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2-11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阿弥吉蒂
那是春江水暖百花盛放的季节,郑正这个地方县上报社的记者受碧溪国家森林公园老总...
文艺评谈  
你所谓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过是自欺欺人
 
                                             文/魁俊梅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流传已久的俗语,既表达了处于困境时的宽慰,也表现了对未知事物坦然面对的一种心境。
    然而,正是这样一句听上去十分优雅从容,豁达随性的俗语,不知害了多少人。
    李杰和袁亮是高中同学,还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李杰是矿二代,家境富裕,高中毕业后上了省煤职大。而袁亮因为家在农村,家境贫寒,只想着早点工作挣钱养活自己,于是考到了煤校。没想到俩人毕业后竟然都被分到了D矿。
    李杰文凭又高,还有当尕领导的爹,所以被分到了矿机关,成了机电部的技术员。袁亮只是个煤校生,朝里没人,自然是分到掘进队,先下井锻炼两年再说。
    即便是这样,袁亮也已经很开心了,毕竟终于有了工作,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了,而且还能贴补贴补家里。
    那时,正是煤矿企业的辉煌时期。D矿是国有大中型企业,还是上市公司的龙头企业。煤炭产销两旺。煤台上堆着高高一座煤山,一条喧哗的乌金之河,成天源源不断地从地下流淌出来。几十吨的大卡车像一条长龙一直排到矿外的马路上几公里之远。火车更是像一条长蛇吞吐着烟雾一天几个来回蜿蜒移动于车站和煤仓之间。
    能分到这样的企业,哥俩无比开心啊。李杰心想,照这样每个月几千块的工资,不出几年,房子车子妻子孩子样样都有了!人生大事高枕无忧了。
    于是,上班给领导擦擦桌子,提提水,要么就跟着领导下井转一圈儿。每月混个全勤,工资奖金一分不少,人还轻松!下班后,K歌跳舞,打牌喝酒,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得很!
    袁亮在掘进一线,扛钻机、打锚杆、挂网,天天干得是汗流浃背,浑身泥黑。不久之后,凭着一股子吃苦耐劳的劲儿,技术过硬的本事,很快成为生产班大班长。
    下班后的袁亮,丝毫不能放松啊。他没有当领导的老子做后盾,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往井上爬,往办公楼上爬,往技术部门爬,甚至往领导岗位上爬。
    爬,这个词儿,不好听,但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袁亮先后报考了西安科技大学大专班,本科班的营销策划专业。并以优异成绩取得毕业证书。他也曾鼓动李杰一起报名学习。但李杰是个心大而懒散的人,他说学那玩意儿干啥呀?煤矿上混着,高工资拿着,一辈子也就过了。到哪儿不是个挣工资呢?袁亮说,万一过些年煤矿效益不好了,破产倒闭了咋办?李杰哈哈一笑说,杞人忧天了吧!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怕啥嘛!
    看着李杰不以为然的样子,袁亮没再说什么。他开始着手学习策划师,准备考取高级策划师。他想煤炭资源总有一天会枯竭的,到那时,如果没有文凭,没有技术靠什么吃饭?万一,车到山前没有路,怎么办?
    说完这话,还不到五六年,车真的行驶到了山前——煤矿的寒流果然来了。
    煤炭产能严重过剩,消费需求大幅下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结构调整、经济转型、环境治理等多重因素叠加,煤矿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奖金工资在逐渐降低,工作量却是不见一点减少。为了维稳,矿上管理越来越严,越来越紧。更加要命的是吵吵嚷嚷了很久的减员提效先从臃肿的机关部室开始了。
    混日子拿钱的人们终于都慌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老爸已经退休,没谁可以罩着自己了,而自己身无一技之长,大专的文凭早都是昨日黄花了,万一被减下来可怎么办?李杰忧心忡忡地来找袁亮时,袁亮正在写辞职报告。
    李杰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这家伙八成是脑袋进水了吧?好不容易混到副科级了,人家都想法设法保岗位呢,他倒好,主动要挪窝了?丢了铁饭碗,再上哪儿找这么稳定的工作去啊?
    袁亮淡定地看着李杰,呵呵一笑,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还觉得这是稳定的工作啊?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温水煮青蛙,只有每天进步的生活才是稳定的——这是李尚龙说的。还听过一句话吗?每个体制内的人,要保持随时离开体制的能力。这不是说让你随时离开体制,而是让你在安稳的工作中依旧努力进步……
    李杰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袁亮,最后摇摇头默默离开了。回想起这些年,他的工作只有一个字——混,他的生活也只有一个字——玩。而袁亮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学习。袁亮曾经数次劝说自己一起学习,可是,那时他觉得人应该趁着年轻多玩几年,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嘛,愁什么?
可是现在,车行驶到了山前,路在哪里呢?到一线去,他吃不了那个苦。停薪留职或者辞职?自己能干什么?
    而袁亮却主动选择了辞职,他说已经考取了高级营销策划师的执业资格证书。他说他早已厌烦了矿上排资论辈的晋升模式,他也不喜欢矿山这种温水煮青蛙一样的生活。正如李尚龙所说,这种稳定不过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幸而,他利用这种稳定获得了随时离开体制的能力。他想趁着年轻出去闯荡一下,兴许能闯出个名堂来呢!
    没有半点悬念,李杰被下放到一线去锻炼了。他没有抱怨,也没有到处去活动以保住自己的主任科员的职位,而是心甘情愿地接受了组织安排。袁亮就是他的学习榜样啊!这次,他听了袁亮的话。他想趁着矿上还能苟延残喘几年,抓紧学点技术。这次是车到了山前,尚有一条崎岖小道可供行驶,万一车再次到了无路可走的山根呢?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袁亮没有走成。他的辞职申请被领导压下来了。领导眯着眼睛关切地看着袁亮说,党和国家培养你成才多不容易啊,在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怎么能撂挑子走人呢?要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嘛!
    袁亮被说得有些愧疚,不过他还是理直气壮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让走也可以,立即升职加薪。
    就这么着,袁亮留下来了。他说,正好利用这段时间,边上班边接些活儿,实践一下所学的东西,积累经验,再过几年企业不行的时候,就可以自谋生路自己创业了。
    现在,煤炭企业在困境中挣扎着。有些人已经尝到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的苦,开始反思和行动,而有些人还依然活在这句话给的美滋滋的幻想中……也许,他们真是与生俱来的优雅和从容?
    亲,你所谓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过是自欺欺人。别再被这句话撑大了心,丧失了忧患意识,还是多想想:万一,车到山前,没有路怎么办?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