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2-08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婚恋情感推荐
杜娟(中篇小说)
文/刘卫 我要讲的杜鹃是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湘西南一个偏远...
热门小说推荐
阿弥吉蒂
那是春江水暖百花盛放的季节,郑正这个地方县上报社的记者受碧溪国家森林公园老总...
短篇小说  
蓝莲花
              
                                            文/石峰

    雷的妻子当过模特,典型的氧气美女,天资聪慧,后来做了设计师。与雷结婚后,生了个女儿。望着襁褓中的孩子,那时雷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但女儿出生不到百日,妻子便患上特殊病症,从此不能过夫妻生活。妻子很痛苦,主动要求离婚。雷不肯,女儿这么小不能没有妈妈。有妻子在,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完整的家。
    这种无性的夫妻生活,一晃过了十年。
    这十年,雷与妻子两地分居,各自打拼自已的事业。个中心酸苦楚,不可人语。雷以为这后半辈子,就这么波澜不惊地渡过。
    直到有一天,雷在一个饭局中见到了年轻的蓝。
    蓝的眼睛,有一种说不清的深邃与妩媚。雷突然感觉自己沦陷了,因为雷突然想起妻子年轻时的模样。压抑着多年不见的心跳,雷淡淡地向蓝问好。这顿晚餐吃的是什么,雷早忘记了,说了些什么,也忘记了。雷只记得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似乎还特别的看了他几次,看他的时候,眼睛象春天的新月。
    过了几天,雷的一个小兄弟、富二代健来电话约他一起去唱歌。很意外,在歌厅雷又见到了蓝。这让他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喜悦。而蓝对雷的出现也似乎有些意外,她主动坐到雷的旁边,关切地问他要唱什么歌。雷想都没想,点了一首《蓝莲花》。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心中那自由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歌厅柔和的灯光照在蓝的身上,精致的脸挂着纯真的笑容。雷突然在心里对自己说:她就是我的蓝莲花!
    后来雷了解到,蓝离异单身,独自带着5岁的孩子生活。这让雷突然有了某种幻想与期待。 
    一连几天,雷公司的员工都奇怪的发现,从不唱歌的雷老板,天天哼哼着《蓝莲花》。这让员工们很是意外,同时都跟着欢喜,因为谁都乐意见到一个天天开心的老板。
    周末又到了,雷接到一个饭局。鬼遣神差的,雷又想起了蓝。于是打电话给健,让他带着蓝一起去,并交待健说蓝是他公司的同事。雷心里清楚,健也是一直在追蓝。
    当蓝一身黑色长裙,红宝石色妩媚的嘴唇,脸上挂着微笑地站在雷面前时,雷的心又止不住地跳:果真是我梦中的蓝莲花!
    饭局中,蓝成了一桌人中的亮点。男人们揣着各种理由去敬她酒。一个晚上,雷刻意没去关注她。当有人连续敬蓝的酒时,雷总是不由自主地帮腔:女孩子不能喝多。之后便自酌一杯代劳。
    雷醉了,健和蓝送他回家。
    其实,雷没有真醉。
    雷知道他的心没醉。饭局中多少人谈了多少事,多少人热切的有意味的瞧着蓝,他全清楚。回家后他洗了冷水澡,却发现自己的心里很可耻的全都是在想着蓝。
    12点后,雷躺在沙发上,心里一直惦记着蓝,终于忍不住主动发微信给她。
    在干嘛?
    没干嘛,准备睡觉。
    想见见你,可以出来吗?
    啊?到哪见?
    看你方便。
    那就到我家楼下酒吧坐坐吧。蓝爽快的说。
    20分钟后,雷准时来到了蓝楼下的酒吧。蓝换了身清爽的小花裙出现在雷的面前,这让雷又增加了一些醉意。几杯冰冷的啤酒下肚,雷望着蓝那张精致的脸,突然说出了心底的话:我真喜欢你!
    蓝好像没有丝毫的惊讶,只说了句:不好吧,他知道更不好。雷知道蓝说的是健。
    而且,我们是不可能的。蓝说。
    雷认同蓝的这句话。年龄和职业理性地告诉他,他的世界和眼前的蓝,是两条永远也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有一种愧疚式的冲动,雷伸出手,抚了一下蓝精美如雕塑的脸。灯光暧昧的恰好打在她的脸上。雷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蓝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在看着他。
    以后的事情雷失忆了,他一直停留在那种幸福之中。只是隐约的记得自己说了很多话,最后蓝说该回家了。雷恋恋不舍地目送着她离开后,自己才回家。
    第二天,雷有些不安,发微信给蓝说了句:对不起。
    蓝回答:你昨天真的喝太多了。
    我没乱说话吧?雷说。
    忘记昨夜的事情吧,大叔,或者大哥。蓝忽然语气很重。
    晚上,蓝在微信上公开写了句文字:有些事情,想起来很后怕。
    雷猜,蓝写的是与他见面的事。有种耻辱感一下子充满他的内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雷下定决心不再想蓝。
    可是健在一个傍晚拖住雷,说是请朋友们一起去唱歌,蓝也会去,要雷一同前往。雷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见见蓝。但见到蓝后,雷的心底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雷的妻子来了。
    这次来妻子很累,和以往一样的平淡。妻子不怎么与雷说话,更多的时候是在休息中。
    第二天,雷起了个大早给妻子做早餐,却又下意识地想起了蓝。他突然感觉给妻子做早餐特别厌烦,就草草的煎个蛋,还放多了盐。
    妻子尝了一口说:不吃了。
    雷突然很恼火:不吃就倒掉!
    妻子吃惊的看着他,然后也不示弱地与雷吵了起来。雷摔门就去了公司。
    中午时分,妻子给雷发个信息:我走了,下午一点的车。雷楞了楞,没回信息。
    打开微信,发现蓝发了个公开的图片,她正在打吊瓶。雷关注了,聊了几句关心的话题,还嘱咐她在家好好休息。
    在公司呆到晚上9点多钟,回到家时,妻子留下的琐碎的物品和还没有洗的碗筷静静地等着他。雷呆呆地站着,有一种无力感。夏天的雨密集地敲打着玻璃窗,他突然很想见到蓝。
    打开微信,没想到蓝下午爬山去了。算算时间,此刻应该在家里。
    他一下子心乱了,不知道为什么乱。
    没有拿伞,雷冒雨来到了他与蓝深夜见面的酒吧。10点半了,今天没有球赛,所以酒吧才两三个客人。
    还是坐那天晚上的位子,只是对面是空的。几个服务员奇怪地看着这位雨夜前来独饮的客人。
    要了几瓶啤酒,雷开始微信与蓝聊天,蓝果然在家。
    酒吧外雨声更大了,是暴雨。空荡荡的酒吧,开始弥漫着雷电的气味。
    我想,我们好好聊聊。雷在微信里说。
    你要聊什么,我们没有共同话题。很奇怪蓝今天很直率的回答。
    一股悲哀流进雷的心里,他强忍着,与蓝继续闲聊。
    我在外面画指甲。隔了几分钟,蓝说。
    指甲的话题雷很懂,因为雷的妻子做模特时自己画指甲,曾经要雷帮忙设计造型图案。画指甲的店他也知道,就在酒吧旁边。
    但雷决心不说,就问蓝的血型。
    AB型。蓝答。
    雷想起自己的妻子也是AB型。
    然后雷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吊顶旋转的灯光炫耀到雷的眼睛,雷被红色的光线刺得心里发痛,他突然惊醒,顿悟了,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蓝太像年轻时候的妻子,像极了!
    一样的骄傲,一样的聪明,一样的对人爱理不理,一样的喜欢自己决策自己的生活,一样的用公开的方式向社会宣泄自己的存在感和对生活的感觉。
    苦笑了一下,雷一瓶一瓶的狂饮着啤酒。
    外面的雨声小了许多,想必这场雨应该快停了。
    我回家了。蓝在微信里说。
    我要出去接人。接下来蓝又说。
    雷再没关注蓝去接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晚又去接人。只是开始想自己的妻子年轻时候的模样。最后雷决定回家。
    走出酒吧门口的瞬间,雷看到了正飞奔而过的粉红色的牧马人越野车,是蓝的车。
    在回家的车里,雷用英语写下给蓝最后的微信:我想,所有事情,和一个梦,都随今夜的风而去了。
    编写这句英文时,雷想起了初恋时和妻子一块读英文版的《飘》,那本书还还可以翻译成:随风而逝。
    是随风而去,还是随风而逝,让蓝自己去理解吧。
    心酸的雷,含泪把蓝的微信备注名字,蓝莲花,直接删除了,换回她正常的昵称。
    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雷温柔的给妻子发了个笑脸,并关切地问了句:今天下午顺利吗?微信的附带图案,是他从网上下载的一朵晶莹剔透的蓝莲花。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