说自己是猪狗不如,你是在骂我们狗。你还在贬斥我们狗,抬高你们人。”
  此时,我在人的语境里醒过弯来。诚恳的说:
  “是的,是的!”
  “尊敬的朋友啊!”我求乞道:
  “你得容我说说”:
  “我们的确猪狗不如!在所谓道德评价上,我们人类实在是比不上你们狗的品行。在狗面前,我们人类不配言道德。”
  狗说:
  “狗的一生都奉献给你们人类,从幼年始能看家护院,到壮年狩猎捕獸,我们的一生是为人类拼搏的一生。是的,你们曾用拼搏一词来形容你们在奥运赛场上的雄健的风采,在家国事业中用来歌颂你们的献身精神。即便是竞赛未得奖牌,建功未予表彰,那也因辉煌粉饰过你们民族的业绩、壮怀过人们的意志去光宗耀祖过吧!然后,当我们的生产力耗尽,你们人类就把我们给烹食了。直到我们生命的最后,我们还贡献了我们仅有的骨肉。这还不算完,你们还活拔了我们的毛皮,制成衣饰之物,让我们狗死了还能继续为人类服务”。说到这里,狗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
  “朋友,(它嘴角带着轻蔑)这并不是我们狗的全部悲惨!”
  那是什么?我用一种近乎惨烈的“居然”,问道。
  “我们的真正悲惨是——”狗昂其头,面向苍天用世间少有的悲凉诉说着:
  “什么是狗的最大悲哀?”
  狗,以一种大法官的深重沉吟,总结陈词道:
  “当我们狗们为人类奉献了我们的一生——被吃干榨尽,被兔死狗烹后,我们还居然背负着人类的骂名。我们未被歌功颂德,而是被用无休无止的无端骂名来践踏我们为人类一生奉献的无以伦比的功勋。你们蔑视我们,诋毁我们,而我们不知其由,不明其理。你们也不辩其由,不申其理,义无反顾的就把我们宰杀了。对自己的朋友痛下宰杀之手,你们对这个世界不作任何交待,了无牵挂,尤如杀害我们时你们抽刀时那手臂一挥那样的优雅从容;你们坦坦荡荡,对残杀我们的暴行竟如此洒脱逍遥而毫无愧疚之感。”
  狗继续说道:
  “在人类的词典里,差不多不可尽数的恶劣的词藻和成语都带有一个狗字。”
  “这不能不让我们狗们想起你们人类那个引发六月雪的叫做《窦娥冤》的那出悲情戏的中心词‘鸣冤叫屈’来。面对你们的包公包青天,我想问:我们狗究竟对你们人类咋的了,你们如此栽赃狗们,如此不遗余力的喷粪陷害我们!”
  “你们知道吗?最大的败德是什么?”
  “哦?败德,最大的败德?”我惶恐着。
  狗继续说道:
  “最大的败德是背信弃义。这个,谁能做得出来?只有你们人类。我们虽然没有人类那样的文化典籍,但我们狗的语境和狗的意识里绝没有背信弃义的道理。我们只有唯一的守德,那就是忠诚,为人类而忠诚。这就是我们狗的无字《论语》。无论你们如何伤害我们,我们永远坚守这份德行,即便是在你们人类要宰杀我们的屠场上,我们也是流着血和泪与人类的刽子手们用血的忠诚告别”。
  说到这里,这个狗终于愤怒了:
  “虽然狗没有与人类雌性的交配权,我们私下从没有干过被你们人类指斥的尤如贾府的焦大痛骂大观园里的那些吊膀子爬灰一类偷鸡摸狗的肮脏事,但我不能不说你们人类才配这样一句国骂,你们人类,——不,让我仍公正的为你们缩小一下道德指斥的圈子,应该是部分无良人类,它们(不是他们)才是:
  狗
  日
  的
  !
  狗说完了这些,悻悻然却也带着某种轻松的走下它慷慨激昂的山岗。我隐隐约约听到它在咕噜着什么:
“什么?我的忠诚的朋友,你在说什么?”我把头伸向狗边。
狗言道:
  “我晓得今天这番话,你不敢说给中国人听,那你就把但凡涉及中国人的词语换成华夏人或震旦人,以作政治避讳。而今天你我之谈就叫做《狗苟论》吧!意在用姑且之言来化解你这个人类背叛者的风险。”
  狗,还在替人类考虑。这就是天地间无以相提并论的伟大的忠诚。
  狗,你是不是该算这个世界最优秀的物种?一切其他物种,特别是人类,尤其是华夏人——我立马采用了狗的用词建议——我以为都不配与狗同日而语。
  狗!
  ——一个伟大物种。
  一个拥有无字《论语》的伟大的非人类族群。
我在戊戌2018祝福你。
——土里巴人如是说

  写于戊戌2018年正月初三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