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2-14  星期四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西藏的孩子——爱子旦真那杰游学小记
文/白玛娜珍 一 我的爱子旦真那杰(以下简称:旦)从小几...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古商城·父亲
               ——谨以此文为父亲八十大寿增色  

                                   文/木兰
   

      稍记事,父亲便说:“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去古商城走走。”自此,古商城便如倏忽而至的梦,缓缓飘落在幼年心扉的最深处。
    那个五月,简洁而纯净,适合寻根,追溯心中一直未抵达的神祉。碰巧的是那天我刚好一身庄重的黑,就如菲薄阳光下的朝圣者,虔诚低诵一座古城的跌荡史卷。 
   走进父亲念念不忘的古商城,与视线首先碰触的便是蜿蜒曲折的深巷,大凡恢宏的历史总爱以微小的端口,暗藏它的锦绣花开。浅淡的苔藓,覆盖了古商城一色的青瓦粉墙、雕梁画栋。斑驳的青灰色在古商城内若隐若现地流淌,像清晨尚带着雾气的残梦。窨子屋浅浅匍匐,井形排开,只等黎明的号角又吹响,再做一笔纵横四海的大生意。还是那青石板,只是更浑厚更沉稳。置身在袅袅升腾的历史尘烟中,眼观着明清至民国时代的钱庄、报社、墟场、驿站、衙门、作坊、银行,可以想见,当年这星罗如织的码头,停泊过多少南来北往的桅杆,沅巫两岸多少商贾云集,千帆竞发。耳畔又似闻书院、寺庙、学堂、会馆、客栈、烟馆、青楼、茶楼的鼎沸人声,可以想见,当年这湘西边陲,曾以何等响亮的嗓门,吆喝着豪迈和浓厚,经纬着它的别有洞天。 
   随着人流舒舒缓缓地往前走,轻轻触摸这500多年的商业文明,它从那么远古的地方奔涌而来,凌厉而进,最后,堂皇转凋零,喧腾变寂静,成为寻常生态,静躺在岁月的史篇。忽然间潜伏在记忆里的某种熟识的痕迹渗透出来,忽然间想起父亲,想起当年风神俊秀的父亲在磅礴的古商城,曾叱咤风云、“红”透半壁。然而命运的笔触在尽写人生的辉煌后,总会转续无常的变化。在人鬼颠倒的那年头,父亲一夜之间沦为牛鬼蛇神,并被押送还乡。此后的日子渐渐变得稀薄,父亲不得不褪却了一身才华,偃旗息鼓。理想束之高阁,梦想层峦叠嶂。后父亲平反,留在原籍,更是根绝了与古商城牵手续缘之梦。不知何时,父亲的发开始一点一点地发白,而我也开始一点一点地熟悉离父亲远去的古商城,就如父亲带着我行走在漫长而幽深的岁月里,拉着我的手,让我一点一点触摸那流淌着雨水光影的墙壁,手指间留下了潮湿的粉尘微粒。一切都那么清晰。我知道,那回不去的古商城于父亲来说,已然成了他魂牵梦萦的原乡。父亲,一定无数回梦到那儿的清流古屋,梦到那儿的青砖石巷,可他伤痕累累的人生孤舟已被浪打风吹,生生搁浅,又如何再驶得进熟悉的港湾? 
   “其实,所有的故乡原本不都是异乡吗?所谓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 
   世间的种种定位似乎早有注定,似乎也有着不可逆转的余地,但于这青灰色中,我还是寻到了前古人后来者熙攘的身影,也寻到了父亲曾留驻的足迹。我似乎看到,在古商城浩瀚的历史里,那一层层隐约剥落的岁月里,父亲以沧海一粟映衬了自己的影子,这影子曾经有一次多么华美的沉溺,父亲,他的生命的旅程因了这映衬,因了这沉溺,而变得无比浑厚、无比凝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