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5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散文诗推荐
菊颂
文/谢明洲 清早。有盈盈的晨光细布。 安然的菊,玉立在暮秋的案台...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现代诗歌  
二胡:夏夜怀堂兄
                      

                                  文/杨章池
 
         1970年代末的星光下。
         屋前的溪流声和着无休止的虫鸣
         凉床上躺着流鼻涕的我们。
         燃烧的艾蒿叶驱散蚊蝇,熏出眼泪
        赤膊们摇着蒲扇,昏昏欲睡。
        突然一阵清风来——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
        悠扬,高亢,明亮
        让老秀才的旧故事
        一卡再卡,无疾而终
        我们拍起巴掌,带动村场一片响

        20米外是瘦的溪流和瘦的你
        翘着二郎腿,手抚二胡,肩膀抖动
        白汗衫在暗夜里闪光
        我们喊:“再拉一个《军港之夜》!”
        我们喊:“《渔家姑娘在海边》!”
        琴音飞扬,欢畅掩不住孤独
        你长发凌乱,恰似几曲天籁流落民间
        亲爱的堂兄,小屁孩儿们想不到
        我们会瞬间长大,你会瞬间变老
        青春飞扬、壮怀激烈的高考落榜生
        就是那咬着牙、挑不动担子的庄稼人

        就是那卑微的、日日拨打算盘的杂货店老板
        就是那东躲西藏、缺斤少两的城郊菜贩
        渔家姑娘在身边,织呀嘛织渔网
        你却被一浪打到遥远海边
        广州的某街区。你出售劣质内衣,贩卖电话卡
        勤奋如蚁,胆小如鼠,唯唯如哑
        一个月能攒下1000元。
        你的田园已荒芜,老屋已破旧,女儿打工在外也已多年。
        你是1960年生,刚好大我一轮
        昨晚我们在梦中相见
        你面色黎黑,粗粝的手指拨不动细细的琴弦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