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3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散文诗推荐
菊颂
文/谢明洲 清早。有盈盈的晨光细布。 安然的菊,玉立在暮秋的案台...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现代诗歌  
诗画册
   
                                         文/蔡红柳

    人的灵魂来自一个完美的家园,那里没有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污秽与丑陋,只有纯净和美丽。灵魂离开了家园,来到这个世界,漂泊了很久,寄居在一个躯壳里面,它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忘记了一切。但每当看到、听到或感受到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时,它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动,它就会觉得舒畅和亲切——它知道那些美好的东西来自故园,那似曾相识的纯净和美好唤醒了它的记忆,于是它一生都极力追寻着那回忆的感觉,不断朝故乡跋涉,人的生命历程就是灵魂寻找它的美丽。   ——中国古曲网动漫《诗画册》前言

     偶然,与你遇合。
     生命本是一场奇遇。
     栀子花与夏夜的风遇合,于是有一段沁人肌骨的幽香传世;素笺与蘸满悲欢的狼毫遇合,于是有一首孤傲的词开放;灵魂与某个刻骨铭心的片段遇合,于是有了那瞬间的灵犀一惊。
    一个忧郁的时刻,打开《诗画册》,一缕幽情飞出屏幕,如江流曲折宛转,萦回不绝。

                                梦落古巷

     古巷,青石板,窄窄的一条梦之路。
     两侧是古老的江南建筑。我无幸行走其中。然而,我熟悉它们,如同前生的某个片段,深深烙入记忆。
     不知为何,见到这样的古巷,心中会生出淡淡的乡愁。
     一串红灯挂在灰暗的老照片上,并无不和谐之感。灯映照的,是否是一位独自行走的旅人?他漂泊天涯日久,见到灯光,便生出如见故园的惊喜和温暖之感。
     抑或是一位深居简出的文士,在经历了世态炎凉后,把凌云万丈才都封锁在一扇小窗之内,付与这永恒的春花秋月?
     也许是一位恋爱中的女子,她襟上留着苏州街头叫卖的白兰花的气息,正沐浴着酡红的灯光,想象将这气息寄给所思的爱人?
     之后,雨落,是那样细密柔软的江南雨,草香,杏花的色彩,芦苇的瘦影,飞絮的希冀,都融化其中,化作这一场多情的梅雨。
     青石板湿了,沧桑的梦被洗净,原来那些故事千年之后依然可以鲜活,生动。
     叶子一片一片飘落,愁思被裁剪为一片一片,飘落。泪水,只在心底滑下,在梦的青石小巷里,激起微微涟漪。
     是那样轻盈的飘落,无声无息。舞姿如飞翔。
     我知道,我只有一次飘落,唯一的舞蹈。唯一的翱翔。
     我不知道怎样去描绘它,但我知道,一定要满怀珍重之情,如同手捧一滴江南早春里的晨露。
     安静地回归大地,在故园的怀抱里,幸福地睡眠。
     
                              一舟烟雨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漂泊是你生命的常态。在苏子的壮美赤壁,在柳耆卿的残月之下,在辛稼轩的寂寞带湖,在李易安的憔悴双溪。
     满载一舟梦想,你飘过。
     白露横江,水光接天。那轮纤尘不染的明月,冲淡了水面的烟霭,山光亦荡漾,水晶的声音悠然弥漫。
     转瞬间,晨曦如霞,天水晴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满载一舟梦想,你飘过。
     不觉已飘过四季。烟树几株,一片苍茫。就在回眸之间,初萌新木已成水墨浓荫;复为萧疏黄叶。
     天光变幻,掠过闪闪水波。满载人生的隐喻,你飘过。
     我知道这是一段寓言式的风光。若不觉悟,你也不会为我重复。
     江上雨落,朦胧的画境里,冷硬的心忽然柔韧,我亦满载一舟烟雨,一舟四季,一舟韶华,飘过。

                               幽窗梅影

     这窗,是我藏在心里的一种窗,古色古香,精心雕镂的花纹,并无奢华之感,只有怀思之意。隔,便过于封闭;不隔,便过于显露。这江南的小窗,恰在隔与不隔之间。
     这样的窗,只宜于读书或是观望。当夜深人静之际,挑灯进入一句清凉的词,明月便隔了这窗,以解语的清辉伴我;蛩音便隔了这窗,以浅吟低唱的韵律伴我。
     而这里恰好有一株梅,那又不同了。
     春风如酒,绰约的梅饮多了,酡红,慵懒。浅浅的一个笑,点燃一段韶华。梅,学着太白醉后的风采,我舞影零乱,便有蝶一般撩人的爱情飘落。
     花瓣掠过空气,空气里留下一抹抹浅红的划痕,芬芳未褪。
     在这样的窗下看梅,忽然想起李重光的眸子。
     双瞳,炯然,恍如前世曾见。
     手攀一枝梅,将九曲回肠的爱情隐入蕊中,一首词诞生,凄迷的彩笔,只涂抹断肠的故事。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将碎裂的故国之泪葬入香丘,一首词诞生,零落的理想,都付与苍凉素笺。
     结局必然是零落,但梅开过,梦在过。
     一卷后主词于风里舒卷,落梅满页,一纸悲欢难言的平平仄仄。

                                 温暖回归

    千山暮色,烟霭苍苍。
    日之夕矣。很久以前读到这句诗,是在《诗经》里。
    温暖朴素的诗经,置于案头,竟有一枝碧绿的桑探出书页,碧绿的家园被温煦的夕阳覆盖。
    那些江南古老的房屋,都笼罩在暖色系的霞光里,然后,是冷色系的暮霭。
    是石涛的笔墨,飘然抹过千山万壑,我故园的黄昏,宁静温馨,在肺腑里悄然老去。
    苍青色的夜晚,淡红色的晨曦,明朗的晴日。
    一切只在瞬息之间。相对于整个宇宙,我们的一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而顿悟的一刹那,有时又是一生。
    箫声萦回,天长水阔。筝韵铿然,风雨晴明。
    我来自苍茫,我回归苍茫。
    诗画册合拢,而我们的憧憬,才刚刚开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