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2-11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阿弥吉蒂
那是春江水暖百花盛放的季节,郑正这个地方县上报社的记者受碧溪国家森林公园老总...
散文随笔  
从化的柳树
 
                                         文/罗小华

   我给本文冠名“从化的柳树”,不仅因为我是从化人,而是咏柳树、颂柳树的古今名家很多很多,我不敢与这些文人墨客比肩,只能在小时候背诵杜甫《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记忆中,和不谙唐诗宋词的我,近日偶见白居易《青门柳》:“青青一树伤心色,曾入几人离恨中。为近都门多送别,长条折尽减春风。”和贺知章《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时候,勾起了我对从化家乡柳树的思念。
    从化人习惯把柳树叫“杨柳”,其实杨柳分为杨树、柳树,同为杨柳科,属落叶乔木。记得小时候,我在清澈的流溪河光着屁股戏水时,偶见两岸稀落的柳树,开始了对柳树的认识,如今到了不惑之年的我,漫步流溪河两岸长长的绿道,在湖面不大但打造别致的青云公园小憩,触及扑脸柔情的丝丝柳条,享受从化作为广州后花园清新的空气、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自觉作为从化人的幸福。
    从化人都知道,特别在街口居住的市民,柳树在城市的绿化美化树种中占的比例不大,和一年四季常绿不落叶的婆娑榕树,高大伟岸的木棉树,还有近年增加的惹目丝木棉,清香扑鼻的桂花树相比,柳树只是配角,但又处处被市民感受到。从化人爱柳树,特别是清明时节,家家户户都要买一把柳树条回家,插在门前相传可以驱鬼避邪,有些没有公德心的人贪图小利破坏城市绿化,把街口河滨南路流溪河边的柳树折条拿回家,把千种风姿,万种风情的柳树折腾的不成样子,曾让我伤感气愤不已。这些年,经过从化市委、市政府开展的“创建文明城市”活动,市民有了公德心,整体素质有了很大提高,自觉爱护我们美好的家园,令我痛心的破坏城市绿化、公共设施和折柳树枝条现象已很少见到。
    我在醉心于从化城市良好绿化优美环境的同时,忘不了我是农民儿子的情结,节假日里常到周边的农村郊游散步,在一处遮盖山岗象罗伞似的荔树林空地上,见一个村民在插柳枝,便不解追问原因,村民告诉我是在种柳树,待柳树长大后折枝条变卖挣钱,还对我说他们村前鱼塘边的柳树现在都没人会折枝条了,原因是政府建设新农村,家家户户都建了整齐漂亮的楼房,村前村后进行了硬底化,有了城市一样的广场、公共娱乐设施,不但保留了祖辈种下的柳树,还增添了农村人不认识或叫不上名字的绿化树木和花草。听了村民的一翻话,我这个曾经因为农村生活艰苦,环境恶劣而离开农村的农民儿子,感受到了现在从化农村的巨大变化,村民生活和精神上的富足。
    由于对柳树的钟情,我记住了陆游《游山西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诗句,作为我年轻迷茫彷徨时的写照,和毛泽东的“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使我作为中国人的豪迈。而对于朝夕相伴的从化柳树,则多了一份牵挂,每每随着垂柳的摇曵,我的心也在摇曵……
最新评论: