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2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文艺评谈  
论文学的社会性
  说到文学的社会性,首先要说到创作动机。有论者认为,文学最根本的创作动机,应当和人饿了要吃饭一样简单。那就说吃饭。吃饭,首先饭从哪里来?锅从哪里来?这都是需要生产的,生产,有典型的社会性。不说这些,单说你饿了。人在饿的时候,会主动找东西吃,有选择的情况下就选择,没选择的情况下就将就。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这就是人类的共性,共性,便是一种社会性。也就是说,人生在世上,不可能完全逃离社会性。就算你一直独居,不与人接触。你本能的人类反应,都会将你出卖到社会性里面。同时,如果一件事情的社会性较浅,比如一个孩子说“莎拉刘易斯是一个超人”,你问谁是莎拉刘易斯,她说那是她玩具熊的名字。那么这个事件的社会性就较浅,也就无法成为一个好的文学主题,除非你在写作的途中,融进更多有社会性的内容。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有论者会反复强调文字中判定性的重要。那判定性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判定性的实质,是最基本的人性在精准的表达前所体现的群体性共鸣。群体性共鸣就有典型的社会性。
  这就是文学最基本的特性,社会性。因为文学从一种辩证的角度来看,它的实质是一种社交工具。作为一种社交的工具,其社会性自然是被放在显而易见的位置上的。但我们这里要讨论几个问题。首先,社会性和社会责任是否对等?其次,文学是否有文学特有的社会责任?其三,作为一个文学家或仅仅是某方面的作者,我们该怎么看待自己的作品?是认为自己的作品被如何认知是一种概率事件,还是觉得能够通过自己文字的指向性来增加定向的概率?
  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社会责任是社会性的升级。而且,你要理解社会责任这个词,什么叫社会责任?它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在事情发生以后,人们勇于担负责任。比如肇事司机不逃逸。这是一种社会责任,但这伟大吗?不,这是本分。而另一部分,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劝导人们不去犯错。这就是一种指引的责任。比如劝导司机谨慎驾驶、劝导花心的丈夫不要出轨,劝导贪玩的小朋友早点回家,劝导想要自杀的失业者看到生活的美好。
  在这世界上,能担负起这种责任的,只有三类人:教会中的布道者、舆论中的媒体工作者、以及文化产业中的创作者。所以,我将社会赋予创作者指引社会的职能,看作是真正的创作者神圣的天职。在我看来,任何不将自身作品存在价值的一部分,定义为将读者引导向一个更为宽广而神圣的领域;不让读者更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并且应该去做什么的创作者;都是对于自身天职的一种亵渎。
  然后就是,文学肯定是有自己特有的社会责任的。有论者肤浅地认为,所谓的社会责任,新闻已经承担起来,都报道出来了,文学家说的内容,无非是一些无聊的重复。针对这种话,我甚至连嘲笑他的力气都提不起来,因为这实在太外行了,外行到连基础逻辑都不懂。
  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说报纸文章就已经足够,为什么要有《东方红》?照上面那个论者的逻辑,《东方红》只是模仿和抄袭了历史事实而已。你这就是不懂!为什么要有《东方红》?这就是形式的力量。每一种形式,都有其特殊的力量。每一种形式,也都有自己最擅长表现的内容。为什么《梁祝》可以既是越剧也能是小提琴协奏曲呢?为什么一部文学名著,会被话剧、歌剧、舞剧、音乐剧、电影、电视剧、评书、漫画诸多形式来改编呢?为什么《金刚》、《投名状》和《无间道》会被中外的大导演翻拍呢?这说来说去有什么意思?
  那就是因为每一种形式,都有自己最擅长表现的东西,而可以使得原著体现出不同的风韵。而甚至是改编者的不同,或是时代的变迁所带来的思潮变动,也会影响改编的效果与感觉。所以,每种文学形式,都有其独特的擅长之处,这种擅长可以使表达更加深刻。因为擅长的地方不同,所以能够达成的社会效果也有差异,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也会不同。
  况且由不同的人,用自己习惯的方式,表达相同的意思,这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行为,叫做传播。如果没有了传播,世上不会存在伟人。因为无论是孔子、老子、释迦摩尼或是马克思和毛泽东,他们的理论若不被传播,不被数以亿计的人,用自己的方式进行阐述,又怎来旷世的哲学家,怎来新中国的缔造者?况且,在传播的过程中,必然会伴随着革新与演变。这是基本的社会发展规律,否定这些规律,就是置人类进步于死地。
  再然后,我们应该理解一点,就是世事难预料。做一百件事情,若任其自流,那最终能达成你初衷的,不会超过三成。若事事都横加干涉,或许会更加地事与愿违。这点,作为一个创作者,应该有充分的准备。我说过,作者能够强加给读者的部分是有限的。无论读者配不配合,他最配合的,归根结底还是自己。
  但虽说一句话会产生反应是随机的。但当一个人将一些话连接起来时,就会形成一种相对的指向性。这就好比一个好的广告策划,定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一个原本更具随机性的广告的效用。这是一种社会科学。你不承认这点,就是一种反科学的表现。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之于社会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是十分渺小的。所以一个人想要强大,唯一的出路就是用自己的思想去影响人,让更多的人拥有和你一样的“思想基因”。从孔子到王阳明都是这样。只有自己的思想基因被继承了,你才能做到真正的强大与不朽。我并不反对很多优秀作者,只把自身当做一个播放器。但对于某些胸怀大志的作者来说,为了获得更多与社会的共性、与人的共性,在创作的过程中,更多地散布一些指向性,就有利于提高读者与作者的契合感。
  当然,如果有作者去一味地解释自己的文字,解释自己的初衷,这是很愚蠢的。道理很简单,还在于社会性。一个作者与一个平常的解读者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能解释出一篇文字里不为人知的东西,但是,越是不为人知,就同时意味着社会性的短浅,这种短浅的社会性,会使文字被扣上“牵强附会”的帽子。所以我只建议作者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去尝试理解自己的文字,作出一种更具社会性的解读。只要遵循这一底线,我想让自己的文字获得更多概率的认知,是合理而可行的。
  最后,社会性是文学的基本属性。同时作为一个真正的创作者,应当担负起指引社会的天职。而文学的社会责任,是不可由其它的形式来替代的。每种文学形式自身,也是不可由其它种类的文学形式来替代的。而关于文学责任,并非阐发才是责任,传播也是一种重要的责任表现方式。而我相信,读者的想法虽不能够强加干涉,但你可以通过更具指向性的文字,像一个好的广告策划提升广告效果一般,提升作者与读者的契合度。这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前提就是,要始终保持自身作品高度的社会性。唯有这一点,才是一切的保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