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2-09  星期四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岁月留痕推荐
等待荒冢开花,等待你----内蒙纪行
  文/白玛娜珍  一 藏历新年快要到来的时候,我们开着车把表妹央...
热门小说推荐
阿弥吉蒂
那是春江水暖百花盛放的季节,郑正这个地方县上报社的记者受碧溪国家森林公园老总...
散文随笔  
归来的温馨
          
                                            文/周童

    橙黄色被风褪去水分的一坨“油彩”,暮然回首时,已然勾挂于大厦与大厦间的缝隙处。模样恬淡、默然无语,极其安静地待在那里,似乎它只要动一动离去的念头,就能够把原本平和的城市割裂,在和谐的乐谱上,写下几个声嘶力竭的音符来。窗外,安静与跃动彼此融合,汇聚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让远行许久的我品味着归来的温馨。
    夜,依然如墨,黑漆漆略显沉重的涂抹了整个天空。昨日里还清晰可见的星星,此时却全无踪影,春天里肆意生长的马尾草,占据了路沿石的边边角角,当然了,它只能在这些地方生存,人工铺就的草场上是不会见到野生马尾草的身影的,在那里,只要它的身影出现,不用过多久就会被勤劳的园丁们发现,进而一步,就是彻底的拔除它们。
    大自然的花花草草,跟人类玩着捉迷藏的游戏,这里你不让我扎根,那好,我就选择一隅僻静的去处,躲藏在繁茂的冬青树的枝桠下面。野草不娇嫩,无需得到园丁们的细心呵护,有一点树木喝剩下的水;一点可以让自己直起腰身的空间;再加上风可以随时穿越,草儿就会得意忘形的茁壮成长了。如果这样还是无法生存,那就飞到更远或是更高处,想当年,它们不是经常出现在老宅子黑灰色砖瓦上吗?远远望去平整的屋顶上总会有一撮杂乱的蒿草随风颤抖,细述着老屋的历史和沧桑。那些居于地面角落处的同类们,仰视的结果是百思不得其解,是何等因由造成如此大的差距!
    这夜,喜雨从天而降,来得那样无法抗拒,密不透风的雨水紧跟风的脚步,拍打着镶嵌在楼宇墙壁上的巨大落地玻璃窗,哗,哗的声音仿佛遥远的海岸上,海水掀起的狂涛激浪。只是,现在,城市的上空只有急促又不失温柔的雨水出现,而浪花飞沫只适合在海出没的地方。我的面前,只稍一阵风骤,任由斜雨冲刷,模糊了整个视线,催眠了早已疲惫的意志,眼睛慢慢地闭上,在一夜雨水的呢喃中睡去……
    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放亮,酣畅淋漓的雨水,彻底把灰头土脸的城市粉饰一新。天空出奇的蓝,云朵也如书里描述的那样洁白,还有翠绿的草丛灌木,在阳光初升的时候闪着油亮油亮的光。一切都如同崭新的一般,就连刚从睡梦里醒来的我,都为之振奋雀跃,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欢愉,如同一股清凉的山泉水汩汩流过。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美妙的拉开大幕,美妙的事物,也让人变得愈发善良起来。如此看来,美好也是一种可以散播、传染的情绪,感染的越厉害,美好越会长久的盘踞内心最温暖的地方。此时友人问我:“雨中寄景,有什么感想而发?”我笑道:“我的感想远没有地里的果蔬们对雨水理解的深刻。”“是啊,我妻此刻正在感谢老天爷的眷顾呢,她自己种了十几亩的西瓜,前几天正在琢磨抽水浇地的事情,谁成想昨天一场及时雨的到来,让她省了不少心思,也不用再受浇地的体力之苦了。”是的,没有切身体会的人哪里知道一场雨的重要,即使懂得,也只能算是无病呻吟式的表达一下小资情绪,一切光鲜亮丽的词藻,在乡野的土地面前;在辛苦耕种的农人面前,都是那样的肤浅与轻飘。
    土地因为雨水的浸润,充满了昂扬的生命力,每一滴水的养分都被吸收、转化、作用于种子瘦弱的身体里,渐渐顶破厚重的泥土,露出水嫩葱绿的头来。长大、开花、授粉、结了果实披挂上阵,这就是生命的完全进行式。没有一丝倦怠,挺着胸脯意气风发的走在属于自己的大路上。
    凉风徐徐从打开的窗子外溜了进来,仿佛吐着信子的蛇行踪不定,我是否应该跟随它的足迹,到屋外的田野里去看看呢?那里早就响起小鸟的歌声,密实纠结的树与藤蔓也在流淌着生的激流,还需要等待几天,天气再晴朗些,气温再火热一点儿,田野里此时正在潜伏的花苞就要绽放了吧,而我已经察觉到,它们似是簇拥着,正在呼唤着我的归来,以及归来后可以安然品尝的温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