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6-10-23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婚恋情感推荐
杜娟(中篇小说)
文/刘卫 我要讲的杜鹃是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湘西南一个偏远...
热门小说推荐
荒原之恋
建国之初,美国军舰横戈太平洋,朱德总司令感慨:没有石油,我们的飞机、坦克、大...
短篇小说  
暗香
         
                                         文/张鲁镭

    肖女士正在引导另外两位女士喝咖啡,她们是小雪和小乔。外面的天气微微有一点阴,恰似淡淡的忧郁,正符合咖啡的某种气质。酒精炉蓝色的火苗正舔着一个不锈钢小铁壶,热气和咖啡的浓香一块儿从壶嘴儿那咕嘟出来,弥漫了整个房间。肖女士把咖啡分别倒进三个杯子,又从抽屉里拿出炼乳和方糖包。她把小匙放在杯子里轻轻搅动,然后端到鼻子底下闭上眼睛,还没喝就有几分陶醉的模样了。小雪和小乔也学着往杯子里加了方糖和炼乳,用匙搅拌几下还是觉得太烫,便盛了一匙小嘴弩弩着吱溜进去,天啊,苦死了。哈哈,肖女士笑的很开心很满意。不苦才怪,这是著名的海南苦咖啡,尽管加了糖,依旧坚定不移地苦着。年轻人吗!当然要先尝尝苦头。财务科来了新人,肖女士都要送上一份这样的见面礼。你们之前没大接触过咖啡吧!她端起杯子轻轻摇晃,一板一眼分解了动作,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看明白了?肖女士讲单位里没法太讲究,她们家有各种咖啡用具,光咖啡机就两台。咖啡吗可是女人最好的伴侣,轻轻抿上一口,丝丝苦丝丝甜丝丝香一起涌入心头,这也是生活品味的标志。肖女士说着端起杯子,咖啡的各种况味已经深入其心,她目光都开始迷离了,迷离的目光需投向窗外才符合情调。小雪和小乔交流了一下眼神儿,眼前这位肖女士高盘着发髻,发髻侧面别着一个蓝色的小星星,随着身体的扭动,小星星一闪一闪,时尚却不夸张。她穿了一件紧身黑连衣裙,外面披着一件卡其色风衣。风衣总往下滑,可肖女士就让它半披半挂在肩膀头。俩年轻人开始琢磨这女人什么来头呢?她只不过是个代账会计,一周就来两天。之前听说是代账会计,她们心里好一阵轻松,谁不知道对出纳员来讲,会计就是主管领导,甚至比领导还领导。最初她们称呼她肖阿姨,后来听大家都喊肖女士,她们也跟着肖女士了。对这个肖女士,小雪和小乔觉得还是要乖些懂事些。肖女士已经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她明白苦咖啡已经初见疗效。
    肖女士开始阐述关于咖啡的百般种好!从历史到文化到艺术,相信我,爱上咖啡,里面的情趣妙不可言。她自己还会拿牛奶在咖啡上拉花呢!树叶呀各种小动物呀……小雪小乔欢呼着让表演,好吧好吧!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这时候外面天忽然黑下来,还嗷嗷地刮起狂风,山雨欲来风满楼。肖女士抓起电话,球球你马上回家一趟,这就来雨了,家里衣服没收呢。球球说早晨一起出的门,哪里有凉衣服。盖子,缸盖子,我早上把它掀开了。噢,你是说臭豆腐缸没盖。轰隆隆一串雷鸣,肖女士发现她竟然碰了免提……
    肖女士的家坐落在开发区边上,那个小区入住率很低,多数人家都把这当成节假日休闲度假的地方。平日里很少光顾。小区环境上乘,环境好是因为人少,可不是吗?想想看一个笼子里装两只鸟什么样?装一群鸟什么样? 离海边还近,这就烘托出一个风景宜人的宅邸。肖女士的家在小区最里面一栋,靠拐角一楼。他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把周遭的空地圈为己有,老大一个院子,现在谁家要是有个院子,幸福指数都上去了。肖女士家的院子装饰的烂烂漫漫,居然有好几块被修的整整齐齐的小花田,鸢尾玫瑰蝴蝶花竞相怒放着,边上还有一簇簇小葱和小白菜列队,有微风吹过来满院子都香喷喷的。再使劲儿抽抽鼻子,还会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混淆其中,院子里除了花花朵朵菜菜叶叶,墙根那还蹲着两口油亮亮的大黑缸,威严肃穆的两口缸。酸菜呢咸菜呢?不告诉你!
    安静,心急吃不上臭豆腐,不、是热豆腐。想想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周末你来海边玩吗?来的话绕进小区,对,一直往后走,其实也不用指点,闻着味儿走。越来越浓越来越浓,小区里有猪圈?胡扯,尊重个人喜好养个猫狗的就可以了。还猪圈!这臭气熏天的,受不了了,我不上茅房。什么茅房,肖女士家这就到了。开门看看吧!
    不看不知道,好家伙,这一家子正围桌子轰轰烈烈吃臭豆腐呢!不是小吃是大吃。院子中央的小方桌上并排放着啤酒和红酒,肖女士用竹签穿臭豆腐老方往上面刷肉酱,球球负责放到炭火上烤。分分钟后臭豆腐被盛到一个大铁盘子里,它们已经披上华丽的外衣,黑如墨,软如绒。臭气如硝烟一样笼罩着院子,一边的花呀草呀菜呀都被染上一股隐蔽的臭气。花草们就算手拉手抱成团儿也没办法,那只独秀好强大,唯有好脾气的等待烟消气散。这世上每个人的口头福都不一样,有人喜欢山珍有人喜欢海味有人喜欢猪尾巴,这家子的喜好还用问吗?
    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臭豆腐。小葱刚刚拔出来洗过,塞进嘴里时还往下滴水。辣椒和大蒜也不用盘子装,就零零散散堆在桌子上。老方和球球敞胸露怀大裤衩,肖女士舒舒服服趿拉鞋。他们嘴角挂着酱手指粘着油。什么奉承什么客气话。这可是在家里,粗陋和生猛才是真谛。让吃回归吃的本身,回到最基本的口腹之欲。当然肖女士更愿意喝点红酒。红酒配臭豆腐?是啊!你怎么知道那不是美味呢?她捏起一小块放嘴里,如醇如酥……再看看那大快朵颐的父子俩,心思浩渺了……
    追根溯源还不是球球奶奶,人家扔的虾壳鱼骨头蛤蜊皮她都拣来,然后放在楼道上一口缸里腐烂发酵,这怎么得了!等于筒子楼里又增加了一个公厕,还是不能冲洗那种。众人纷纷声讨,环境污染不讲文明损人利己,别人还要过日子呢!方家不文明,我们还要文明,要争做五好家庭。这样一群冲到方家,还不成了打群架,就推举一个代表,摆事实讲道理。肖家姑娘如何?她去年进了厂宣传队,讲起话来脆萝卜一样。方家那小子可是报社的一支笔,能是人家对手?管他,上去会会。
    鼻梁上卡着眼镜的方家小子客气地接待了她,快坐快坐。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手艺不许外泄呦。就见方妈妈正把豆腐切成一个个小块儿。看见有个水灵灵的姑娘上门嘴都合不拢了。讲她儿子是个多么好的青年!上车给抱孩子妇女让座,下车扶老太太过马路,路边拣一分钱交给警察。工作勤恳不迟到不早退不无故请假……方家小子被表扬高兴了,一高兴就帮他妈干活。俩人把切好的豆腐放在一块大白布中间,然后紧紧包裹严实,方家小子搬了饭桌反压在上面,饭桌上还放了大石头。方家妈妈解释要压上两天才行,像那样。她用手一指,旁边一个大盆里装着好多被压瓷实的豆腐干。她翻出一堆玉米叶,肖姑娘也来凑个热闹呀,先把叶子铺在纸盒箱里,对,就这样一层叶子一层豆腐干往上码,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她和方家小子配合默契,这就做成臭豆腐了?哪有那么快。这些豆腐干要放在阴凉地方慢慢长出毛来。毛越长越好。然后放到臭卤水里浸泡。臭卤水?对,楼道上那口缸。
    肖家姑娘告诉邻居,臭豆腐里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堪比鸡蛋的营养,那是闻着臭吃着香,不信你们尝尝。再说做个臭豆腐碍着谁了?你们坐公交车碰到脚臭的,还能把人家赶下去吗?邻里间该相互体谅的。这也是五好家庭评定标准之一。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姑娘喜欢上了臭豆腐,确切说是喜欢上方家那小子了。方妈妈太兴奋了,变本加厉往缸里扔各色腐物,邻居们开始翻箱子找口罩,妈的,赶上毒气弹了。有孩子已经带上口罩。他们把鼻子嘴捂个溜严,露出的一对眼睛里都是对那口缸的怒火。有天方妈妈发现大缸上歪歪扭扭写着五个字——打倒臭豆腐。
    众人议论,水灵灵一个姑娘,她怎么受得了?这些人,他们根本不懂爱情。爱情的力量何其伟大!况且人家姑娘已经品尝到奇臭后面的香喷喷了。
    龙生龙凤生凤,方球大爱臭豆腐。小时候人家孩子饿了要面包,他一饿就要臭豆腐。球球吃完乐呵呵跑出去玩,往小伙伴身边凑凑,人家哗啦散了。没人愿意和他玩儿,球球就很孤单。妈妈告诉他出门前不能吃臭豆腐。吃了一定刷牙。小孩子记不住。这时候她通过财务考试已经拿到会计资格证,由车间正式调入财务科,经过多年的奋斗努力,她总算脱下工人阶级的外衣,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立办公桌,办公桌上放着冒热气的保温杯和记账薄。球球被爸爸领着来拿钥匙,阿姨好、叔叔好。那小嘴里喷发出来的除了甜甜声音还有一串串令人窒息的浊臭!打发走父子俩,她把胳膊放在办公桌上两手托腮进行了长久的人生思考。如今她已然晋级为财务工作者,该努力培养一些和财务工作者相匹配的情趣才是,她看杂志上说,咖啡一点都不贵,贵的是时间和闲情,要时间和心情都有闲,才能品出咖啡的悠闲。她再三权衡,咖啡属于适用经济型的高品位,就咖啡了,中间还可以点缀些音乐时装杂志之类的情调,改变生活格局。关于臭豆腐,狗尿苔登不上金銮殿,臭豆腐拿不上办公桌。取缔,不可能!那是他们家的口中宝,也算精神寄托。在外边遇到不开心,想想家里那缸黑乎乎往下滴油的臭豆腐,一股暖流涌上来。得想个办法把它保护起来,变成一种私密的暗香,像一束开在犄角旮旯的花,悄悄绽放在家里的饭桌上。她们还需节制,有节制的生活才井然有序。球球要喜欢披萨饼还要喜欢三明治。思路已经清晰,现在就是要尽早脱离那个住所,那是一座老住宅,人满为患,整天老婆哭孩子闹。况且他们一家的臭豆腐嗜好全楼昭著。大人还有所顾忌,小孩子表达感情的方式就很直接,他们说球球你是个臭皮球,比臭鸡蛋还臭。因为孤立,球球已经有了不合群的倾向。得挣钱买套房子,会计资格证书就是个搂钱的耙,偷偷代账去。
    当一家人在开发区这边安居下来时,原来那家工厂倒闭,她去了另外两家公司代账。她把头发盘起来穿上长裙,还带上一把咖啡壶,你们就叫我肖女士吧。一个衷情于咖啡的女人应该被这样尊称的。
    现在臭豆腐缸就明晃晃屹立在窗下,不是一口是两口。天气好时把盖子掀开晾晒,一晒一整天。闲暇时一家三口在院子里修花剪草做臭豆腐,球球还常常搞点花小样,往卤水缸里添加新鲜辅料,把豆腐包上树叶晾晒。臭豆腐发酵好也不急着吃,单等到周末。球球已经长成大人了,现在他比谁都懂得节制,不节制还了得,他还要上班,他还要见储户,最重要他还要交女朋友!周末桌子一放,清凉的啤酒香喷喷的臭豆腐,所有的奔波和辛劳被驱散的干干净净。饭后伸个懒腰,一起到海边看海上生明月,看月亮从亏到盈。日子虽然和富豪没法比,但也如此小桥流水涓涓不断,人们总唠叨幸福在哪里?在哪里?你说在哪里?
    周末肖女士让老方把竹签找出来。那缸拿虾酱发的臭豆腐已经初见成效。这可是球球研制的新品种,他特意去水产市场买的小红虾,回来用锤子砸成泥,又是蒸又是晒,糟出一缸味道迥异的卤水,里边的臭豆腐已经黑里透红。球球没事就扒着缸往里看。肖女士揶揄球球明天可别把肚皮撑爆。明天不行,明天他要约个朋友来家里。他要找雨布把缸捂严实了,还要点些干艾草熏熏。女朋友吗?当然是女朋友。肖女士和老方有点晕,他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之前没有任何铺垫,这呼一下就往回领人了。肖女士急,当妈的这种时候都急,怎么从来都没听你提起,你女朋友干什么的?一个鲜族女孩,很快就去韩国发展了。她现在?在我们银行旁边的韩国饭店实习。饭店服务员?肖女士明显沉不住气。什么服务员,人家是学习料理制作,为去韩国准备。肖女士还是觉得别扭。老方倒认为可以见见面。早年他们家邻居是鲜族人,那女人可了不得,左手抱孩子右手拿铲子,分分钟连汤带水满满一桌子,那家男的可美死了,要么在沙发上抽烟,要么在阴凉处下棋,油瓶子倒了都不扶。邻里老少爷们都眼馋得流口水,他们一边操劳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偷看家里的母老虎,心里暗暗攥起拳头,这辈子对付着过吧,下辈子说什么都要找个这样女人。
    吉顺是个典型的鲜族女孩,细眉细眼小个头。肖女士见她穿一双老高的厚底鞋,鞋子太重,吉顺太瘦,让她驾驭起来就有些难度。她弓弓个腰每迈出一步都像坠着个铅球。看起来她很喜欢这个院子,拖着两个铅球这边闻闻花那边摸摸草,好重的鞋,别说吉顺穿着累,看的人也能累死。因为餐厅小,午饭被安排在客厅里,之前肖女士还特意换了窗帘和沙发套。吉顺在院子里磨磨蹭蹭不肯进屋。你不是讲家里经常在院子里吃饭吗?她问球球。我妈在屋里已经准备好了。吉顺很不情愿地卸掉两只铅球。坏了,吉顺一下缩水了,都赶不上个小学生高。午饭已经摆在茶几上,蛋挞烤肠烤面包片,当然还有一壶浓郁的咖啡,老方还做了一盘水果沙拉。这模式怎么有几分早餐的意思。别那么认真,夏天的衣服都可以冬天穿呢!关键要突出品位。吉顺不大开心,她好像还留恋着院子,有花有草还不用脱鞋。她咬一口面包片看看球球,用牙尖勒下一丝蛋挞又看看球球。肖女士请她喝点咖啡,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吉顺用小匙舀一口,噗呲,不知是咖啡的苦涩还是气管的原因,总之,这个喷嚏排山倒海地来了,盘子碗到处星星点点。吉顺懊恼,今天这丑她丢大了,但丢的很不服气,大中午,这家人居然这么对付他儿子的女朋友。鲜族女孩儿吉顺性情率真。阿姨,你们平日都这么吃午饭?能吃饱吗?跟我们鲜族太不一样了。我们起码要有菜有饭有汤。正宗的鲜族大酱汤里面有蚬子豆腐,有土豆小瓜,还有小鱼小虾,一碗汤荤荤素素各种营养搭配齐全,再加上一碗白米饭,包你吃的热气腾腾。我们饭店里才十块钱一份。叔叔阿姨,你们哪天去店里我请客。肖女士看球球一眼,她用手指捏起汤匙在杯口轻敲一下,你从前没接触过咖啡吧?这个是用来搅拌的。咖啡有它独特的品格,和大酱汤怎么能扯到一起?街边有很多咖啡馆,没见专门的大酱汤馆!这话吉顺不爱听,咖啡和大酱汤应该是平等的,这女人要用咖啡的气势来压倒大酱汤。分明在歧视她,吉顺把这人对大酱汤的不尊重看成是对鲜族人民的不尊重。她的民族情绪一个劲往上涌,这时家里的小狗蹦蹦跳跳跑过来,这是一条一尺多长的蝴蝶犬,棕色的身躯,头上长着一丛黑色的极富夸张的装饰毛,样子很滑稽。吉顺找到机会了,她抱起狗一指球球,你们怎么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球球,呵呵,真逗!球球这名字不好吗?方球可是她和老方冥思苦想的作品,有多少人称赞这名字起的别致。你不知道那天我和他在路上走,有人在后面喊球球,他一回头根本不认识,结果一条小狗跑过去,原来那小狗叫球球。吉顺用手捂着胸口笑得很解气。球球证明确实有这么回事。肖女士已经反感了,球球居然喜欢上这种人。没素质没涵养,在本地读了个旅游技术学校,老家在北边鲜族自治州,有个小姨在韩国交了个有钱的男朋友,那男的要给她投资作餐饮。准备让吉顺过去帮忙。肖女士问,你出去可以帮忙打理餐馆,球球去了能干什么?他和我一起干啊!我每天给他吃烤肉喝大酱汤,球球太瘦了。不过家里这样的饮食也难怪!说着还怜爱地拍拍球球的脸。这话连老方都烦,球球是瘦,但他结实。再说大酱汤就能把人喝胖了?又不是什么高级补品!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肖女士直接表明态度,家里也是刚刚知道你们在交往,至于是否出国,我们还没考虑,球球学的毕竟是财经,只能在银行,况且他现在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怎么可能扔下这边的好工作去韩国给人家端盘子!有一点你也考虑清楚,不同的民族生活习惯不一样,从长远考虑你们不大合适。
    晚上球球和父母闹起来,你们为什么不喜欢吉顺?她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地方吗?没礼貌没素质,一个饭店服务员。球球鼓起腮帮子,现在是服务员不代表以后也是服务员,没准将来就成了老板。你不也是一步步才有今天,现在忘本了。她真的很不适合你,你们的生活方式南辕北辙。咖啡和大酱汤怎么能搅到一起?最好别提咖啡,一提我就来气,难为你们总拿它来摆谱,说实话臭豆腐和咖啡你们更得意哪一个?我已经决定和吉顺去韩国打拼,谁也拦不住。
    肖女士憧憬过暮年的天伦之乐,早上儿子开车拉着媳妇去上班,她和老方在家里含饴弄孙,晚饭桌上满满的美食和臭豆腐,还有幸福和快乐!球球这孩子从小听话,基本没让家里操过心。他喜欢机械,肖女士建议他读财经,球球听话选择了财经,毕业直接分配到银行。这下尝到甜头了,银行待遇高,他现在工资就是老方的两倍。攒了两年钱家里又添一点就买台车。球球自己感慨,都是老妈当初英明,他好多同学现在还吭哧吭哧挤公交车呢。球球现在工作经验不行,等过几年肖女士就可以介绍他去外面代账了,谁知道忽然冒出来一个吉顺。
    肖女士决定和球球促膝长谈一次,她选择了中午这个时间段。就像高考填报志愿那样,一起分析形势认清现实,再摆出一些厉害关系。地点当然在咖啡馆,昏暗的灯光轻曼的音乐,那样的环境人心也会变得柔软顺畅。肖女士有信心把球球心里那个看似坚硬的小堡垒一点一点捣毁。
    中午肖女士直奔球球银行以防他跑路或推脱。球球这小子跑哪儿去了,她在柜台外边用眼睛前前后后翻一遍也没看见那张脸,也难怪要去饭店里找女朋友,这里除了几个毛头小伙,就是小伙们的阿姨了,像球球这个年纪,没个女朋友生活怎么有滋味。得想办法给他张罗个像样的女朋友才是。肖女士给球球打电话无人接听。一个小伙告诉方球去旁边喝大酱汤了。
    饭店人真不少,几个身穿小红袄的女孩齐声喊了句什么,一个女孩拿着菜牌跟过来,一个人吗?想吃点什么?肖女士一摆手径直往里面走,她看见球球正拿着勺子吱溜吱溜喝汤。吉顺就坐在旁边。桌子上摆着一个小汤锅,还有几个小凉菜和一碗米饭。球球一愣,妈你怎么找这来了?有事吗?怎么不接电话?就出来一会儿,电话扔抽屉里了。吉顺朝肖女士笑笑,阿姨还没吃饭吧,我再叫一份来,尝尝我们的大酱汤和你那咖啡哪个更好。不用了。球球我们出去一下。有事回家说吧,干吗搞的那么正式。我还没吃完饭!吉顺从汤锅里盛了一勺子送到球球嘴边,球球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你要快点胖起来呀!她瞥一眼肖女士,一脸咄咄逼人的张狂。肖女士本来没想发火,但这个吉顺明显在挑衅了。球球的结婚对象不可能是个饭店服务员,从家里这关也过不去,大家都不要浪费时间了。终于没控制住,肖女士的怒吼让好多人都把脖子扭过来。她还没意识到已经触犯了众怒,几个小红袄围过来报不平,服务员怎么了,服务员就没资格谈恋爱了?伟大领袖都说过炊事员和司令员要平等!有这么多人撑腰还等什么?吉顺的嘴可不光能吃香喝辣涂口红,还能大声叫骂呢!来吃饭还免费赠送好戏,人越围越多,连老板都惊动了。老板当然是鲜族人,天下鲜族是一家,况且又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多好的机会,他准备给这个看似傲慢的女人上一课,这位大婶,都什么年月了还给行业分等级?就说对面那个修车的,别看他油渍麻花也不见得挣钱少,如今能把钱挣到手那才算本事。不瞒您我从前就是个跑堂的,现在这都看到了。再说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要横加干涉。说的好,男服务生们齐声叫好,小红袄们赶紧噼里啪啦鼓掌,拍马屁的大好时机。场面一下被煽动起来,老板更来劲了,他挺挺胸膛哇啦哇啦一番职业不分高低,爱情没有贵贱后,用厚厚的手掌拍到球球单薄的肩膀上,年轻人,你的幸福你做主。期待的目光期许的大手,球球在沉默中爆发了,他大义灭亲地朝肖女士吼道,明天我就和吉顺结婚去。
    球球走了,他搬出去和吉顺过日子了,肖女士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糟。她和老方都清楚就目前的状况球球不会轻易退缩的。凭球球的工资完全可以应付两个人的生活。这事就有些难办。对于经济独立的人,你根本没法掌控他。先前球球会把一半工资上交。听说他们在市内租了房,现在这小子手里有钱,还有个鲜族丫头陪着给做大酱汤。愿意回来才怪?
    日常生活一下被抽了条打了折,球球这小子连车带狗一起给拐跑了,先前球球像班车司机那样早上把老爸老妈拉出去,晚上再拉回来。偶尔球球有活动坐个公交权当消遣。老方呼哧带喘追公交车时感慨,球球快回来吧!就算带上那个鲜族吉顺,老爸腿都要跑细了。肖女士反映没那么强烈,因为她的作息时间没那么苛刻,可静下来还是觉得空落落的,她愤愤地把球球在心里骂一遍,球球这个混球,你走了没关系,把车开走也没关系,反正放在家里也没人开,至少该把小狗留下吧,从前多好,他们的日子肥嘟嘟的,屋子里环绕着音乐院子里缭绕的青烟,还有小狗屋里屋外汪汪叫。街口有个小肥羊饭店,肖女士觉得小肥羊这几个字很暖,好比他们家一样,胖嘟嘟的温暖还不张扬。
    周末拿出球球劳心炮制的臭豆腐,肖女士往上抹肉酱,老方点炭火,俩人闷头吃了一阵觉得无聊。肖女士让老方去球球屋里放点音乐。老方进去半天也没弄出个声来,他们感叹真跟不上时代了,那些五花八门的电子设备还是球球弄的明白。有人敲门,俩人争抢着跑过去,原来风在搞鬼。老方讲球球离家差不多两个月了。就算不想我们,也该思念家里的臭豆腐吧!之前他不知道围着缸转了多少圈,莫非那大酱汤彻底篡改了口味?肖女士认为不可能,打会吃饭他就吃臭豆腐了,天知道球球肚子的馋虫还能撑多久?咱得给他留出来,说不定哪天跑回来看都吃没了,还不笑话两个老馋猫。老方呵呵一乐,早给他留出来了!安静下来肖女士反思,如今这些孩子都是顺毛驴,绝不能硬碰硬,要讲究迂回和策略。那天她看见抽屉里的汽车保险单要到期了,就让老方打电话提醒球球,家里还有几件厚衣服也该穿了。
    周末赶上下雨,肖女士看看天又看看桌子上大盘小盘问,那天球球到底怎么讲的?他说了周末回来拿保险单。真是的,昨晚她和老方忙了很久,就打算一家人在院子里好好乐呵乐呵。这鬼天气球球来了也不好办,要不剁肉馅包饺子算了。老方倒是坚定,院子里烤不了咱就屋里烤,儿子喜好哪口你不知道?大不了多放几天味儿。破天荒了,炭火烤臭豆腐哪里是室内能承受的,为儿子他们豁出去了。满屋子浓烟臭味儿把俩人熏得直咳嗽。直到天黑球球也没出现。肖女士让老方打电话问问。这个时候还打什么电话,咱俩吃吧。
    周末本想睡个懒觉,球球居然跑来了,他来的太早了。肖女士和老方赶紧起床在院子里放上饭桌。老方问大清早的就烤上?当然烤上。肖女士嫌老方动作慢,干脆自己动手。球球在他房间里翻东西。肖女士讲他做的那个虾酱臭豆腐味道奇美。 前几天在水产市场又看见小红虾也没敢买,怕做不好。院子里已经有味道飘出,球球嗖一个健步冲出去,让我来!这顿流水席一直吃到傍晚,球球吃的南流北淌。期间谁都没提那个鲜族丫头。谁愿意把一个小炸弹引爆在饭桌上呢?球球去卫生间刷刷牙说他要回去了。回去吧,路上小心。保险单我拿走,那些衣服回头再说。肖女士反应过来,球球一定是背着吉顺来的。心里明白她也不点破,没关系,有空再过来,看她那份淡定就像对待成家立业的儿子。老方说等他去水产市场再买些小红虾,不过那东西不能放太久,下个周末你要方便的话。球球讲他在网上查到用黑豆做豆腐营养价值更高口感更好。这简单,让你爸明天买黑豆。
    打那以后逢周末球球就会跑过来。坛坛罐罐里浸泡着绿豆小豆黑豆花豆,卤水缸里添加了鱼头烂肉臭鸭蛋猪大肠,通常是这周试验下周验收,他不在时就用电话遥控老爸老妈,该添哪样辅料了,该拿出来晾晒了,他经常脑门一热一个新想法,多数都是瞎折腾,搁从前哪会让他这么干。可眼下就怕他不折腾。肖女士依然鼓励儿子,没关系,没关系,慢慢来,扔掉也不值几个钱。况且他们还有传统产品,还有成功的虾酱臭豆腐。他们上午忙活,下午忙肚子。爷俩喝啤酒,肖女士喝红酒。还是从前的节奏,还是从前的一家三口。可似乎和从前又不大一样,彼此比从前更客气了,球球建议改变周末单一的臭豆腐宴,要增加像烤鸽子烤鹌鹑烤肉串之类,好!没问题。这孩子饭量比先前大不少。肖女士背后悄悄问老方,看球球这吃相,他在那边不会吃不饱吧?这就是你多心,现在哪个会吃不饱?他就是喜欢这口!
    这天球球把烤好的臭豆腐在盘子里摆出一朵花,上面还洒上辣椒粉当花心儿,他这边正瞧着得意,那边院门开了,吉顺捏着鼻子闯进来。球球你是个骗子,你骗我去银行加班,你骗我不再和家里来往,我说你每次回去都一股臭味儿。还以为你们多高雅的家庭,人前咖啡长咖啡短,背地里臭豆腐。肖女士聪明地拉上老方回了屋。院子里沸沸扬扬,屋子里安安静静。肖女士和老方他们一点都不急,急什么?那丫头又不能吃掉他们儿子。看看电视里有什么好节目。一个小品演完,院子里安静了。球球推门进来。天不早了,该往回走了。没事,回去哄哄她就是,反正她也知道了,不要带几块臭豆腐回去?肖女士出了一张反牌。干吗要回去,她又不是我老婆。就住这了。第二天晚上球球又回来了,白天给吉顺电话也不接,晚上回出租屋叫了半天也不给开门。他干脆就回家了。肖女士也没多问,天凉了,肖女士给儿子被窝里放了一个电暖宝。这一夜球球睡的真舒服。早上醒来见吉顺发来一条短信,就七个字,你就是块臭豆腐。球球笑笑,他仿佛看见吉顺嘟嘟个小嘴气呼呼的样子。
    球球当然爱吉顺,那几乎就是他的人生理想。球球开现代车,用三星手机,爱吃泡菜爱喝大酱汤,他身上穿的手里用的就连洗发水都是韩国货。尤其衷情于韩剧,电脑里存了有上百部。他太喜欢韩国人的浪漫情怀了。小伙子在餐馆里邂逅美丽姑娘,小伙子一定是帅气的,美丽的女孩儿还只是个灰姑娘,但却有着离奇的身世。然后便是一场动人心弦的爱情。球球双手合十,请赐予我爱情吧!他在饭店里和吉顺相遇,吉顺虽不美丽却也可爱,吉顺没有离奇的身世却有远在韩国的小姨。他们聊生活聊韩剧,还聊到那无限美好的明天。明天吉顺会带着他奔向韩国,哦,韩国。球球满眼都是爱情,他眼睛一眨,单位门前的那条水沟就变成了天鹅湖。里边的两只黑不溜秋的鸭子也变成白天鹅,更何况女主角呢!瘦小的吉顺早已玲珑。火爆脾气那是性格彰显,所有的灰姑娘都是有性格的,她们不畏强权。家庭阻力属于爱情波折,没有波折的爱情算不得爱情。
    吉顺决定把球球控制起来,反正她有大把时间,饭店老板把她当小工吆喝,搞没搞错,她可是来实习的。干脆就不干了。她还有好多事要做,要学习韩语要时时和小姨联系,还要把球球抓牢实,让他成为自己一个人的皮球,只由她来拍。周末吉顺加强警备,不让球球离开半步。俩人在床上躺着看电视,饿了将就着吃点剩饭菜。第二天球球说想好吃的,想肉。 吉顺在厨房里翻腾一圈,拿着口袋去了菜市场,她用钥匙在锁孔那转了好几圈才放心。锁门?球球一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之前他的注意力都在韩剧上,现在他朝楼下望望,也太小瞧我球球了。区区三楼能奈我何?几个小孩仰着脖子往上看,球球于是摆了几个很帅的造型。坐进车里他还为刚刚那一幕感到刺激,球球在自家院里犒劳自己一顿。吉顺除了做大酱汤也不会别的花样,把那些材料往锅里一扔,开锅挤上大酱完活。吉顺曾扬言让他快点胖起来,球球却发现自己的脸越来越长。他边吃边拿眼角溜着大门,还好,直到和爸妈把院子归置好那个人也没出现。天差不多黑了,球球要回去,肖女士把热宝塞给他,记得睡觉时放进被窝里。球球到出租屋时,还以为门前蹲着一条狗,用手机照亮才发现是他的行李。球球累了不想在折腾,可吉顺就是不给开门。他再返回家已经很晚了。
   吉顺那边没动静,打电话都是处于关机状态,她也不在出租屋。屋里乱糟糟的连被子都没叠,方便面盒里的残羹已经有了腐败的气味。球球一皱眉,这个吉顺也够可以的。电脑屏幕在一亮一亮闪动。球球本想关掉,却无意间点开了QQ,天,球球的梦想彻底破灭了。从吉顺和小姨的对话得知,小姨的男朋友进行的并不顺利,更不要说投资了。球球很茫然,男人都渴望出去闯荡,世界这么大,都想去看看。球球何尝不想。他现在的工作是不错,但他觉得他和单位的关系就是一只羊和一棵树的关系,羊被栓在树下,在以绳长为半径的圆内吃草。是吉顺给他的理想插上翅膀。他们要双双飞到另一片土地,理想和爱情的完美结合,球球不功利,可理想成了泡影,攀附在上面的爱情哪还经得起推敲?
    和先前比较球球更喜欢现在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折腾这么久好歹该歇歇了。现在腰包里的银子他说了算,水电煤气费不用管,听音乐看韩剧吃臭豆腐,球球好比不小心丢失了东西,找到后开始倍加珍惜!
    最近肖女士愿意多喝了几杯。为什么不?她这样对自己说,头晕,头晕可以不去上班。这就是代账会计的优势。整理账目可以约小雪和小乔来家里吗!小雪和小乔哪一个更优秀?小雪灵巧小乔心细,小雪白净小乔清秀,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男朋友。管它,先一起约上。小雪不巧有事,和小乔理过账目就顺便在院子里烧烤了。当然是周末,老方和球球也正好在家。小乔看见桌子上摆着好多个小筐,这家人装菜不用盘子用筐,蔬菜呀水果呀肉串呀都被盛在一个个别致的小筐里,连红酒也是盛在筐里的。下面还垫着布艺垫,有风吹过时,门上的风铃叮叮响。那个叫球球的男孩文文静静,听说他在银行工作。小乔说这里像世外桃源,还说她也喜欢咖啡,正准备买咖啡机。肖女士悄悄打量,这是个细心的姑娘,如果家里再多一个会计经济上一定更乐观。球球把一片生菜里包上肉抹了酱加了葱花送给小乔。小乔吃了肉喝过酒脸蛋红了。她悄悄告诉肖女士,小雪的双眼皮是割的鼻梁加了垫儿。老方让球球来点音乐。就来班得瑞的曲子,肖女士建议。音乐像小溪水一样在院子里流淌,听,门上隐隐约约的敲击声,轻柔、犹豫、带着内心的思考和顾虑。是吉顺。
    吉顺刚从韩国回来,之前在网上和小姨聊的不开心,还以为人家在敷衍她,就跟着旅行团去看个究竟。小姨在一个加工店做冷面。和她见面时睫毛上还挂着面粉。问起男朋友的事她支支吾吾不愿意说。饭店里吉顺要吃烤肉,烤肉?你以为在国内,随随便便想吃肉就吃肉,这里吃肉绝对算奢侈。小姨白她一眼。吉顺问这里好不好找活。你愿意的话,我那店里正缺人手。吉顺就跟着做了几天冷面,早上四点就出工。比国内饭店累得多。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和小姨说话时眼睛就眯成一条缝。吉顺觉得小姨和这个老板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她不想管闲事,只想知道小姨到底能帮她多少。一天吉顺请小姨吃饭,她才道出底细,本以为攀上老板能有个靠山,现在想想还不是利用自己多给他干活,他不可能离婚娶她。这可真是一盆冷水,把吉顺浑身浇个透心凉。唉,还以为能来这里当个店长。店长?店小二吧!小姨笑起来。吉顺不聪明,但渴望爱情,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还不都一样!有爱情太阳才是暖的,花才五彩缤纷,活着有精神,死了没遗憾。球球是那么喜欢韩剧,那么向往韩国。吉顺顺应他的思路把未来日子描绘的改天换日,风景好生秀丽。 她自己也进入角色,从头到脚都是韩国店长的派头,况且小姨确实说过让她到韩国的话。这里没有欺骗,她们家那个小镇的菜市场,有人用漂白粉浸泡茭白,有人在冬枣上喷糖精,有人在炒栗子上加蜡,有人用地沟油烤鸡鸭。总之大家都在想办法让生活美好起来。
    吉顺从韩国买了咖啡香烟还有一大堆碟片。以后她不会再把那只皮球紧紧抱在怀里,她愿意和球球的爸妈共享。眼前的画面和吉顺想的一点都不一样,本应该是海吃胡塞臭气熏天的场景。可现在整个院子里香喷喷的,饭桌上都摆着花。花旁边是个利利索索的女孩儿。这还看不明白就是二百五了。这才几天?吉顺血液沸腾,她要揭发,要揭穿芳香背后的臭气。你们的传家宝怎么没摆上来,臭豆腐藏哪儿了?对于忽然闯进来的吉顺,大家显然有些懵,他们定睛看着这个豆丁一样的丫头上蹿下跳。吉顺跳到小乔面前,她要告诉她,这一家人是多么虚伪。可他们还以为她要对小乔出手,是肖女士先喊了一声拦住她,球球得了老妈的命令马上以身抵挡,吉顺怒发冲冠,她凭着自身的小巧从球球腋下钻出去,飞跑着把院子里能拿起来的东西统统变成子弹掷向球球。凉衣绳上的衬衫窗台上的球鞋以及门旁边的垃圾桶。吉顺又从窗台上摸起一块砖头,那是平时用来压臭豆腐缸的,吉顺在手里掂量一下,这颗子弹要是投中,球球的脑袋准开花,吉顺念过书,学校里普及过法律常识,她深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道理。可手里的子弹不发射多没面子,吉顺正合计着,发现身旁有两口缸。正好,咣当,臭豆腐一泻千里,浊气铺天盖地,吉顺捏住鼻头,她看见椅子上的小乔被熏的两眼朦胧,她奔过去拉上晕晕乎乎的小乔往外跑,起初她们跌跌撞撞,小乔看似不大情愿,待相互耳语几句,便像姐妹那样步调一致了,她们越跑越快,就要到海边了,海边空气清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